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天国的筵席

于中旻

 

  逾越节将到,耶路撒冷古城洋溢着节庆气氛。
  耶稣骑着驴驹,在门徒拥簇下,踏着满舖树枝的道路,进入耶路撒冷;极多的群众,前呼后拥,路旁挤满了人,有的站在房顶上,热烈的欢迎。
  成人还是有成见,大部分比较保留不流露情感;孩子们可天真,无限兴奋认定这位加利利的拉比,就是所盼望的弥赛亚,手搖着棕树枝,高喊:

“和散那归於大卫的子孙!
奉主名来的,是应当称颂的!
高高在上和散那!”

这样的情感感染着,像浪潮般扩散,全城都轰动起来。


耶稣进入耶路撒冷

  各地上来过节的人多,亚伯拉罕的后代,有接待旅人的传统;有个法利赛人,觉得能夠请到这样一位热门名人,来家中进餐,自然也是好事。虽然祂门徒的北方口音,和有欠文雅的举动,使京里人有些不大习惯。
  各方杂处的人聚在一起,作主人的难能照顾得周到;他们並沒把道成肉身的耶稣,当作什么特殊尊贵的客人。除此之外,还真有神国聚集的意味。触景生情,有人冒出一句话:“有分赴神国筵席的人有福了!”
  耶稣借这机会,说一个比喻,教导一个重要的真理:不在於爭取神国里谁最重要,而是在於谁把神国看得重要。这是神国度的价值观。

  神国度的中心,自然是神的儿子。国王为儿子摆设娶亲的筵席,自然是大喜事,被请的人是无上的光荣。沒有经过慎重的考虑,受邀的人都答应至时会准时赴宴。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婚筵那天终於到了。
  受邀出席的人,有的本来答允躬亲趋贺,我们也相信其确有诚意;只是临到将该入席的时候,仆人奉命去催请赴约,他们卻砌词推卻,理由是另有別的活动,难以分身。这对於我们,有些难以理解吧!
  很久前,我收到一份请帖,上面附有:“恕乏价催”。初看有些茫然莫解:难道赴宴要先付餐价?后来不禁哑然失笑,原来是简体汉字转化繁体字造成的误会,该是“恕乏价催”。“价”是仆人的意思。这个字在简体时作为价值的“价”使用,起初並非如此;今天在请帖上換为“价”,就造成误义。时钟其来也晚,成为普及更是后话;照老规矩,请客要先约定日子,时刻到,再派人去催请客人赴席。如果在人家择定婚筵的日子你不能去,该尽早说明,免得主人准备;如果你答允了,到仆价来促驾的时候,卻临时推托失约,是非常的不敬。请客的是国王儿子娶亲的盛筵,得以被列入客人的名单,该是极大的光荣;如果沒有正确认识,淡漠视之,主人可不能不在意。

  我们且设身处地,或说设身处天,来判断嘉宾候选人的理由吧!
  头一个说:“我买了一块地,必须去看看。请你准我辞了!”地是不动产,既然已经买了,就是属於你的,风吹不走,也不会跑掉,有急於去看的理由吗?所以他说看,无关看地決定价值的需要,而是去欣赏自己田产,或者还有些美好风景,展目四望,心旷神怡,满足眼目的情慾,就不想赴宴。
  又有一个说:“我买了五对牛,要去试一试,请你准我辞了!”此人不是买牛需要犁田,而是贩卖牲口的生意。牛已经买了,不会“牛齿徒增”,说不定就会生犊产奶呢,哪会需要迫不及待的去试?所以他说要“试”,实在不过是“视”十牛是否增殖,也就是今生的骄傲。
  又有一个说:“我才娶了妻,所以不能去!”按律法规定:聘定妻室的人,可以暂免兵役,因为要离乡背井,或许就牺牲於疆场;新娶妻的人,不可从军出战,可以清闲一年,使妻快活(申命记20:7, 24:5)。其故意食言背约的,只是为了肉体的情慾,不愿意去,就厚颜推说“不能去”!
  这些被召的人当中,有的还更为极端;催请的仆人,即使责备他辜负主人的盛意,言而无信,或直言指斥其荒唐的借口,损了面子,触动了怒气,不知尊重主人,就看不起传信息的人,竟然把他们杀了。谁都想得到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在古代的君王,动用他的军队,不仅除灭了那些凶手,也毀灭了他们的城镇,作为惩罚。
  但王子的喜筵还是要开的。先前选定的宾客棄权了,也受到处分,自然得另行选人。这次王決定行使主权,不问阶级和身分,差派仆人出去,说:“喜筵已经齐备,只是所召的人不配;所以你们要往大街小巷,岔路口,篱笆边,凡遇见的不论什么人,都召来赴席!”
  你我就不难想见,那该是多么一班不伦不类的客人!有的人荷锄肩犁归家,有的身上还有照顾牛羊的余羶,有的短褐手挽鱼篓破网,都放下手头的东西,包括像你我这样的人,都欢然走向王閎伟的府邸!好在王算无遗策,又恩典丰盛,早预备了夠多洁白的礼服,叫各人急忙洁身更衣入席。时间並不晚。只是有一个人,对於这场婚筵不怎么重视,随便穿着自己感觉舒服的旧衣服,混在宾客群中;也许,想不会有什么人注意自己。哪知王的眼睛很亮,一看见就怒从中来,叫人把他捆绑起来,丟在外面的黑暗里;座上客成为阶下囚!堂上灯烛辉煌,酒筵欢畅;他卻在那里,哀哭切齿。

