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败坏的人性,在十架主恩下蛻变

殷颖

 

  关於人性,圣经中具体或抽象的记载极多,散见於新旧约诸卷中;归纳言之,主旨不外人性的善与恶。本文就依此思维顺序与史实记载略作探讨,以明神旨兼作警惕。
  对中国信徒而言,先哲於人性之善恶,各有一些不同见解;其中亦有不少思维,与圣经相合。先儒应均由自然与间接启示中偶然得之,特列出供参考。
  关於儒家之性善论,孟子有“四端说”。所谓四端,即“仁,义,礼,智”四种德行。孟子说此四端,发自人之本心,人皆生而俱备,因人人皆有不忍人之心。例如见到小孩掉落井中,人人都会伸出援手。这种恻隐之心,並非因他与孩子的父母相识,或想沽名钓誉博取讚誉,而纯为一种仁心之发端。即:恻隐之心,仁之端也。

“由是观之,无恻隐之心,非人也;无羞恶之心,非人也;无辞让之心,非人也;无是非之心,非人也。恻隐之心,仁之端也;羞恶之心,义之端也;辞让之心,礼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人之有是四端,犹其有四体也。有是四端而自谓不能者,自贼者也;谓其君不能者,贼其君者也。凡有四端於我者,知皆扩而充之矣,若火之始然,泉之始达。苟能充之,足以保四海;苟不充之,不足以事父母。”(孟子.公孙丑章句上)

  四端即言:“人之初,性本善”,其实此种思维源自孔子“性相近也,习相远也”(论语.阳货)。所谓人的性情皆相去不远。人自有生之初,天即赋人以仁,义,礼,智之情,故幼时人的性情大致相同;及长知识渐开,受物慾所蔽,为非作歹,人便相离甚远了。人之本体(即神之原创),本为光明,但一旦染了尘埃污垢,便失去良知,成为小人,失去本质(essence)了。故孔孟之性善说,颇合於圣经真理。
  关於荀子性恶的观点,主要记载於他的性恶论正名篇解蔽篇王制篇等论述中。
  荀子的善恶观,不主张看人的动机(如孟子之性善),而着重人行为的结果。他的主要论述性恶篇云:

“人之性恶,其善者伪也。今人之性,生而有好利焉,顺是,故爭夺生而辞让亡焉;生而有疾恶焉,顺是,故残贼生而忠信亡焉;生而有耳目之欲,有好声色焉,顺是,故淫乱生,而礼义文理亡焉。然则从人之性,顺人之情,必出於爭夺,合於犯分乱理,而归於暴,故必将有师法之化,礼义之道,然后出於辞让,合於文理,而归於治。由此观之,人之性恶,明矣。其善者伪也。”

  荀子还以实例证明人之性恶:“有曲性之木,有待於扶植才能直;有钝性之金,有待於打磨才能利”等说法,主张人之性恶可以教育改善。故荀子认为人之本性为恶,人如顺从其本性而行,则可引向恶果。而善则为后天之学习与努力才可致之,故人必行教化方可棄恶向善。
  其实,荀子的性恶说,恰似亚当犯罪之后的境界,亦颇合於保罗的“灵(善)体(恶)二律论”(详罗马书8:18-23),皆为人犯罪后的景況。但荀子的教化说,便无法认同了;因人犯罪堕落之后,绝对无法以教化使之改善。如然,则基督就不必为人的罪而钉死十字架了。
  荀子具体改善,克服人性的办法为礼与乐。他认同伦理之价值,要求君子行事要节制,礼让,应该採用礼为道德标准,所以他主张推行礼教,以改善社会风俗。荀子又认为音乐可以改善人的趣味,礼,乐是宇宙中不变的和谐力量,可比拟天地之秩序。他的主张虽好,但对人性之改善便过於乐观了。因犯罪堕落后的人性,岂是礼,乐之教化所能改善?荀子的礼,也订出了严苛的规范,划定了界限,不可越雷池一步。他也为人的行为画出许多红线;人如越此红线,便要以刑法伺候。这不禁使我们想到旧约中的律法。旧约时代,人人都在律法之下,往往动辄得咎;律法为以色列人的日常生活,画下了种种红线,他们徒想努力遵守,但无论怎样努力,也无人能完全守住律法。因此犹太拉比们,便想方设法编成了两部可以抄近路,走捷径,甚至迂回的蹊径,以求达成並守住律法。编出的两本犹太大法典(即米示拿Mishma)与他勒目Talmud)),教导犹太人怎样抄近路或走弯路以达到守律法的目的。
  到了耶稣基督时代,有些犹太人便想到,基督既为救世主,应该有权柄可以废去一切人无法遵守的律法条文。但基督卻向犹太人明白表示:

“莫想我来要废掉律法和先知;我来不是要废掉,乃是要成全。我实在告诉你们,就是到天地都废去了,律法的一点一画也不能废去,都要成全。”(马太福音5:17-18)

