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亚当之歌

创世记2:23

田立柱

 

  曾经听人说过诗经的首篇—关雎的故事,虽然说来,这篇男女之情的诗歌,仅仅是个人的私事而已。但是在诗经的编辑者看来,卻是人伦中的第一,选为诗经之第一,也就“顺理成章”了,将这样一篇私情之事,视为诗经的基础,让我们想到了古人的素朴和真诚处,好像后来一些文人,卻抓大事去了,而忘记了其实“人之根本”的事情,才是更为基本的。而当我们阅读创世记的时候,其第一篇的诗歌,也是一篇表达男女之间关系的歌谣,因为出自亚当之口,我们就姑且称之为“亚当之歌”吧。

  亚当之歌仅有四句:

“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称她为女人,因为她是从男人身上取出来的。”

根据圣经的记载,我们知道人是来自於上帝的创造,上帝在创造了男人之后,感觉到“那人独居不好”,所以就为男人创造了女人,有女人为男人的帮助者和陪伴,就成为一家人。有时候我们会想到上帝创造人,其实是创造一个具体的家庭,人类社会的基本单位也就是家庭,它也就被人们称之为“社会的细胞”,而这样的名称,让我们不由得思想到生命这样的主题上面,生命的延续就是赖於家庭这个基本的单位。

  有了家庭,也就有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这也是人伦之间最为重要的。当耶稣基督在论及男人和女人的时候就用由“亚当之歌”所引出的结论:“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联合,二人成为一体”(马可福音19:5)。虽然解经家对这素朴的“亚当之歌”有不同的解读,如:情爱和性爱的隐喻之说,我们还是会想到这其中的思想含义,他其实超越了简单的情爱以及性爱,而提升到了另外的层面,好像是亚当对上帝表白自己对女人的感受一般,充满了对女人的热爱和敬重,将其视为是对女人的讚美也不为过。

  骨中的骨和肉中的肉,既是表明了两者之间关系的亲密,所谓的“骨肉之亲”是也,也表明了更为深刻的生命原理,含有生命启示的意涵,使读者的视线提高到生命的层面是极为重要的,否则我们就会陷入到生理学意义上的论说,而无法体会上帝对亚当和夏娃管理使命之托付。那责任和使命是属灵的,而不是一件事务性的交代。在雅歌中男女之间的对话,我们听到了与此相仿的话语:“我属我的良人,我的良人也属我”(雅歌6:3)。学者们说那是女子的表白,其实将其视为男女共同的心声,也“未尝不可”。彼此相属之间的关系,正是共同使命感的基础。

  元代的诗人管道昇有一“我侬词”为人们所称道,整篇的词话也是描述男女之间的那份情谊,词中有话曰:“把一块泥,捻一个你,塑一个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虽然时代不同文化背景也不同,但是这种充满了生命意义的爱,卻是一致性的,也是彼此之间存在着不可分离的骨肉之亲。男人与女人同为上帝手里的工作,都是上帝的属下,都负有管理这个世界的责任和使命。只是后来他们辜负了上帝的托付,亏欠了神的荣耀,从情感的角度看,是殊为可惜和痛心的事。

  从文学的角度来追溯“亚当之歌”的引导,我们会马上看到上帝创造的过程,一个人独居不好,需要有人帮助他,才能夠完成管理这个世界的责任,这是创造过程的前提,来自上帝的旨意。当亚当在上帝面前看到真实世界之时,创世记的作者让我们体会到帮助者的需要之处。面对这么庞杂的生物世界,作为创造过程的阶段,出现在亚当的面前,只是沒有遇见配偶来帮助他。於是创造之工再进一步,上帝使他(亚当)沉睡,他就睡了,於是取下他的一根肋骨,又把肉合起来,那根肋骨就成了女人,上帝将这个帮助者带到亚当面前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从此开始了。“亚当之歌”是在这样的前提之下,回应了神的创造。

  而当“亚当之歌”结束的时候,创世记的作者,给我们一个结论:

“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

这个结论既是总结性的,是对上帝创造人类始祖过程的概況,也就解释了人类夫妇之间关系的神圣性源自於上帝的创造,规定了人伦之中生命和精神的一致性。而“亚当之歌”成了贯穿故事始终的连接纽带,从上帝创造人以及人的社会家庭,直到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建立,在其中也隐含了人的责任,对社会的责任和对家庭的责任等等话题来了。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7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