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伯乐与千里马的关系史摭谈

蒋美贤

 

“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韩愈.马说)

  今人说起伯乐与千里马,多是先想起唐.韩愈的“马说”。伯乐一般予人以良将之感,千里马则为良才;人皆以千里马遇上伯乐,便成良将知良才之美。然此刻版印象的始作俑者不是韩愈。魏.曹植“求自试表”已云:“臣闻骐骥长鸣,伯乐昭其能。”延至唐代,诗词中婉叹千里马存而伯乐亡的书写更是不计其数,诸如:

“如今岂无騕褭与骅骝,时无王良伯乐死即休”(杜甫.天育骠骑歌)

“曾经伯乐识长鸣,不似龙行不敢行”(韩琮.詠马)

“上惭伯乐顾,中负叔牙知”(张九龄.南还以诗代书赠京师旧僚)

“孙阳如不顾,骐骥向谁嘶”(李群玉.投从叔)

云云。然溯其所源,伯乐与千里马两者的关系,究其不如此美好。

  从今所见,伯乐之说,最早或出於列子集释卷八“说符篇”,或出於庄子外篇“马蹄”,列、庄皆存活於战国时代。“说符篇”一开首便是秦穆公嘱咐年长的伯乐推荐一位具相马之才的能士,作为日后的接班人。伯乐於是推举了一位打柴卖菜的友人九方皋。秦穆公为试其才,命九方皋外出寻找一匹千里马。三个月后,九氏覆命说找到了一匹黃色的雌马。岂料,秦穆公遣人一看,卻分明是匹黑色的雄马。穆公遂向伯乐抱怨此事。孰知伯乐竟讚叹九方皋实在高明独到,能通透马匹的內在精神,而不拘於外在形体。马牵来了,果然是一匹千里马。同样,九方皋亦为蒙受伯乐知遇之恩的千里马。这是九方皋相马的典故,亦塑造了今“凡千里马得宜遇之”的伯乐的刻版印象。卻与之同代的庄子,其眼中伯乐与千里马的关系,则不是什么良配,甚至是种暴力的体现。

  “马蹄”开笔写的是野马在外,那副天生天养的模样,“蹄可以践霜雪,毛可以御风寒。齕草饮水,翘足而陆,此马之真性也。虽有义台路寝,无所用之。”笔锋一转,提到了伯乐善治马,方法先是“烧之,剔之,刻之,雒之。连之以羁馽,编之以皁栈”;继而“飢之,渴之,驰之,骤之,整之,齐之,前有橛饰之患,而后有鞭筴之威”,其结果是“马之死者已过半矣!”如此写来,伯乐在庄子笔下,分明是个虐马狂徒,马的宿敌。这就有趣了。虽知列,庄不仅是同代人,更同为道家的代表人物,理应是本着近似的思想主张,且同是对伯乐着墨,列笔与庄笔的差異,岂非匪夷所思?非也。

  若从文本上看,列子记的是“伯乐相马”,而庄子讲的是“伯乐治马”,两者所言其实不一样。惟相马与治马,两者又互为因果关系:伯乐治马是相马的必然结果,则在这点上,伯乐之於千里马,委实是互为对立的。先不问马愿不愿意被提拔成千里良驹?马能奔腾千里,是其天赋之能,非遇上伯乐方能被栽培出来。反观伯乐治马,其根本目的只在於驯服马匹,以供人所使用。故伯乐治马,最终的得益者绝对是人,而不是马。“说符篇”亦引周谚云:“察见渊鱼者不祥,智料隐匿者有殃。”一个最直接的理解:能者多劳。此语的负面义,相信今人不难有所感。若多劳而多得,一般人也会接受是公平交易。惟对於马来说则不然。庄子说的对,马不懂欣赏高台华屋。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天放自然是生物的本性,野兽盖不希望受人约束。更不必说,伯乐相马的动机是什么?究其因由,所顾及的,满足的是国君,当权者的欲求,而非马的需要。简单说来,就是帝王之术,是历来吟诵伯乐的一种正调。

  惟天地有妙韻不只一种。孰为伯乐,如果由马来选择,会否另有一个天地?倘若伯乐是“知马”者而非“治马”者,那无论马是“宁生而曳尾涂中”,抑或“宁其死为留骨而贵乎”(庄子.外篇.秋水),其与伯乐之间也会是一种较为完满的关系,如福律茲.培尔斯(Fritz Perls, 1893-1970)“完形祈祷文”(Gestalt Prayer)所诠释的:

我做我的事,你做你的事。
我在这个世界,不是为了要实现你的期望而活。
而你在这个世界,也不是为了我的希望而存活。
你是你,我是我。
如果我们偶然地发现彼此,那很美好。
如果沒有,那也是沒有办法的事。

I do my thing and you do your thing.
I am not in this world to live up to your expectations,
And you are not in this world to live up to mine.
You are you, and I am I,
and if by chance we find each other, it's beautiful.
If not, it can't be helped.

  又或者是一种较理想的境地,如维琴尼亚.萨提尔(Virginia Satir, 1916-1988)“我想到达的境地”(Goals for me)所描述的:

我想要爱你,而不会紧抓着你;
欣赏你,而不带任何评断;
与你同在,而沒有任何侵犯;
邀请你,而不強制要求;
离开你,而不会有愧疚;
指正你,而非责备;
並且,帮助你,而不让你感觉被侮辱。
如果,我也能从你那里获得相同的对待,
那么,我们就能真诚地会心,然后,丰润彼此。

I want to love you without clutching;
Appreciate you without judging;
Join you without invading;
Invite you without demanding;
Leave you without guilt;
Criticize you without blaming;
And help you without insulting.
If I can have the same from you,
Then we can truly met and enrich each other.

  而代代相传“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的感慨,亦可转为“世无伯乐,然后无千里马”的释然。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8.9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8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