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论语析读(五二)

“禘,自既灌而往者,吾不欲观之矣”与“耶和华的荣光就向众民显现”

石衡潭

 

子曰:“禘,自既灌而往者,吾不欲观之矣。”(八佾3.10)

注释

  禘:音,古代天子祭祀祖先的大礼。

“禘,大祭也。”(尔雅.释天)

“王者禘其祖之所自出,以其祖配之,而立四庙。”(礼记.丧服小记)

“凡祭有四时,春祭曰礿,夏祭曰禘,秋祭曰尝,冬祭曰烝。礿,禘,阳义也;尝,烝,阴义也。禘者阳之盛也,尝者阴之盛也。故曰:莫重於禘尝。古者於禘也,发爵赐服,顺阳义也;於尝也,出田邑,发秋政,顺阴义也。故记曰:尝之日,发公室,示赏也,草艾则墨,未发秋政,则民弗敢草也。故曰:禘尝之义大矣,治国之本也,不可不知也。”(礼记.祭统)

  既灌:已灌之后。灌,祼(guàn)之假借,祭祀之初,以酒奠地以降神。

“灌,谓以圭瓒酌鬯,始献神也。”(郑玄)

  吾不欲观之矣:诸侯以下不能举行禘祭,但据典籍记载,因为周公有大功於周室,故成王特许周公有禘祭之事,此后鲁国承用不变。孔子非之,故云“不欲观之矣”。

“禘为大祭,凡九献。先奏乐,君以黃目玉瓒灌,为一献;夫人灌,为再献;君出视牲视杀,荐血腥於堂,为三献,四献;是为朝践;荐熟於室,为馈食,是五献,六献;屍食毕,君玉夫人酳屍,是七献,八献;宾长酳屍,是九献。郑君曰:‘禘礼自血腥始,灌时未荐腥。’然则,孔子自始即不欲观,或以其僭大礼也。”(康有为.论语注

对读

到了第八天,摩西召了亚伦和他儿子,並以色列的众长老来,对亚伦说:“你当取牛群中的一只公牛犊做赎罪祭,一只公绵羊做燔祭,都要沒有残疾的,献在耶和华面前。你也要对以色列人说,你们当取一只公山羊做赎罪祭,又取一只牛犊和一只绵羊羔,都要一岁,沒有残疾的,作燔祭。又取一只公牛,一只公绵羊作平安祭,献在耶和华面前;並取调油的素祭,因为今天耶和华要向你们显现。”於是他们把摩西所吩咐的,带到会幕前,全会众都近前来,站在耶和华面前。摩西说:“这是耶和华吩咐你们所当行的,耶和华的荣光就要向你们显现。”摩西对亚伦说:“你就近坛前,献你的赎罪祭和燔祭,为自己与百姓赎罪,又献上百姓的供物,为他们赎罪,都照耶和华所吩咐的。”
於是亚伦就近坛前,宰了为自己做赎罪祭的牛犊。亚伦的儿子把血奉给他,他就把指头蘸在血中,抹在坛的四角上,又把血倒在坛腳那里。惟有赎罪祭的脂油和腰子,並肝上取的网子,都烧在坛上,是照耶和华所吩咐摩西的。又用火将肉和皮烧在营外。
亚伦宰了燔祭牲,他儿子把血递给他,他就洒在坛的周围。又把燔祭一块一块的,连头递给他,他都烧在坛上。又洗了脏腑和腿,烧在坛上的燔祭上。
他奉上百姓的供物,把那给百姓作赎罪祭的公山羊宰了,为罪献上,和先献的一样。也奉上燔祭,照例而献。他又奉上素祭,从其中取一满把,烧在坛上,这是在早晨的燔祭以外。亚伦宰了那给百姓作平安祭的公牛和公绵羊,他儿子把血递给他,他就洒在坛的周围。又把公牛和公绵羊的脂油,肥尾巴,並盖脏的脂油与腰子,和肝上的网子,都递给他,把脂油放在胸上,他就把脂油烧在坛上。胸和右腿,亚伦当做搖祭,在耶和华面前搖一搖;都是照摩西所吩咐的。
亚伦向百姓举手,为他们祝福;他献了赎罪祭,燔祭,平安祭,就下来了。摩西,亚伦进入会幕,又出来为百姓祝福,耶和华的荣光就向众民显现。有火从耶和华面前出来,在坛上烧尽燔祭和脂油;众民一见,就都欢呼,俯伏在地。”(利未记9:1-22)

