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论语析读(四九)

“君子无所爭”与“主的仆人不可爭竞”

石衡潭

 

子曰:“君子无所爭。必也射乎!揖让而升下,而饮。其爭也君子。”(八佾3.7)

注释

  射:此处指射礼。

礼:王者将祭,必择士助祭,故四方诸侯並贡士於王。王试之於射宮,若形容合礼节,奏此乐而中多者,则得预於祭。得预於祭者,进其君爵士。若射不合礼乐而中少者,则不预祭。不预祭者,黜其君爵士。此射事既重,非唯自辱,乃系累巳君,故君子之人於射而必有爭也。故颜延之曰:“射许有爭,故可以观无爭也。”(皇侃.论语集解义疏

  揖让而升下:

射仪云:“礼:初,主人揖宾而进,交让而升堂。及射竟,胜负已決,下堂犹揖让不忘礼。”故云“揖让而升下”也。(皇侃.论语集解义疏

  而饮:

谓射不如者而饮罚爵也。射胜者党,酌酒跪饮於不如者云:“敬养。”所以者然,君子敬让,不以己胜为能,不以彼负为否。言彼所以不中者,非彼不能,政是有疾病故也。酒能养病…故云“敬养”也。所以云:“君使士射,不能则辞以疾。”(皇侃.论语集解义疏

  其爭也君子:

栾肇曰:“君子於射,讲艺明训。考德观贤,繁揖让以成礼,崇五善以兴教。故曰‘君子无所爭,必也射乎?’言於射尤必君子之无爭。周官所谓‘阳礼教让,则民不爭者’也。君子於礼,所主在重,而所略在轻。若升降揖让於射则爭,是为轻在可让而重在可爭,岂所谓礼敬之道哉?且爭无益於胜功者也。求胜在己,理之常也。虽心在中质,不可谓爭矣。故射仪曰:‘失诸正鹄,还求诸身。’求中以辞养,不为爭胜以恥人也。又曰:‘射,仁道也。发而不中,不怨胜己者,反求诸己而已。’因称此言以证无爭焉。诚以爭名施於小人,让分定於君子也。”(皇侃.论语集解义疏

司射命设丰,司官士奉丰,坐设於西楹西。胜者之弟子洗觶,升酌散,南面坐,奠於丰上。司射命三耦及众射者。胜者皆袒決遂,执张弓。不胜者皆袭,说決拾,卻左手,右加弛弓於其上,遂以执弣。一耦出,揖如升射。及阶,胜者先升,升堂少右。不胜者进,北面坐取丰上之觶。兴。少退。立。卒觶。进。坐奠於丰下。兴。揖。不胜者先降,与升饮者相左,交於阶前,相揖。适次,释弓,袭,反位。仆人师继酌射爵,取觶实之,反奠於丰上。升饮者如初。三耦卒饮,司射犹挟一个以作射,如初。一耦揖升如初,司射请以乐於公,公许,司射命曰:不鼓不释,三耦卒射如初。司射命设丰实觶如初。途命胜者执张弓,不胜者执弛弓。升饮如初。卒,退丰与觶,如初。(仪礼.大射)

爭既不可无,而又不可极。故示之以揖让以为节。爭之胜者,挟势凌暴,无所不至,故令饮不胜者以致其慈。礼者,御侮图存,尚恥求胜,两党迭进,人道之大义,孔子之微意也。(康有为.论语注

对读

你要逃避少年的私慾,同那清心祷告主的人追求公义,信德,仁爱,和平。惟有那愚拙无学问的辩论,总要棄绝,因为知道这等事是起爭竞的。然而主的仆人不可爭竞,只要溫溫和和的待众人,善於教导,存心忍耐,用溫柔劝戒那抵挡的人,或者神给他们悔改的心,可以明白真道,叫他们这已经被魔鬼任意掳去的,可以醒悟,脫离他的网罗。(提摩太后书2:22-26)

