繁体
简体

论语析读(六三)

“成事不说,遂事不谏,既往不咎”与“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的,向着标竿直跑”

石衡潭

 

哀公问社於宰我。宰我对曰:“夏后氏以松,殷人以柏,周人以栗,曰,使民战栗。”子闻之,曰:“成事不说,遂事不谏,既往不咎。”(八佾3.21)

注释

  社:鲁论作“主”。主:

“宔,宗庙宔祏。宀者,交覆深屋也。”(说文

省作“主”,指宗庙之神主,以木为之。古论作“社”。

“社,地主也。社亦以木为主以供祭祀。”(说文

“古者立社,各树其土之所宜木为主也”。(朱熹.论语集注

地神,俗称土地神。

“设其社稷之而树之田主,各以其野之所宜木。”(周礼.司徒)

“有虞氏之祀,其社用土…夏后氏,其社用松…殷人之礼,其社用石…周人之礼,其社用栗。”(淮南子.齐俗训)

“社稷所以有树何?尊而识之,使民人望见师敬之,又所以表功也。故周官曰:司社而树之,各以土地所宜。尚书.亡篇曰:太社唯松,东社唯柏,南社唯梓,西社唯栗,北社唯槐。”(白虎通.社稷)

  宰我:孔子弟子,姓宰名予,字子我。
  夏后氏:夏君。

“后,君也。”(尔雅.释诂)

“夏称后者,以揖让受於君,故称后。”(白虎通

  成事不说:既成之事不再劝说。

“事已成,不可复说解也。”(包咸)

  遂事不谏:已经开始终究必成的事不可再谏止。

“遂,竟也。”(广雅.释诂)

“事已遂,不可复谏止也。”(包咸)

“遂事,谓事虽未成,而势不能已者。孔子以宰我所对,非立社之本意,又启时君杀伐之心,而其言已出,不可复救,故历言此以深责之,欲使谨其后也。尹氏曰:‘古者各以所宜木名其社,非取义於木也。宰我不知而妄对,故夫子责之。’”(朱熹.论语集注

  既往不咎:

“事既往,不可复追非咎也。”(包咸)

对读

“这不是说,我已经得着了,已经完全了。我乃是竭力追求,或者可以得着基督耶稣所以得着我的。[所以得着我的或作所要我得的﹞弟兄们,我不是以为自己已经得着了;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的,向着标竿直跑,要得神在基督耶稣里从上面召我来得的奖赏。”(腓立比书3:12-14)

解析

  宰我用“周人以栗,曰,使民战慄。”来暗示鲁哀公,让他果断严厉一些。孔子对此有不同看法,他认为宰我这种说法是牵強附会,主观臆断,他也深知哀公的处境险恶及其个人能力,希望宰我不要乱出主意,轻举妄动。张居正评价道:“夫祭地以报其功,乃立社之本意,至於所栽的树木,则各因其土之所宜,而非有取义於其间也。宰我不知而对,谬妄甚矣。…孔子闻宰我使民战慄之言,以其所对既非先王立社之本意,又启鲁君杀伐之心,因厉言以责之。”
  论语中是说君主如何执政,如何对待臣民;圣经中是说个人追求对耶稣基督的充分认识。过去无论是好是坏,是功是过,都要尽量忘记。当然,忘记的前提是认罪悔改,在耶稣基督里面成为了新造的人。人若沒有彻底的悔改,忘记就等於拒不认罪了。人不能一直活在罪疚之中,那是一个沉重的包袱。应该相信,我们若在神面前认罪,信实的神必赦免我们的一切过犯罪孽。我们要轻装上阵,勇往直前。当然,一般来说,人都希望忘记过去的罪孽,但对於自己已经取得的成绩或已经获得的知识,卻常常念念不忘,以此为傲。这是一个更重的负担。我们所做的,实在算不得什么,而且是靠圣灵的能力与带领;我们所知道的,按照应该知道的,还是不知道。所以,人应该从零开始,直奔标竿。上面来的奖赏指它不一定来自今世与地上,而指向永恆与天国。它也不一定是指今世的健康长寿,诸事顺遂,升官发财,青云直上,这些东西也可能使人跌倒败坏。而困顿,挫折,艰辛,患难可能把人磨砺得更加坚強,溫柔,善良,正直,这些素质可能更符合天国子民。一名观光客在意大利很好奇地注意着一个木材工人,他偶尔提起很锐利的铁钩在木材上猛刺一下,接着就把它另放一处。观光客请教他这是为了什么要这样做时,工人告诉他说:“这些顺着山溪流下来的木材,在你看来都差不多,其实它们当中有一部分是不同的。那些我放过它们的木材,是生长在低谷地区的下材,它们沒有经过暴风雨的锻炼,质地粗糙;至於我用铁钩猛刺之后另置一边的木材,则是生长在高山上,从小就经历风雨的侵袭,质地较佳,属於上材,把它们当普通木材使用,就糟塌了。”神並不是用患难伤害人,而是造就人,好使人能担负更大的重任。人不能满足於现实的生活,在尘世中沉醉,而要向往永恆,不断努力,得天上的奖赏—生命的冠冕。不注目永恆,人会失去方向与目标;不立足现实,人不知道从哪里起步。论语是针对別人,有些迫不得已;圣经是针对自己,鼓励积极主动。论语关心政治,圣经启示天国。(下期续)

翼展万里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