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论语析读(五一)

“足,则吾能征之”与“我将你的话藏在心里”

石衡潭

 

子曰:“夏礼,吾能言之,杞不足征也;殷礼,吾能言之,宋不足征也;文献不足故也;足,则吾能征之矣。”(八佾3.9)

注释

  杞不足征也:国名,周初封夏禹之后於杞。

“夏礼,谓禹时礼也,即孔子往杞所得夏时之书也。杞,夏之后所封之国也。征,成也。夏桀失国,周封其后东娄公於杞,当于週末,而其君昏闇,故孔子言‘夏家之礼吾能言之’但杞君昏闇,不足与共成其先代之礼,故云‘杞不足征也’”。(皇侃.论语集解义疏

  征:

“成也。杞宋之君不足以成也。”(包咸)

朱熹.论语集注的解释有所不同:“证也。”即证明,验证的意思。
  宋不足征也:国名,周初封殷商之后於宋。

“殷礼,殷汤之礼,即孔子往宋所得坤干之书也。宋,殷之后所封之国也。纣失国,周封微子於宋也。孔子曰:‘殷汤之礼吾亦能言,但于时宋君昏闇,不足以与共成之也’。”(皇侃.论语集解义疏

  文献不足故也:文指典籍,献指贤人。

“献,犹贤也。”(郑玄)

“文,典籍也。献,贤也。言二代之礼我能言之,而二国不足取以为证,以其文献不足故也。文献若足,则吾能取之以证吾言矣。”(朱熹.论语集注

孔子曰:“我欲观夏道,是故之杞,而不足征也;吾得夏时焉。我欲观殷道,是故之宋,而不足征也;吾得坤干焉。坤干之义,夏时之等,吾以是观之。”(礼记.礼运)

子曰:“吾说夏礼,杞不足征也。吾举殷礼,有宋存焉;吾学周礼,今用之,吾从周。”(礼记.中庸)

对读

少年人用什么洁淨他的行为呢?是要遵行你的话。我一心寻求了你,求你不要叫我偏离你的命令。我将你的话藏在心里,免得我得罪你。耶和华啊,你是应当称颂的,求你将你的律例教训我。我用嘴唇传扬你口中的一切典章。我喜悅你的法度,如同喜悅一切的财物。我要默想你的训词,看重你的道路。我要在你的律例中自乐,我不忘记你的话。(诗篇119:9-16)

解析

  孔子能言夏殷之礼,因为部分典籍犹存,但卻不能以杞宋的典籍与贤人来验证。孔子重视凭材料说话,不乱发空言。参阅述而7.28:

子曰:“盖有不知而作之者,我无是也。多闻,择其善者而从之,多见而识之,知之次也。”

这也是他对文化与文明消失的一种惋惜与感慨,隐含着对杞君与宋君的批评。杞是夏的遗民国,宋是殷商遗民国,由於国君的昏庸,沒有重视贤人的培养与文献的保存,所以,他们的文化与文明不能为后代所继承与查考,不能用来验证夏商之礼。孔子对礼的本质与意义认识是非常深刻的。

孔子曰:“夫礼,先王以承天之道,以治人之情。故失之者死,得之者生。曰:‘相鼠有体,人而无礼;人而无礼,胡不遄死。’是故夫礼,必本於天,殽於地,列於鬼神,达於丧祭射御,冠昏朝聘。故圣人以礼示之,故天下国家可得而正也。”(礼记.礼运)

他认为礼对於一个国家及其人民来说,是生死攸关的大事,不可不保持坚守。
  谈到诗篇第一一九篇时,作家刘易斯这样说:

“这诗歌並非也沒有装作是诗人心灵心声突如其来的涌流,像诗篇第十八篇一样。它像刺繡一样,经过长时间安靜地、一针一针地繡出来的图案,原因是作者喜爱思想这个题目,喜欢悠閒地、自律地,慢慢完成这件工艺品。”

诗篇119:9-16讲诗人对神话语的珍视与热爱。他深切地知道神的话语,也就是妥拉(Torah)的功效,能夠洁淨人的行为。神的话语,律法是对人的保护,体现了神对人的爱。就像河床是对河流的保护一样,鱼缸是对鱼的保护一样。若沒有河床,河流会氾滥成災;若沒有鱼缸,鱼儿会渴死在干地。后来,神的话语,神的道成为了肉身,就是耶稣基督,祂使人脫离罪恶,获得永生。诗人一心寻求神,遵守祂的命令。他知道,保存神话语最保险的地方,不是內室或书架,而是心里。这与申命记中神对以色列人教导是相符合的:

“以色列啊,你要听!耶和华我们神是独一的主。你要尽心,尽性,尽力爱耶和华你的神。我今日所吩咐你的话,都要记在心上;也要殷勤教训你的儿女,无论你坐在家里,行在路上,躺下,起来,都要谈论。也要系在手上为记号,戴在额上为经文。又要写在你房屋的门框上,並你的城门上。”(申命记6:4-9)

当人每日念诵思想的时候,神的话语就成为活泼泼的,不会忘记。同时,一个人也不能满足於自己怀揣,保存这宝贝,还要将之传扬给其他人,让他们也一样拥有。人对律法的遵行,也不是被动的,或出於对惩罚的惧怕,而是知道它的甜美,甘心情愿並且以之为乐。就好像孔子在雍也6.20中说:

“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

  孔子感慨的是世人不知好礼,国君也是如此,故礼乐文化中断,消失,天下失衡。诗篇中的诗人大卫是表达对神话语的渴慕,对神典章律例的喜爱与遵从。历代都有像大卫这样忠信之人,神的律法与神的道就不会被遗忘,而长存在人的心里,並落实在行动中。(下期续)

翼展万里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8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