解析

  孔子讲君子人格中一个重要方面就是不爭。就是在不得不爭的场合,也要符合礼节,保持君子风度。他特別举了射场的例子。射场是爭场,在这种情況下,更可以看出人的心性。真正的君子能夠经受住这样的考验,而小人则会立马露出原形。
  圣经中是反对爭竞的。在旧约中,基拉耳的仆人与以撒的仆人爭水井,明明是以撒的仆人挖掘的,基拉耳的仆人卻硬要说是他们的。以撒叫仆人不要与他们爭竞,而另外择地挖井。如此反覆了几次,以撒终於挖掘到了一口后来取名为利河伯(就是“宽阔”的意思)的井。以撒感谢到:“耶和华现在给我们宽阔之地,我们必在这地昌盛。”在沙漠中,水井是非常珍贵的。基拉耳的人来爭水井,表明他们排斥以撒这位新来者。以撒一再忍让,又一再蒙神的祝福。这也让基拉耳的人看到了神的作为。最后,他们主动找以撒立约,互不加害。圣经中许多地方都教导人不要爭竞。

“分爭的起头,如水放开,所以在爭闹之先,必当止息爭竞。”(箴言17:14)
“喜爱爭竞的,是喜爱过犯;高立家门的,乃自取败坏。”(箴言17:19)
“不要冒失出去与人爭竞,免得至终被他羞辱,你就不知道怎样行了。”(箴言25:8)

  提摩太后书中的这一段是使徒保罗对年轻的基督徒领袖说的。他首先告诫他们要逃避少年的私慾。这就如同孔子所说:“君子有三戒:少之时,血气未定,戒之在色”(季氏16.7)。当然,少年的私慾,不只是肉体的情慾。还包括:急躁,就是做事永远不会按部就班,慢慢小心去做,常常过於急躁而欲速不达;以及自持,骄傲,理想主义等。
  保罗从正面鼓励他们追求公义,就是给人和上帝所应得的;追求信德,就是因信靠上帝而有的忠诚可靠;仁爱,就是无论別人怎样待他,但他都坚決地用至善去待別人,这样便能剷除一切苦毒和报复之念;追求和平,就是与上帝和人建立正确的爱心团契关系。这些都要和清心祷告主的人一同追求。基督徒不应该离群索居,超然物外。他必须在与其他人的相交之中找到力量和喜乐。正如约翰.卫斯理所说:“人必须有朋友,並且要和別人交朋友;因为从来沒有人会独自一人进天堂的。”
  基督徒领袖必须溫溫和和的待众人;甚至当他必须作批评,並指出人的错处时,他也要溫和而切不要存心伤害人。他必须善於教导:不只是简单地把真理说出去就完事,而是要将真理真正深入人心;他不只是用口去传讲,还必须用生活把基督显明给別人。他必须存心忍耐,就像耶稣甘愿受侮辱,伤害,慢待和蔑视。他必须用溫柔劝诫那抵挡的人;溫柔是刀枪不入,又是无坚不摧;是锲而不舍,又是体贴入微。他的手好像高明外科医生的手,既能绝对正确地找到病患所在;但当他动手术的时候,又不会让病人受不必要的痛楚。
  他们还要坚信上帝能喚醒人心,使人悔改,渴望真理,同时,也要去与上帝同工,借着传扬的功夫,救世人脫离魔鬼的网罗,领他们顺服上帝的旨意。上帝喚醒人悔改;基督徒领袖敞开教会大门,迎接诚心悔罪之人。
  论语注重君子的人格与风范,而圣经中更关注的是那些将要被喚醒被救助的人。因为他们的灵魂在沉睡之中,难免会对喚醒他们的人有所嗔怪,甚至反感。这时候,基督徒更需要溫柔,坚定与忍耐。君子可能代表诸侯与国王,基督徒则代表上帝,他们不只是求自我完善,而要与人同蒙救恩。(下期续)

翼展万里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8.8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8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