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论语析读(五六)

“郁郁乎文哉!吾从周。”与“神本性一切的丰盛,都有形有体地居住在基督里面。”

石衡潭

 

子曰:“周监於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八佾3.14)

注释

  监:视,照影;引申为借鉴。

“监,视也。言周文章备於二代,当从周也。”(孔安国)

  郁郁:

“文章明著也。言以周世比视於夏殷,则周家文章最著明大备也。”(皇侃.论语集解义疏

  吾从周:

“周既极备,为教所须,故孔子欲从周也。”(皇侃.论语集解义疏

“尹氏曰:‘三代之礼至周大备,夫子美其文而从之。’”(朱熹.论语集注

“王者必因前王之礼,顺时施宜,有所损益…周监於二代,礼文尤具,事为之制,曲为之防。故称礼经三百,威仪三千…孔子美之曰:‘郁郁乎文哉,吾从周。’”(汉书.礼乐志

对读

“我也必将合我心的牧者赐给你们;他们必以知识和智慧牧养你们。”(耶利米书3:15)

“我愿意你们晓得,我为你们和老底嘉人,並一切沒有与我亲自见面的人,是何等的尽心竭力;要叫他们的心得安慰,因爱心互相联络,以致丰丰足足在悟性中有充足的信心,使他们真知神的奧秘,就是基督; 所积蓄的一切智慧知识都在他里面藏着。我说这话,免得有人用花言巧语迷惑你们。我身子虽与你们相离,心卻与你们同在,见你们循规蹈矩,信基督的心也坚固,我就欢喜了。 你们既然接受了主基督耶稣,就当遵他而行; 在祂里面生根建造,信心坚固,正如你们所领的教训,感谢的心也更增长了。 你们要谨慎,恐怕有人用他的理学和虛空的妄言,不照着基督,乃照人间的遗传和世上的小学,就把你们掳去;因为神本性一切的丰盛,都有形有体的居住在基督里面;你们在祂里面也得了丰盛。祂是各样执政掌权者的元首。”(歌罗西书2:1-10)

解析

  孔子推崇周代的礼乐文化,认为它对夏商两代的礼乐文化有所损益,蓊蓊郁郁,煥有文采,达到了完备的境界。他也愿意跟随之。孔子並非一味好古,越古越好。正如康有为在其论语注中所言:

“孔子改制,取三代之制度而斟酌损益之。如夏时,殷辂,虞乐,各有所取,然本於周制为多。非徒时近俗宜,文献足征,实以周制上因夏,殷,去短取长,加以美备,最为文明也。孔子之道以文明进化为主,故文明者,尤取子思所谓‘宪章文武’也。”

钱穆论语新解中的意思亦相近:

“孔子自称能言夏、殷二代之礼,又称周监於二代,而自所抉择则曰从周。其於三代之礼,先后文质因革之详,必有其別择之所以然,惜今无得深求。然孔子之所以教其弟子,主要在如何从周而更有所改进发挥,此章乃孔子自言制作之意。否则时王之礼本所当遵,何为特言吾从周?
按:三代之礼,乃孔子博学好古之所得,乃孔子之溫故。其曰‘吾从周’则乃孔子之新知。

孔子主要还是从政治角度来谈论礼乐文化,決定取舍的。
  如果说,周代的礼乐文化是通过对夏商礼乐文化的损益取舍而获得的话,那么,对於圣经而言,对於耶稣基督的福音而言,任何的加添或刪減都是有害的,歌罗西书2:1-10要告诉人们的正是这点。这一段是保罗的祷告,他所说的“尽心竭力”就是指为歌罗西教会和老底嘉教会尽心竭力地祷告。所祷告是要有爱心,爱心是联络全德的。爱神的人就是与神亲近的人。人愿意与神亲近,神也乐意向他启示自身。还要有悟性,悟性就是人的智力,还有指人的理解力,领悟力,希腊文σύνεσις(sunesis),英文understanding。再就是信心。而人拥有这三者的目的都是为了“真知神的奧秘,就是基督”。在基督里有无限的,不可言喻的,无法量度的资源。“所积蓄的一切智慧知识都在祂里面藏着。”人无须在基督之外再去寻找什么,添加什么。神的奧秘也向愿意一切寻求祂的人启示,而非专给某些高贵或特別有智慧的人。正如梅斯(A. Mace)所说:

