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论语析读(四四)

“奚取於三家之堂”与“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別的神”

石衡潭

 

三家者以雍彻。子曰:“‘相维辟公,天子穆穆’,奚取於三家之堂?”(八佾3.2)

注释

  家:

“家,居也。”(说文解字
“开国承家”(周易.师)
“承家,立大夫也。”(荀注)
“诸侯立家”(左传.桓公二年)
“卿大夫称家。”(杜注)

三家:指鲁国的仲孙,叔孙,季孙三家,鲁桓公之后,世为鲁国卿大夫。

“三家者,谓仲孙,叔孙,季孙也。”(马融)

  雍:.周颂里的一篇。据毛诗是祭祀文王的乐章,是周天子祭礼典礼中所用之乐,用於祭礼完毕后撤去祭品时。彻:即撤,祭祀完毕撤去祭品。
  相维辟公:相:辅助,辅佐,在诗中是助祭之意。维:是,乃。辟公:诸侯。

“辟公谓诸侯及二王之后。”(包咸)

  穆穆:

“穆穆…美也。”(尔雅.释诂)
“穆穆肃肃,敬也。”(释训
“及彻,帅学士而歌彻。”(周礼.春官宗伯)
“尧,舜,禹,汤,文,武,皆坦然天下而南面焉。当此之时,鼛鼓而食,奏而彻,已饭而祭灶…可谓至贵矣。”(淮南子.主术训)

  堂:古人居处庙寝合一,是为室,室外为堂,堂外则为庭。祭祀在室中,歌在堂上,舞在庭中。

有来雝雝,至止肃肃。相维辟公,天子穆穆。於荐广牡,相予肆祀。假哉皇考,绥予孝子。宣哲维人,文武维后。燕及皇天,克昌厥后。绥我眉寿,介以繁祉。既右烈考,亦右文母。(诗经.周颂.雝)

对读

神吩咐这一切的话,说:“我是耶和华你的神,曾将你从埃及地为奴之家领出来。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別的神。不可为自己雕刻偶像,也不可作什么形像彷彿上天,下地,和地底下,水中的百物;不可跪拜那些像,也不可事奉他,因为我耶和华你的神是忌邪的神,恨我的,我必追讨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爱我守我诫命的,我必向他们发慈爱,直到千代。不可妄称耶和华你神的名,因为妄称耶和华名的,耶和华必不以他为无罪。”(出埃及记20:1-7)
我要为耶和华我神的名建造殿宇,分別为圣献给祂,在祂面前焚烧美香,常摆陈设饼,每早晚,安息日,月朔,並耶和华我们神所定的节期献燔祭;这是以色列人永远的定例。(历代志下2:4)

解析

  这节与上一节的情感与思路是一致的。孔子还是在维护周代的祭祀礼仪,只有天子才能夠祭天,诸侯只能充当助祭,大夫都轮不上。哪里还有大夫之家採用乐以撤下祭品的道理。孔子一生的政治理想是克己复礼归仁,礼是仁的表显,或者说外在形式,不能不遵守。孔子对子贡说:“赐也!尔爱其羊,我爱其礼。”(3.17)也是一个道理。孔子也強调內心的虔诚,如八佾3.12:

祭如在,祭神如神在。吾不与祭,如不祭。

不过,孔子对祭祀的对象还是言之不多。

子贡曰:“夫子之文章,可得而闻也;夫子之言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也。”(公冶长5.13)

因为他自己也不是太清楚。
  在出埃及记20:1-7中,是神给自己的子民以色列人颁布的诫命。1-3节的核心命令是: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別的神。指出神是忌邪的神,禁止敬拜耶和华以外的任何神。如若他们不认识领他们出埃及的这位神,是独一真神的话,他们就不能作祂的子民,不管他们怎样小心翼翼地遵守了另外九条诫命,都沒有用。所以,神把这一项作为祂的第一条诫命,且将它看得比其他命令都重要。今天我们可能让许多其他的事物成为自己的神,例如金钱,名望,工作,爱情,亲情,享乐。一旦我们一心一意地以这些作为个人的追求,安全感的来源,生存的意义,它们就变为我们的神。我们不一定都会刻意地去拜这些事物,但若是花大量时间追求之,最后它们就会控制人的心思意念,成为我们的神。神的子民要让神在生命中居首位,而不让別的事物变成神。4-5节指示人敬拜神的方式。神是个灵,看不见,也摸不着,人要用心灵去诚实来敬拜祂。不可雕刻制作任何偶像,对之加以顶礼膜拜。6-7节指出遵从与不遵从诫命的后果。对前者,要追讨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代;而向爱祂守祂诫命的人发慈爱,直到千代。从此也可以看出神的爱大於恨,人只要认罪悔改,神都会收回祂的愤怒。
  人不能靠自己认识神,孔子也一样,只有神将自己启示出来,神对人们说话的时候,人才能认识祂。真正的认识就带来真心的顺服。(下期续)

翼展万里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7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