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论语析读(三九)

“奚其为为政?”与“就是作在我身上了”

石衡潭

 

或谓孔子曰:“子奚不为政?”子曰:“云:‘孝乎惟孝,友于兄弟,施於有政。’是亦为政,奚其为为政?”(为政2.21)

注释

  奚不:何不。
  书:尚书。此章所引是尚书的逸文。伪古文尚书的作者採入君陈篇。
  孝乎惟孝,友于兄弟,施於有政:乎:汉石经作“於”。

“孝於惟孝者,美孝之辞也;友于兄弟,善於兄弟也。施,行也。所行有政道,即是与为政同耳。”(包咸)
“惟孝,谓惟令尽於孝也。施,行也。言人子在闺门,当极孝於父母而极友於兄弟。若行此二事有政,即亦是为政也。”(皇侃.论语集解义疏

  奚其为为政:为什么一定要参与政治才是为政。

“言施行孝友有政家,家皆正,则邦国自然得正。亦又何用为官位乃是为政乎?故范宁云:‘夫所谓政者,以孝友为政耳。行孝友则是为政,复何者为政乎?引尚书所以明政也。或人贵官位而不存孝道,故孔子言於此也。’”(皇侃.论语集解义疏

“有”字加於名词之前,无意义。这是古代构词法的一种形态。

对读

“当人子在祂荣耀里,同着众天使降临的时候,要坐在祂荣耀的宝座上;万民都要聚集在祂面前,祂要把他们分別出来,好像牧羊的分別绵羊山羊一般:把绵羊安置在右边,山羊在左边。於是,王要向那右边的说:‘你们这蒙我父赐福的,可来承受那创世以来为你们所预备的国。因为我饿了,你们给我吃;渴了,你们给我喝;我做客旅,你们留我住;我赤身露体,你们给我穿;我病了,你们看顾我;我在监里,你们来看我。’义人就回答说:‘主啊,我们什么时候见你饿了给你吃,渴了给你喝?什么时候见你作客旅留你住,或是赤身露体给你穿?又什么时候见你病了,或是在监里,来看你呢?’王要回答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些事你们既作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王又要向那左边的说:‘你们这被咒诅的人,离开我,进入那为魔鬼和他的使者所预备的永火里去!因为我饿了,你们不给我吃;渴了,你们不给我喝;我作客旅,你们不留我住;我赤身露体,你们不给我穿;我病了,我在监里,你们不来看顾我。’他们也要回答说:‘主啊,我们什么时候见你饿了,或渴了,或做客旅,或赤身露体,或病了,或在监里,不伺候你呢?’王要回答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些事你们既不作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不作在我身上了。’这些人要往永刑里去,那些义人要往永生里去。”(马太福音25:31-46)

解析

  孔子此语是对官本位的一种批评。从此也看出,官本位由来已久。那时的人们就认为只有有官位官职者才是真正的为政,也才能真正有所作为。孔子不同意这种观点。他认为一个人在家中孝敬父母友爱兄弟並且做到极致,也会产生好的社会影响。这也是一种为政。人不是孤岛,每个人的思想,言语,行为都会他人与社会产生影响。好的行为会产生好的影响,坏的行为会形成坏的效果。不必人人都当大官,做大事,若注意从小事做起,並持之以恆,也能夠感动他人,移风易俗。孔子的话对今天也是一个很好的提醒。


罗斯福总统
  耶稣批评人凭外貌认人,看人下菜,假冒为善。蒙神救恩的人去行善是理所当然的。神所看重的不是人做多大的善举,而是人真正的善心。那些表现出真实的怜悯之心,体恤之情的人,尽管只给需要的人一杯水喝,也会被人记念。而塞住自己怜悯之心,只顾自己的安逸与享乐的人,神会给他们严厉的审判。这些善行,不是要做在人前,不是要吹喇叭,打广告;也不是要求回报,得好处,而是感恩之心,善心的自然流露。不是做在大人物身上,而是做在最小,最卑微的人身上。这是神所看重的。罗斯福总统的黑人男仆奧默森(James E. Amos)写过一本书罗斯福-他仆人的英雄Theodore Roosevelt: Hero to his valet)。在书中,他写到这样一个细节:他妻子听人说鹑鸟(Quail)很漂亮,可是从来沒有见过鹑鸟。有一次她到总统的房间工作,就向总统询问有关鹑鸟的事情。总统当时就停下手头的工作,不厌其烦地向她讲述鹑鸟的故事。奧默森的妻子也沒有把这件事情当成什么大事,也就是随便问问而已,总统的态度让她十分感动,她沒有想到位高权重,日理万机的总统,竟然这样重视自己的一个小小问题。不久的一天下午,奧默森房间的电话响了,是罗斯福总统打来的。总统告诉奧默森,他刚刚从奧默森的窗口经过,看到正好有一只鹑鸟落在他们的窗台上。他让奧默森转告妻子,赶快来看那只鹑鸟。奧默森感动万分地喊自己的妻子,他们热淚盈眶地看到了那只美丽的鹑鸟!
  曾经,在一位修道者的墓碑上,鐫刻着这样的一段话:

When I was young and free and my imagination had no limits, I dreamed of changing the world. As I grew older and wiser, I discovered the world would not change, so I shortened my sights somewhat and decided to change only my country.
But, it too, seemed immovable.
As I grew into my twilight years, in one last desperate attempt, I settled for changing only my family, those closest to me, but alas, they would have none of it.
And now as I lie on my deathbed, I suddenly realize: If I had only changed my self first, then by example I would have changed my family. From their inspiration and encouragement, I would then have been able to better my country and, who knows, I may have even changed the world.

(当我年轻的时候,我的想像力从沒有受到过限制,我梦想改变整个世界。当我成熟以后,我发现我不能改变这个世界。我将目光缩短了些,決定只改变我的国家。
当我进入暮年以后,我发现我不能改变我的国家。我的最后愿望仅仅是改变一下我的家庭。但是,这也不可能。
当我躺在床上行将入木时,我突然认识到:如果一开始我仅仅去改变我自己,然后做一个榜样,我可能改变我的家庭。在家人的帮助和鼓励下,我可能为国家做些事情。然后,谁知道呢,我甚至可能改变这个世界。)

这篇碑文也似乎与孔子的话语有異曲同工之妙。

  孔子与耶稣都強调善心与善行,在不显眼处,在细微之中的善心与善行。这是最真实的,也是最有影响力的。孔子的目标是为政,他认为这是另一种形式的为政。耶稣要人们认识救恩。人的信心会通过善心与善行表现出来。一个人尽管遵守献祭,祷告等外在宗教仪式,卻沒有发自內心的善行,就还是无法让人们看到他的信心,而鉴察一切的神会在最后的审判中定他的罪。(下期续)

翼展万里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7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