当初上帝既已画下了这条红线,即是神的儿子基督耶稣,也不能废去,必须要成全。
  人一旦越过了神所界定的红线,即使用尽一切方法,都无法再回到原点。因人的性情已随着人犯罪的事实而有所改变。人的身体中,虽早已具有上帝的律(人犯罪后所残留下的灵)与肉体犯罪的律,相互抗衡与斗爭,但失败者永远是,“上帝的律”,肉体情慾的律,则每战必胜。因死亡的枷锁(原罪),已将人牢牢地套住了。
  话说人性改变与递嬗的经过,旧约中可找出一位指标人物,即以色列的第三代族长,传承十二支派的大人物,他的大名就是雅各:是亚伯拉罕庶出的以实玛利后代(今天中东主要的阿拉伯民族)一提起便恨得牙痒痒之“狡诈的雅各”。雅各,才是一位犹太人传统性格的代表,其实他也是一切人性的总代表。他的故事,是旧约历史中最让人难以接受的一位人物。我们且慢贬抑他,因雅各的动见观瞻,都会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不时浮现,我们多半也都忽略了雅各的心灵境界,随着他生平的遭遇,也一再提升,迄至晚年,他的性灵便已登峰造极了。

一生想抓住些什么的雅各

  话说雅各与他哥哥以扫,原为一对双生。其父以撒为族长的第二代,一生沒沒无闻,卻生下了一位大人物雅各(以色列)。雅各的特性,就是无论在何时何地,都想要抓到点什么。他在母腹未出生时,便紧抓着他哥哥以扫的腳跟,原来利百加怀了双胞胎,先生以扫,后生雅各(雅各的意思就是要抓住)。利百加在怀孕时,腹內的两个孩子,相互斗爭,利百加便求告耶和华上帝:“耶和华对她说:两国在你腹內,两族要从你身上出来;这族必強於那族,将来大的要服事小的。”(创世记25:23)上帝在这兄弟二人未出生前,已向其母利百加微言大义;所预示的,正是今日中东地区以色列人与阿拉伯无止境的纷爭。

雅各以诈术获得以撒对长子的祝福


雅各骗取长子祝福
Rebecca Presents Jacob to Isaac, 1768
by Nicolas-Guy Brenet, 1728-1792

  雅各自幼工於心计,他趁哥哥以扫打猎回来,飢渴交迫之际,先以一碗红豆汤的代价,买下了哥哥以扫的长子名分,然后又在其母利百加的协助下,假扮以扫骗得了长子应得的祝福。因以撒年迈目盲,无法分辨二子的外貌,但以扫生下来是一个毛孩,身上有毛,利百加便以羊羔的皮毛裹在雅各的手与颈上,骗过了以撒,窃得了长子的名分与祝福。这是雅各施展诈术之始,小试其锋,卻大有斩获,也为他生平诈骗之始。但诈术也都贾祸,以扫扬言在其父离世之日,必杀雅各而报他两次受骗之仇。雅各便被迫亡命天涯,从此未再见他的母亲,並走上了欺诈的一生。

舅甥互诈

  雅各虽以狡诈称著,但他到达哈兰地,遇到他的母舅拉班,卻棋逢对手,双方皆擅长欺诈,均为骗术能手。这期间也为雅各一生中使诈之巅峰,二人互见高下。首先雅各为娶拉班之幼女拉结,服侍了拉班七年。拉班原应许以次女为雅各之妻,但七年后,卻換成长女利亚,代替次女拉结嫁与雅各,並要求雅各再服侍他七年才能娶其次女。如此拉班以二女便剝夺了雅各十四年长时间的服侍。雅各在与拉班相较中初尝败绩。

雅各的狡诈天才无与伦比

  拉班虽为欺诈老手,但与其外甥雅各相比,仍相较甚远;拉班在与雅各讲定的工资中,先后更改了十次,但雅各卻有本事都能胜过拉班。在服事拉班时,雅各将自己的财产日益增多。雅各来到他母舅家中时,手中只有一支牧杖,离去时卻拥有庞大的财富,变成两队人马。这使我们想到,雅各的后裔犹太人,皆可赤手空拳到世界任何一个地方,只要定居下来,不久便能致富。近代由东欧逃亡到上海的一些犹太人,后来均成为沪之巨富,为中国人熟悉的故事。其实犹太人不仅有经商天才,各方面皆极傑出,举世皆为犹太人之优越而侧目。关键则因他们是神的选民,神赐以色列人以特殊的智慧,目的就是神选择要在其选民中诞生弥赛亚救世主,去拯救世上一切罪人。

雅各改名以色列(生命境界提升之始)


雅各与神较力
Jacob Wrestling with the Angel, 1639
by Bartholomeus Breenbergh, 1598–1657

