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崂山华严寺一石两块石刻的不同命运

北郭居士

 

  崂山名剎华严寺前的原华严路旁,有一块橫臥路边高约丈许的巨石,俗称“臥牛石”。臥石上曾有两块石刻,一块是日伪时期北京市工务局局长舒壮怀的“壮遊”石刻,一块是中国青年党主席曾琦与夫人周若南共同具名的“七绝”诗,为崂山留下了二十世纪那段惨淡华夏国运中,走马灯似的一些风云人物的历史印记。这两块石刻,一块在1950年代被凿除,一块完好保留至今。

一.舒壮怀石刻


舒壮怀的“壮遊”石刻,左侧窄面为曾琦的豎体诗刻

  臥牛石上保留至今的是“壮遊”石刻。从边款上看,这是民国二十年(1931年)六月河北省临榆人(山海关)舒壮怀所书。臥牛石下的华严路是1932年修筑的,比“壮遊”石刻晚了一年。据民间传说当年铺筑华严路时,一块石条花了一块银元,都是寺里的和尚从外地化缘得来的钱。舒壮怀是否为华严路的修筑捐了一大笔银子?才得以在华严寺塔院下这块臥牛石上鐫刻下寓意自己到此一遊的“壮遊”石刻?从石刻上可以看出:舒壮怀当年来崂山遊览时可谓春风得意,财大气粗,“壮遊”二字写得如此笔力遒劲!由於华严寺近代以来佛道曾经的交替,某些政治运动期间档案史料的损毀,林业单位的多年入住,使得很长一段时间的历史模糊不清,沒有留下舒壮怀来崂山的蹤跡,仅有这块石刻铭刻他当年曾经的崂山之行。
  舒壮怀抗战前在北平市工务局任局长,北平沦陷后,他沒有跟着国民政府南迁,而是留了下来在日伪北京特別市公署工务局继续担任局长,为日伪政权效力。他在任上主管城市建筑与道路工程,和现在大陆主管地产工程的官员一样,很是赚了些银子。由於当了汉奸,被活跃在京津一带由青年学生组成的“抗日杀奸团”列为暗杀目标。1940年3月29日中午,在他居住的辟才胡同家门口,被“抗团”的三名学生趁其下车时打了一枪,侥倖沒被打死,卻被打瞎了一只眼睛。舒壮怀被刺后在北平造成很大社会影响,平民百姓暗暗叫好,各路汉奸人心惶惶,抗日大后方重庆与延安的报纸也纷纷刊文报道。被刺后的舒壮怀吓破了胆,花着贪污来的大把银子,辞去职务隐居当起了“寓公”。抗战胜利后被国民政府以汉奸罪起诉时蹲过监狱,解放后还是以汉奸罪被逮捕死在监狱里。
  舒壮怀在华严寺刻下这方“壮遊”石刻后到为日伪政权效力遇刺,前后不到九年时间,可谓世事浮华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折射出时代巨变的历史沧桑…


舒壮怀被刺后,伪北平警察分局的调查报告(北京市档案馆存)

二.曾琦石刻


摄於1949年2月,站立者右为高芳先(高华柱父亲)

  臥牛石东南下侧的小面上,另有一块豎体石刻,如今已被凿除,不见了当年所刻文字为何。后从高芳先纪念文集(台湾前国防部长高华柱的父亲)中看到照片,此处鐫刻的是曾琦的一首纪念崂山抗战的七绝诗。


