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圣经论语对读(四三)

“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与“神耶和华向乌撒发怒”

石衡潭

 

孔子谓季氏:“八佾舞於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八佾3.1)

注释

  季氏:鲁桓公之子季友的后裔,又称季孙氏,或以为本章所指为季平子,或以为季桓子,皆不足据。

“鲁季孙得氏,自文子始,以文子为季友孙也。此文‘季氏’,及下篇‘季氏旅於泰山’,‘季氏富於周公’,‘季氏将伐颛臾’,俱不名者,內大夫,且尊者,宜讳之也。”(论语正义

  八佾:佾音yì,八人一列为一佾,八佾即八列。

天子八佾,诸公六佾,诸侯四佾,所以別尊卑。故春秋公羊传曰:“天子八佾,诸公六佾,诸侯四佾。”曰:“大夫士,琴瑟御。”…佾者,列也。以八人为行,列八八六十四人也。诸公六六为行,诸侯四四为行。诸公谓三公,二王后。大夫士,北面之臣,非专事子民者也,故但琴瑟而已。(白虎通.礼乐)

  舞於庭:

白虎通.礼乐:‘歌者在堂上,舞在堂下何?歌者象德,舞者象功,君子上德而下功’”。“堂下”即庭。本章指舞於季氏家庙之庭。(论语正义

  忍:有二解。一为忍心,狠心。

“季氏以大夫而僭用天子之乐,孔子言其此事尚忍为之,则何事不可忍为。”(朱熹.论语集注

这种事情都可以狠心去做,还有什么事情不能狠心去做呢?一义为容忍,忍耐。

“忍,犹容耐也。孔子曰:僭此八佾之舞,若可容忍者也。”(皇侃.论语集解义疏
“当时君臣不能以礼禁止,而遂安然忍之,所谓鲁以相忍为国者也。”(论语正义

汉代以后,多取后一义。

“此讥季氏之僭,僭诸侯犹可,僭天子不可。言孰不可忍,盖深疾之辞。后汉荀爽对策、魏高贵乡公、文钦、晉元帝、卢谌、庾亮,凡声讨致罪,皆引此文。”(康有为.论语注

对读

“大卫又聚集以色列中所有挑选的人三万。大卫起身,率领跟随他的众人前往,要从巴拉犹大将神的约柜运来,这约柜就是坐在二基路伯上万军之耶和华留名的约柜。他们将神的约柜,从冈上亚比拿达的家里抬出来,放在新车上。亚比拿达的两个儿子乌撒和亚希约赶这新车。他们将神的约柜从冈上亚比拿达家里抬出来的时候,亚希约在柜前行走。大卫和以色列的全家,在耶和华面前用松木制造的各样乐器和琴,瑟,鼓,钹,锣,作乐跳舞。到了拿艮的禾场,因为牛失前蹄,乌撒就伸手扶住神的约柜。神耶和华向乌撒发怒,因这错误击杀他,他就死在神的约柜旁。”(撒母耳记下6:1-7)

解析

  孔子坚定地维护周礼,维护周朝的政治秩序,对季氏这种八佾舞於庭的做法非常愤怒,认为这种事情若能夠容忍的话,那么还有什么事情不能容忍呢?孔子的情感反应与为政2.24是一致的。那里是谈对天祖的祭祀,此处则论宮廷的礼节。天子乃天之子,天命在身,替天行道。季氏僭行天子之礼,也是对天的冒犯。这种行为不加以谴责的话,整个天下就乱套了。孔子的愤怒出於对礼的尊重和对天的敬畏。
  在旧约时代,约柜曾被非利士人短期掳去,又再送回以后,就一直搁在亚比拿达的家中达二十年之久。大卫看到神赐福给亚比拿达,因此決定将约柜运回耶路撒冷,好使全族蒙福,同时也可以使耶路撒冷成为政治,宗教的首都。因此,他率领以色列中挑选出来的三万人到巴拉犹大迎接约柜。大卫造了一辆新车,欢欢喜喜地要把约柜送到拿艮的禾场时,牛失前蹄,约柜有跌下车的危险,於是亚比拿达的儿子乌撒便用手扶住约柜。由於约柜是严禁任何人触摸的,乌撒便立时被耶和华击杀。乌撒这一下意识的举动表露出了他对神的不夠尊重。也许是约柜放在他们家的时间长了,他司空见惯习以为常,就比较轻忽了。这种心态是神所不喜悅的。一个人越接近神,他一有任何罪恶,他所受的审判就越严厉越迅速。审判是从神的家开始的。
  从这次出人意外的事件中,可以看到神可畏的能力和圣洁的性情。按实物说,约柜只是一个柜子,可以随意任人移到喜欢的地方;但它所象征的神,卻不能被操纵或摆佈。神以严厉的行动叫以色列全族谨记,神是轻慢不得的,对祂热心也必须按祂的律法行事。在大卫作王以前,约柜被掳,那时並沒有一个乌撒来保护约柜,可是约柜能夠自己保护自己。约柜在仇敌中间,约柜能照顾自己。许多事情,人要让神去作。不认识神的人才想要帮助神。(下期续)

翼展万里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7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