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人工智能时代,未来哪些人最可能被淘汰?

张在孜

 

  最近(二月)公布的盖洛普民意测验中心调查结果显示,美国民众对於人工智能(AI)是既期待又怕受伤害。79%受访者认为AI对他们生活有不同程度的正面影响;同时73%的人认为:增加使用AI所创造的工作机会沒有因它流失的多;63%民众预料这项新科技将扩大贫富差距。整体来讲,大家对AI的态度是喜忧参半。
  那么,面对人工智能时代,我们应该怎样理性对待?
  人工智能的传说最早可追溯到古埃及。前不久在伦敦召开的科学博物馆机器人展览会则称从十五世纪就出现了仿真机器人。现在谈起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简称AI)起源,公认是1956年Dartmouth会议。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AI的理论和技术日益成熟,应用领域不断扩大。现在它已成为计算机科学的前沿学科。主要研究机器人,语言识別,图像识別,自然语言处理和专家系列等等。自上世纪七十年代后,它就与空间技术,能源技术並称为世界三大尖端技术;现又与基因工程和纳米技术一起列为二十一世纪三大尖端技术。因“智能”的涵义颇为复杂,它涉及诸如“意识”(Consciousness)“自我”(Self)“思维”(Mind)“无意识思维”(Unconscious-Mind)…人们对自身智能及对构成AI的必要元素的理解尚甚有限,遑论对其他动物,人造系统智能的理解了!所以对什么是“人工”制造的“智能”这一类问题就很难精确定义。不过尽管看法不少,但科学界对人工智能学科的基本思想和內容还是达成了一定共识,即:AI是研究人类智能活动的规律,从而让机器来模拟,使其拥有学习能力甚至能像人类那样思考,工作。


纽约客 2017.10.23
©The New Yorker

  前不久,纽约客The New Yorker)杂誌曾经刊登过一张封面画:许多机器人耀武扬威地在大街上行走,人类则瘫坐在地上无奈地仰望。画作意境是否意味着,在未来社会,机器人抢了人类的饭碗,迫使人类流落街头?!对於这个问题,BBC(英国广播电台)基於剑桥大学研究者的数据分析了365种职业“被淘汰概率”,可供参考。
-最易淘汰的十大职业:电话推销员,打字员,会计,保险业务员,银行职员,政府职员,接线员,前台,客服,人力资源管理者。
  可见,被机器取代的,不一定限於体力劳动,也包括大量脑力劳动者。分析表明,这些人一是创新能力差,二是工作重复性強。
-最难淘汰的十大职业:营养师(AI无法通过经验和学识来诊断不同人的营养要求),医生(医学仪器需人工操作),牙医,喜剧演员(机器人的面孔无法实现喜剧演员的表演效果),考古学家(需要复杂的现场採样,验证和研究),牧师(机器人无法理解人类的宗教信仰),健身教练(现场指导,热情鼓励和严格要求无法被AI取代),兽医(主人们不需要从冷冰冰的机器那里获得关爱),护士(对病人的情感支持是AI无法轻易复制的),摄影师(拍出吸引人的照片需一定技巧和创造力)。
  这些职业之所以难被取代,除上述相关理由外,一般还需具备三种助推技能:社交能力,协商能力和人情练达的艺术。而一个人心中有爱就一定会处理好人际关系,爱人如己,彼此相爱(马太福音22:34-40)不仅是基督徒,更是大家最根本的做人,做事要求。
  总之,未来社会变化很大。不要指望未来找一份稳定的工作,拥有固定的技能,便可一劳永逸地生存发展。“凡好树都结好果子,惟独坏树结坏果子”(马太福音7:17),年轻人要具备上述基本素质並善於沟通,拥有多项专业才能,有随机应变,接受新事物适应新环境能力,才能更容易找到工作且结出好果子。

附录

  [实例]据悉,富士康(鸿海科技集团)这一拥有百多万员工,全球最大的电子产品代工生产厂商宣布计划:每年增加超过一万台机器人和十万套自动化设备,想借此降低人工成本和管理成本,早日摆脫“招工难,效率差,利润低”困境。可现实遇到的麻烦是,要想用机器人代替人工根本沒那么简单:
-机器人从事的工作较为低级,且本身的造价过高;
-机械手臂很难做到像人类身体和五指那样的灵活;
-机械手臂的后期维护过程中人力成本,时间成本较高。

  据该厂离职员工表示,在富士康的手机代工业务里,机器人主要应用领域还是在前端的高精度贴片和后端的装配,搬运环节。在绝大部分中间制造环节还必须依靠人工完成。所以,就当前的科技和管理水平,不管是从成本上还是从可行度上考虑,要想在短时间內真正实现机械自动化,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
  苹果公司共同创办人O Steve Wozniak认为:在可预见的未来,人类的工作不会完全被机器人取代。若被完全取代,将牵涉到基础建设的大规模变动。他说:“我们必须改变基础建设的每个部分,才能让机器人传送指令给其他机器人…要做的实在太大了!需要花上好几百年才能完成变动…所以,我不担心我们会变成比机器人低阶的次等生物这种说法”。他最后表示,科技确实已在某些特定领域取代人类,例如汽车工厂等,但他认为,应该把这种趋势看成工作种类的转变。从长远来看,社会依旧会寻求均衡,每个人最后基本上都会有工作…所以,只因为一个工作种类消失了,並不代表其他种类的工作在现在及未来也会不见。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8.9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8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