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因为我不明白,所以我才要信

殷颖

 

  路德语录:

“一无所知,才是真知识。”

  圣经中明白启示读者:

“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希伯来书11:1)

这不就是基督教信仰的初阶与末端吗?但世人讨论要如何才能相信神,怎样才能让人信服神之著作,岂止汗牛充栋。何以致此?不就是因为人有了一丁点所谓的智商(Intelligence quotient),才会寻根究底吗?但当所有问题都得到充分解答,人便相信神了?未必。那些自恃“智商”较高的人,仍然不信。这类人必须用一种理智去说服他或可略信,但由人之理智取得信仰的人,其信仰並不坚定,因他总会再找个理由不信,或半疑半信,也等於不信。
  人要透过“知识”建立对基督教的信仰,是“曲径通幽(暗)”,是非常不健康的信仰。这样,知识分子便不能相信基督了吗?也不然。基督的门徒,虽多半不是高级知识分子,为一群“沒有学问的小民”(使徒行传4:13),然而主最后且最重要的使徒保罗,卻是大有学问的高级知识分子。保罗曾受教於大哲学家迦玛列,故应对当时之希腊哲学十分熟悉,但他在基督的大光宣召之下,便完全棄绝了学问人之“高言大智”,只宣讲基督和祂的十字架(哥林多前书2:1-2)。
  人能凭自己一点微末的知识去了解无限智慧的上帝吗?以萤火之微,怎能明白上帝的日月之光?保罗一再警告一些自以为有学问,有知识的人:“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惟有爱心能造就人。若有人以为自己知道什么,按他所当知道的,他仍是不知道。”(哥林多前书8:1-2)经上记的这句话,应提醒了多少执着於科学与哲学领域中的知识分子,特別是当今的科学家们,在发现了一丁点科技进展时,便沾沾自喜,意得志满,甚至不可一世。保罗此言应给了当头棒喝,但也很难使科学家们走出科学的迷雾。相较之下,哲学家还是比较谦逊一些,多半会承认宇宙间难以求索终极的“第一因”(first cause)。
  人若要求索所谓的“第一因”,应为宗教而非哲学。谈到宗教信仰,那些稍有一点知识的人,便要求“说清楚,讲明白”。宗教信仰如果说不明白,如何能建立信仰?宗教信仰一定要弄明白吗?今为“马丁路德教改五百周年”,当年马丁路德就是因为终於完全弄明白了圣经真理,才能拨云见日,发起宗教改革。原来他才是“按他所当知道的,全知道了”,应得到神特別的恩典,所以才能知人所未知,此之谓得天独厚。路德崛起於当时一些茫然,对圣经真理一无所知的信徒中。他不仅有知识,也极具理性,他留下的巨著马丁路德全集,书籍中多方阐述他对圣经真理的认知。但在他留下的重要语录中,卻表示对於这些浩瀚的信仰论述,与无边无际的知识,並非是不可或缺的,人不必全知道了才能信。他最后反倒強调:“一无所知,才是真知识”。
  他所主张的“因信称义,赖恩得救”真理,並非仅靠这些知识,才能相信与得救,人只要能具有一种单纯的信念即可,那种单纯得像小孩子般的信心便可以取得。这样,知识便帮不上多少忙了。甚至连“因信称义”的基本教义也不需全懂,不用十分明白,只要心中愿意接纳主,便可成为上帝的儿女(约翰福音1:12)。否则,大多数智商较低的人,甚至一些弱智者,便无缘得救了,这当然不是主的旨意。基督早就说了:“凡要承受神国的,若不像小孩子,断不能进去。”(马可福音10:13-16)小孩子能有多少知识吗?当然沒有,若有,仅为一种感知,即无条件地投进他父母的爱中,而这才是最高境界的信心。婴儿並不必“讲清楚,说明白”,谁才是他的父母,更不具理性,只知道要倒在父母的怀(爱)里。他只要父母爱他,甚至连什么叫爱也毫无意识,当然更谈不到信心。“说清楚,讲明白”时,信心与爱几乎都不见了。所以马丁路德才強调他的认知:“一无所知,才是真知识”。

“正当那时,耶稣被圣灵感动就欢乐,说:父啊,天地的主,我感谢你!因为你将这些事向聪明通达人就藏起来,向婴孩就显出来。父啊!是的,因为你的美意本是如此。”(路加福音10:21)

人若将什么藏起来,要找到也不容易,如果神将天国的奧秘藏起来,人还能找到吗?这样,自以为有点知识的人,凭一丁点微末的知识要寻求了解明白神的奧秘,岂非缘木求鱼,愈求愈远?人还是回复到婴儿的无知境地吧,在那种情況之下,神自会将人应该知道的显示与人知。
  保罗被圣灵感动说的好:“若有人以为自己知道什么,按他所当知道的,他仍是不知道。”(哥林多前书8:2)旨哉斯言!马丁路德说得也很好:“一无所知,才是真知识。”这就是所谓的:“大信若盲”。阿们。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7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