  雅各在雅博渡口与神较力而得胜,神为他易名为以色列,此为雅各生命境界提升之始。雅各原本名声狼借,自幼以使诈称著,至今阿拉伯的人都不能原谅其后裔以色列人。雅各在改名之后,生命境界便逐渐提升。这如同信徒受洗之后,生命境界亦随之提升,但“成圣”的功课则十分艰鉅,一路走来跌跌撞撞,能否走到终点,也要全靠神恩。因稍一不慎跌倒了,便可能无法再起。雅各改名以色列之后,生命丕变,逐日皆在忏悔与反省中。但要更新他的生命,也不容易,完全仰仗神恩才能走到最后,靠主才能攀上性灵高峰。

雅各仍对其兄机关算尽

  雅各当年两次欺骗其兄以扫,骗得了长子的一切祝福,卻換来亡命远逃,一生未能再见其母。多年后返家途中,与以扫重逢,雅各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深恐以扫会对他报复,故命其仆从分数次献上厚礼,企图消除其兄当年的气忿,然后再将全家分为两队靠近以扫。首队为两个使女与其子女,次队为利亚及其子女,最后才是他与他最爱的拉结与其子约瑟,並一连七次俯伏在地,才见到他的胞兄。以扫早已忘记昔日雅各诸多不义,抱住他痛哭,还要其手下护送雅各上路,但为雅各婉拒,因他仍怀有鬼胎,深具戒心。他虽告知将去西珥其兄以扫居住之地,但卻往疏割地去,避免再见到他。

雅各诡诈的传承

  上帝再三告诉雅各,要将亚伯拉罕与以撒的福气都赐给他,但雅各前半生卻以诡诈(不诚实)称著,其后果也必须由他一概承受,此即“想怎样收获先那样栽”。雅各的后半生,要吞他之前所栽种的苦果,且是他自己的儿子们向他报复。他的儿子们因怀恨受宠的小弟约瑟,欲将其置之死地;所幸长子流便与四子犹大缓颊,约瑟才倖免於难:先被卖给以实马利商人,带到埃及后再卖给法老內臣波提乏为奴。流便等卻向老父雅各谎报,说约瑟已为野兽撕裂,让雅各后半生天天以淚洗面,在哀恸中度日。
  这些飞来橫祸,也都报应了昔日雅各的诡诈与虛谎。最后因他所居之地飢荒缺粮,以色列的儿子们便去埃及购粮,卻巧遇他们当年所谋害的老弟约瑟。约瑟此时已因祸得福,经历了诸多患难后,成为埃及法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他的兄辈们已无法辨识昔日儿时的约瑟。这段记载为圣经中描写极为成功的动人故事,颇似离奇的短篇小说:详记约瑟与他们兄弟相会的动人场景。约瑟最后经法老允准,让以色列全家七十人都到了埃及,並让他们居住在埃及的歌珊地。
  走笔至此,雅各改名后之以色列,在与其十一个儿子同居的迦南地,虽历经了被诸子欺哄瞒骗,他似已有所察觉与悔悟,回顾自己幼年及壮年所作所为,痛定思痛,大彻大悟,並潛心祈祷灵修,祈求上帝的赦免,因而他的信仰已逐渐登上更高的境界,接近他的始祖亚伯拉罕了。

神掌控救恩历史

  创世记最后篇章记载雅各的众子,也承袭了其父之诈术,反过来欺骗了他们的父亲。约瑟虽历尽种种苦难,登上了埃及的宰相高位,反而拯救了以色列全家,避过飢荒,並寄居埃及,一住就是四百年。这些都显示上帝大能的手,不但掌控历史,並创造历史。神也借着人的错误,巧妙的施行拯救。我们应记取约瑟对他兄长们的一句话:“这是神差我在你们以先来,为要保全生命。”(创世记45:5)也显示出约瑟为人的雍容大度。更让人知道神可以借着人的错误,来完成祂自己的救世大功。

以色列为人类人性的代表

  以色列(雅各)的一生,奇峰屡现,高潮迭起,少,中年时以狡诈闻名於世,至今人提到雅各之名,阿拉伯人(以实马利后代)无不咬牙切齿。何以神的选民卻选了这样的一位人物?由以色列传承的十二支派中之犹大,即为以色列荣耀君王之先祖,其名亦列入耶稣基督救世主之家谱中。这是否有些离奇,耶稣基督竟出自这样一位先祖,虽说无奈,卻有神恩,因主基督就是要来拯救这样的世人。雅各是人类人性的总代表,也是你,我人性的重现,因我们也都是雅各这位最擅长说谎者的后裔,我们每日也都离不开谎言。刚刚认了罪,马上又犯罪。基督到世上来就是要改变並反转这种犯罪的人性。因祂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马太福音5:37)。耶稣基督为神成全了救赎,也以诚实改变了人性中的谎言,从而使人性完全转变,由诡诈,犯罪的雅各改变成为成全人类救赎的主基督。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8.9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8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