“‘神愿意叫他们知道,这奧秘在外邦人中有何等丰盛的荣耀,就是基督在你们心里成了有荣耀的盼望。’(歌罗西书1:27)这个真理的实意为人所知,是老底嘉人的骄傲、理性主义的神学、传统宗教、鬼附的通灵媒介,並各种其他形式的反对或假冒的可靠解药。”(註一)

知识就是认识真理,智慧就是应用所学真理的能力。这一切都在耶稣基督里。接下来,保罗提醒信徒,不要被各种異教的花言巧语所欺骗,要坚固信基督的心。我们这个时代是一个灵性复甦的时代,各种異教之灵沉渣泛起,甚嚣尘上。很多人不辨真相,受骗上当。有的人把从某“大师”那里请来的符精心收藏,奉若神明;有的人热衷於与神对话最伟大的推销员这样的书籍,趋之若鹜。李一,张悟本,王林等“大师”出来一个倒一个,可还是有不少人前仆后继。保罗还是要人回到耶稣基督。他先用了一个农业的比喻,耶稣基督好像是泥土,信徒在其中生根,从他吸取一切所需的养分,就会茁壮成长,即使狂风吹来,也不至於会被搖动。接着,他又用了盖房屋来形容。耶稣基督是万古磐石,房屋建造其上,就不会被洪水冲垮(参阅路加福音6:46-49)。随后,保罗再次提醒信徒要小心谨慎,不要被各种学说,妄言,遗传所引动,以致失去福音的盼望。理学大概是指当时流行的某种玄学或哲学,如诺斯底主义等。今天,则有各种各样的理性主义,高举人的理性过於神,敬拜受造物过於创造的主。虛空的妄言指某些人自己宣称掌握某种玄机,口诀,妙方,妖言惑众,卻引得无数人追捧,跟随。今天这种情況也很严重。小学是指犹太教的礼仪和规条,人以为遵守了这些就可以获得神的恩宠。也有的认为是指星相之学,现在也有很多人热衷於此。最后,保罗再次把人指向耶稣基督。“因为神本性一切的丰盛,都有形有体地居住在基督里面;你们在祂里面也得了丰盛。祂是各样执政掌权者的元首。”这里阐明了神,基督,信徒三者之间的关系。神的本性是丰盛的,圆满的,神本性的一切丰盛都直接居住在基督里,而且是永久地居住在祂里面。“有形有体地”这形容词(可以指“事实上”或“真实具体的”,尤其与纯粹外表的观念相对)最好理解为“取了身体的形状”,就是指基督的道成肉身。只有在基督里才能找到丰盛,而不需要在星宿,瑜伽,宇宙自然力面前畏缩,或者奉行其法则就能寻得。信徒在基督里面已经得了丰盛,即信徒与基督联合时,真正居住基督里面时,就得了救恩的丰盛。当然,这里的意思不是说信徒里面居住了神本性一切的丰盛。这从来只有在主耶稣基督里才是正确的。这里的教导是:信徒在基督里面得生命和敬虔所需要的一切。司布真就信徒的完全下了一个很好的定义,他说信徒(1)不须靠犹太教仪式的协助而完全;(2)不须靠理学的帮助而完全;(3)不须捏造迷信而完全;(4)不须靠人的功德而完全。因此信徒不用屈服在宇宙的属灵势力之下,或是如错误的教导所要求那样奉行其规条以获得丰盛。信徒在里面得以完全的那一位—基督,祂就是元首,管理各执政掌权者。祂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着祂 ,就沒有人能到天父那里去(参阅约翰福音14:6)。
  孔子关心的是如何达成贤明美好的政治秩序,保罗则要告诉人们真正的救赎在哪里。孔子着眼的是现世,保罗注目的是永恆。虽然都強调完满与丰盛,但指向和目标是大不相同的。(下期续)

註一:转引自马唐纳新约圣经注释,角石国际出版社,第1001页。

翼展万里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