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论语析读(四六)

“林放问礼之本”与“雅各的儿子们就遵着他父亲所吩咐的办了”

石衡潭

 

林放问礼之本。子曰:“大哉问!礼,与其奢也,宁俭;丧,与其易也,甯戚。”(八佾3.4)

注释

  奢,俭:

奢,奢侈也。俭,俭约也。夫礼之本意在奢俭之中,不得中者皆为失也。然为失虽同,而成败则異。奢则不逊,俭则固陋,俱是致失,奢不如俭,故云“礼,与其奢,宁俭”也。(皇侃.论语集解义疏

  易:

易,和易也。戚,哀过礼也。凡丧有五服轻重者,各宜当情,所以说本。若和易及过哀,皆是为失。会是一失,则易不若过哀,故云:“宁戚”也。(皇侃.论语集解义疏
易,慢易也。(杨树达)
御孙谏曰:…俭,德之共也;侈,恶之大也。(左传.庄公二十四年)
君子入人之国,不称其讳;不犯其禁;不服华色之服;不称惧惕之言。故曰:与其奢也,宁俭…(大戴礼记.曾子立事)
子路曰:吾闻诸夫子,丧礼,与其哀不足而礼有余也,不若礼不足而哀有余也。(礼记.檀弓上)
孔子曰:处丧有礼矣,而哀为本。(说苑.建本)

对读

约瑟伏在他父亲的面上哀哭,与他亲嘴。约瑟吩咐伺候他的医生,用香料薰他父亲,医生就用香料薰了以色列。薰屍的常例是四十天,那四十天满了,埃及人为他哀哭了七十天。为他哀哭的日子过了,约瑟对法老家中的人说:“我若在你们眼前蒙恩,请你们报告法老说:‘我父亲要死的时候叫我起誓说:“你要将我葬在迦南地,在我为自己所掘的坟墓里。”现在求你让我上去葬我父亲,以后我必回来。’”法老说:“你可以上去,照着你父亲叫你起的誓,将他葬埋。”於是约瑟上去葬他父亲。与他一同上去的,有法老的臣仆和法老家中的长老,並埃及国的长老;还有约瑟的全家和他的弟兄们,並他父亲的眷属,只有他们的妇人,孩子,和羊群,牛群,都留在歌珊地;又有车辆,马兵和他一同上去。那一帮人甚多。他们到了约但河外,亚达的禾场,就在那里大大地号咷痛哭。约瑟为他父亲哀哭了七天。迦南的居民见亚达禾场上的哀哭,就说:“这是埃及人一场大的哀哭。”因此那地方名叫亚伯麦西,是在约但河东。雅各的儿子们就遵着他父亲所吩咐的办了,把他搬到迦南地,葬在幔利前,麦比拉田间的洞里。那洞和田是亚伯拉罕向赫人以弗崙买来为业,作坟地的。约瑟葬了他父亲以后,就和众弟兄,並一切同他上去葬他父亲的人,都回埃及去了。(创世记50:1-14)


雅各的丧葬队伍

解析

  大概当时有一些人在办丧礼时极尽奢侈,林放看不惯,才提出这一问。沒有想到一问成名。原来,这也正是孔子所关注的问题。这一节在內容上与3.4是相呼应的。3.4是从整体上讲仁与礼,仁与乐的关系,这一节是就具体的丧礼来谈。孔子既反对铺张浪费,也反对过於简易,他主张中庸之道。当然,要做到中规中矩,恰如其分,並不容易,但核心一定要抓住:內容要大於形式,情感要超过礼仪。
  在圣经中,约瑟饱经忧患,与父亲的情感极深,后来,自己贵为宰相,得君信任,也有能力办父亲的丧事。这场丧事与葬礼办得非常隆重,也情深意浓。约瑟遵守了以色列人的传统,也实现了父亲的遗愿:沒有从简就地安葬,而是把父亲遗体送到了祖坟所在地—迦南的幔利前,麦比拉田间的洞里。约瑟的哀哭也是情不自禁,此时此刻,或许他想到了许多许多:父亲以为自己早已死去,大部分时间在愁苦之中度过,最后能夠安享福乐的时间不长,他的年岁也不及列祖。自己的责任重大,弟兄们及其亲眷都需要照顾,还有国家大事,法老托付…其他人也有哀哭,可能都是在他的带动之下。连墓地所在的迦南居民也说这是一场大的哀哭。
  现在一些人办丧礼,过於追求豪华排场,有钱的且不说,沒钱的也要打肿脸充胖子,办一场丧事要花掉多年的积蓄,甚至要举债。这就失去丧礼的本义了。孔子也许看到了此弊,可下语太轻,中国人到今天则积重难返了。基督教进入新约时代,人因信称义得永生,不再注重这皮囊或衣服,帐篷,而重追思与安息,所以,丧礼更加平和与庄重。(下期续)

翼展万里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7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