解析

  禘为大祭,孔子十分看重。当他看到一些在人举行禘礼时,不合礼仪,不夠虔诚,所以,就看不下去了。

孔子曰:“於呼哀哉,我观周道,幽厉伤之,吾舍鲁何适矣!鲁之郊禘,非礼也,周公其衰矣!杞之郊也,禹也;宋之郊也,契也。是天子之事守也。故天子祭天地,诸侯祭社稷。”(礼记.礼运)

在后面的一些章节中,也可以看到,孔子希望人在祭祀中,有心灵的参与,而不是徒具形式。
  在利未记中,我们看到了以色列人全民如同一人向神献祭的场面,庄严肃穆,宏伟壮观。在此前的七天,亚伦与他的儿子们为承受祭司圣职做了神所吩咐做的一切事,到第八天,正式履行他们的圣职,为以色列全体百姓献祭。在这里的以色列全体百姓也包括在当摩西与亚伦带领那解放了的奴仆,那些从埃及出来的─希伯来人,以东人,苏丹人,基尼人与其“閒杂人”(出埃及记12:38)。他们在文化上各不相同,神要将他们融合为一个顺服,相信而又同情的民族,即在“道中合而为一”,成为一个乐於接受神慈爱的约的民族,共同的献祭就是必不可少的。
  整个献祭是秩序井然,有条不紊的。摩西是全体以色列人的领袖,摩西指示亚伦当如何行,亚伦与他的儿子们各司其职,有非常好的搭配,众百姓也屏息靜气参与到献祭之中。首先是亚伦为自己的罪献赎罪祭,献的是一头公牛犊,表示祭司十分重要的地位。而为百姓所献的赎罪祭,一只山羊便足夠了。还有燔祭与素祭,最后,宰了一只公牛和一只公绵羊作为百姓献给神的平安祭。
  这一繁复的仪式,以对百姓的祝福结束。亚伦从高台走下,举起他的双手,为全体百姓祝福。当然,祝福並非来自亚伦,而是神自己借亚伦行之。亚伦的祝福词可能就是这一段:

“愿耶和华赐福给你,保护你!愿耶和华使他的脸光照你,赐恩给你!愿耶和华向你仰脸,赐你平安!”(民数记6:24-26)

这是一切祝福中最美的祝福,后来,新约中使徒们的所有祝福也是由此而来。总的来说,就是神的恩惠与平安。先有神的恩惠,后有人的平安。神愿意向人施恩惠,赦免他们的罪,与自己和好,人因着信,就可以在基督里得到它,並且享有平安。
  接下来我们看到了一幕非常壮观的场景,“有火从耶和华面前出来,在坛上烧尽燔祭和脂油。”这样,以色列百姓便真正看见了“上帝的荣光”。他们全体欢呼,衷心感谢神。这一献祭全程表明:神实实在在地悅纳他的百姓专心诚意献上的祭;献祭乃是神选择以保持与他的百姓相交的方法;神的荣光借着献祭彰显出来。后来,在新约中更清楚地指出:神的荣耀在耶稣甘心乐意,最终而又完全献上自己为祭,满足神公义的要求作为全人类的罪而献时,才最充分地彰显出来。

“如今人子得了荣耀,神在人子身上也得了荣耀。神要因自己荣耀人子,並且要快快的荣耀祂。”(约翰福音13:31-32)

  我们看到,禘的过程,与旧约中亚伦的献祭有几分相似,如非常讲究秩序,中国的禘祭中,主祭的国君,不能由他人承当。在旧约中,主祭的是祭司亚伦,不能換別人,別人上去,都很可能被击杀,后来,亚伦的两个儿子果真因献凡火而被烧灭。在禘祭中,仪式也相当繁复,有九献之多,而且也有宰牲献血这样的程序,这应该都与除罪相关联。也许,远古的人们知道这点,到后来就不清楚了。即使孔子,他看重禘,也很虔诚,但他也不知道献祭的真正意义,更不知道真正的荣耀,祝福在哪里。对照着旧约新约中的记载,因着信,我们就可以明白。(下期续)

翼展万里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8.8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8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