曾琦石刻今況

  曾琦(1892-1951)字慕韩,出生於四川省隆昌县响石镇的一个官宦家庭。早年就读於成都法政学堂,1919年到法国留学,1923年在法国创立中国青年党(为民国时期中国国民党,共产党,青年党三大党派之一),自任青年党主席。北伐时期曾琦曾经会见过孙中山先生,反对孙中山提出的“联俄联共”政策。在抗战时期,曾琦呼吁停止內战,一致抗日。1946年,曾琦代表青年党参加国民党召开的全国各党派代表大会,被指定为大会主席团主席。1947年4月,曾琦代表青年党与蒋介石,张君励等签署“共同施政纲领”,出任国民政府委员。1948年3月,曾琦参加国民党的“行宪国大”。1948年十月,曾琦被国民政府委派,到美国进行外交活动兼治病。1948年十二月,中共中央公布第一批国民党战犯四十三人,曾琦名列第四十二名。1951年5月7日,曾琦病逝於美国华盛顿。
  1946年9月26日,中国青年党主席曾琦与夫人周若南及青年党常委兼秘书长刘东岩一行,在东北视察后由北平转来青岛访问四天。28日曾琦与国民参政会主席团主席莫德惠,国民党中央委员丁惟汾等大员,在青岛市长李先良,市政府各局负责人陪同下遊览崂山,期间参观了抗战期间李先良带领抗日武装在崂山打击日伪军的战斗遗址。当晚,一行人留宿於华严寺,看到李先良在华严寺前留有多处抗战石刻,“颇有一时之雅兴”的曾琦遂作七绝一首,由夫人周若南手书,鐫刻於臥牛石“壮遊”石刻的左下侧面上。这是崂山自古至今的摩崖石刻中,唯一由夫妇共同书写具名的石刻,其刻文为:

倭陷青岛,李先良君以文人率兵守崂山,始终未失,越八载卒获光复,故物爰赋七绝以纪其功。
百战犹存射虎身,临淮韬略信无伦。
崂山胜地凭君护,我欲移居东海滨。
民国三十五年九月二十九日 蜀南 曾琦 周若南书

  曾琦石刻序文中的李先良,江苏吳县人,国民党南京中央党校毕业,“七七事变”以前在青岛市政府和市党部任职,抗战开始后在胶东一带坚持敌后抗战。1941年以后代理青岛市秘书长一职,代行青岛市临时政府权力,指挥青岛保安大队等地方抗日武装,在青岛市郊崂山一带打遊击坚持敌后抗战,直至抗战胜利后,被国民党中央政府任命为青岛市市长。李先良在与青岛大都市近在咫尺的崂山弹丸之地,带领上千人的遊击武装坚持抗战数年,打破青岛日伪具有海,陆,空立体作战优势敌军的无数次“扫盪”与“清剿”,炸毀清除了日伪在崂山腹地的十多座据点,碉堡。並派出精干武装特深入青岛市区,在广大青岛市民的积极参与支持下,夺取日伪军的大批枪支弹药,武装抢夺日本纱厂的大批军用布匹,成为国民党地方武装在敌后坚持抗日的佼佼者,令抗日大后方的人们刮目相看。
  身为中国青年党主席的曾琦和青岛市长的李先良,当时肯定清楚舒壮怀的身分,毕竟当年被刺杀时的消息搞得沸沸扬扬,路人皆知。而大权在握的曾琦和李先良两人手下留情,沒有将汉奸舒壮怀的“壮遊”石刻凿除,将为崂山抗战唱讚歌的七绝鐫刻其上,为今天的崂山人文历史留下了一份宝贵史料,值得今天的后人们深思。纵观舒,曾二人,都曾经是民国官员,不同的是曾琦积极主张抗日,舒壮怀卻沦为汉奸。
  华夏真正的民族历史,应该将这两块石刻的命运翻转过来:已凿除的那块应当恢复上石,至今犹在的也不应当凿除,作为历史遗物永远保留下去,可歎的是其中掺杂了许多的政治因素与阶级斗爭观念,那块被凿除的石刻至今还不能恢复原状…
  曾琦夫人周若南为浙江绍兴(后迁天津)周姓大家闺秀,自小受到家庭薰陶和良好教育,书画皆工。其伯父周善培,是民国时期著名的社会活动家。


2012年北京某拍卖公司推出的周若南一幅书法作品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