  耶稣的比喻,绝不是乖违常理,故意骇人听闻;实在是显明神的恩慈和严厉(罗马书11:22-24)。神召犹太人作祂自己的产业,为祂儿子羔羊婚筵的嘉宾;可惜,他们不珍惜这机会,救恩就临到了外邦人。本来不配蒙爱的外邦人,因信称义,得特別的恩典,並不在乎行为;只是有人试图蒙混进去,把神的恩典当作放纵情慾的机会,沒有重生得救,脫去旧人,穿上耶稣基督的义衣,就与神的喜乐和荣耀无分。
  神的仆人仍然在那里呼喚:“看哪!现在正是悅纳的时候;现在正是拯救的日子!”(哥林多后书6:2)

(经文:马太福音22:1-14;路加福音14:15-24)

马太福音22:1-14

耶稣又用比喻对他们说:“天国好比一个王,为他儿子摆设娶亲的筵席。就打发仆人去,请那些被召的人来赴席;他们卻不肯来。王又打发別的仆人说:‘你们告诉那被召的人,我的筵席已经预备好了,牛和肥畜已经宰了,各样都齐备;请你们来赴席。’那些人不理就走了。一个到自己田里去,一个作买卖去;其余的拿住仆人,凌辱他们,把他们杀了。王就大怒,发兵除灭那些兇手,烧燬他们的城。於是对仆人说:‘喜筵已经齐备,只是所召的人不配。所以你们要往岔路口上去,凡遇见的,都召来赴席。’那些仆人就出去到大路上,凡遇见的,不论善恶都召聚了来;筵席上就坐满了客。王进来观看宾客,见那里有一个沒有穿礼服的。就对他说:‘朋友,你到这里来,怎么不穿礼服呢?’那人无言可答。於是王对使喚的人说:‘捆起他的手腳来,把他丟在外边的黑暗里;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因为被召的人多、选上的人少。”

路加福音14:15-24

同席的有一人听见这话,就对耶稣说:“在神国里吃饭的有福了!”耶稣对他说:“有一人摆设大筵席,请了许多客。到了坐席的时候,打发仆人去对所请的人说:‘请来罢!样样都齐备了。’众人一口同音的推辞。头一个说:‘我买了一块地,必须去看看;请你准我辞了。’又有一个说:‘我买了五对牛,要去试一试;请你准我辞了。’又有一个说:‘我才娶了妻,所以不能去。’那仆人回来,把这事都告诉了主人。家主就动怒,对仆人说:‘快出去到城里大街小巷,领那贫穷的,残废的,瞎眼的,瘸腿的来。’仆人说:‘主啊!你所吩咐的已经办了,还有空座。’主人对仆人说:‘你出去到路上和篱笆那里,勉強人进来,坐满我的屋子。我告诉你们,先前所请的人,沒有一个得尝我的筵席。’”

(同载於圣经网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间”)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8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