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爱—属灵的理智

徐祥媚

 

  近来读到一句使我颇为动容的话:“爱是唯一理智的行为。”这句话使我忆起蒙主拣选为基督徒以前的光景,並与今日对爱之体悟参照,思忖:受主恩滋润至今,爱人如己之心是否不断的滋长?我是否以爱为属灵的理智,而非误以世俗的理智为爱?
  我曾以抵御的态度对待爱。爱在我偏误的认知中是误人的工具,爱使人丧失戒备,沈溺其中而不思上进。既得利益者责己重以周,待人轻以约,以市场机制设定翻身的门槛,再以爱制约他人,使人陷道德囹圄中。为了不缩限自由放任的经济制度中的谋生手段,我所出身的环境讲究的不是爱,而是适应:适应峻厉的定规,适应轻慢的相待,适应尖刻的批判。在适应中我侷限了自身的视野,我要求自己看尽鄙陋,卻将爱人与被爱的能力忘卻了。
  当我意识了爱在我生命中的匮乏,我渴慕能受爱的膏泽。我见爱自崇高的怀操潺湲而来,以沾溉荒瘠之地为己任。爱不怜惜其本质的高洁,执意涤荡污浊,还给心灵本初的澄明。爱怜惜芸芸众生,情愿涓滴润泽心田。一道清浅沒入土中,爱的有形生命的即终止,它卻已在流逝前昇华。我还沒有预备一颗柔软的心爱人並接受爱以前,上帝差遣一位天使教导我—一位在爱里重生,成长,茁壮,开枝散叶,如今得以庇荫属灵新生的基督徒师长。她告诉我:“当今世上存有信,望,爱,其中最大的是爱。孩子,为什么妳的眼里尽是愤懑呢?”虽是悬问句型,语气里卻沒有责难,在她闪烁着基督徒之光辉的星眸里充溢着溫柔。霎时间,我醒悟:接纳爱並表达爱,较渴慕爱卻排拒爱更为理智。
  欲以最崇高的规准定夺人时,沒有人能凭借毅力适应,唯有爱得以包容一切过犯。爱不是钟溺,而是护持被爱者行在正道上,在人欲偏行己路时使他回转归向美善。在浊世中因着爱的流泽,我们得以坚定的信念作为盼望的基底,以对美善的殷望落实爱人如己的训诲—这是长期浸润上主大爱而得的体悟;決志受洗之时,我並未经历性格的转瞬性变化,而是在上主的雕琢磨砺之后才体认敬神爱人为人的本分与上帝造人的真义。
  初信即蒙恩典,我卻因感知疲乏愚钝而不能发觉。我受洗於高中入学考前一个月,时值属灵光景最为晦暗阴翳的隧道。我颇惶惑:前端是否有自天下泼洒而下的生命真光?作为基督徒,在理性认知上着实相信上主必明亮前途的漫漫夜路,但我卻无法感知上主的陪伴,因为疑惧的情绪淤塞了我的感官。我开始自我质疑,试探上主:我偏谬的行为与思想让上主的救恩蒙尘,我岂仍配得祂的爱?何等不理智的爱心,毫无拣择,氾滥施予!曾教导我以“信,望,爱”的基督徒老师对我轻声说重话:“上主爱妳,爱任何境況中的妳。无论妳的思想陷溺到千丈之深的渊谷,或是妳的心智崩裂似片鳞碎甲,上主仍旧爱妳。妳何以不让上主进驻心中来爱你?是因着这世上堕落的‘理性’吗?”


德兰修女
  而今我理解:属乎计算的理智与属乎爱的理智是不同层次的。德兰修女(Mother Teresa, 1910-1997)曾说:“爱直到成伤。”便是因为在以爱为首位的价值观中,视人的心灵受呵护为无可取代的崇高善果,故基督徒宜尽心,尽性,尽力,尽意敬神爱人。德兰修女确实对爱有理性的认识,由其所言可见:“若我有一天成为圣人,我定会是‘黑暗’的圣人:我将长时间不在天堂,而在地上,为活在黑暗中的人亮起他们的光。”她终其一生爱人,並以实际行动为人服务,卻少有人回馈她以爱—她在全然付出以先已有此觉悟。然而,维系於互惠机制的爱,出於世俗的价值观,仅符合众人的逻辑;诞生於舍己情操的爱,出於神圣的情怀,实践上主要求我们“爱人如己”的训诲—上主的劝勉具永恆之高度,世俗的损益估算不过仅存於短暂此生,孰更为理智,昭然可见。
  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以自我为中心,丧失细察上主赐予的爱之能力;如今我们蒙神的恩典,因基督耶稣的救赎,就白白地称义,白白地在爱里重生。神设立耶稣做挽回祭,是凭着耶稣的血—那用爱染成玫瑰色的血。世上承受因着人类滥用理性而造成的苦难,但也有抚平受遮腾之心的大爱。
  举目向上望,哪怕爱至成伤,我们给予的爱永远无法与主的爱相称,既如此,涓滴爱心亦不肯付者才是最为不理智的!职此,神圣的主啊,求袮使我:不求他人安慰,只求安慰他人;不求他人谅解,只求谅解他人;不求他人爱护,只求爱护他人。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