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论语析读(三六)

“多闻阙疑”与“重大和测不透的事,我也不敢行。”

石衡潭

 

子张学干祿。子曰:“多闻阙疑,慎言其余,则寡尤。多见阙殆,慎行其余,则寡悔。言寡尤,行寡悔,祿在其中矣。”(为政2.18)

注释

  子张:颛孙师,字子张,孔子弟子,小孔子四十八岁。
  干祿:郑玄:“干,求也。祿,祿位也。”
  阙疑:存疑,对有疑问的东西暂且搁置不论。
  尤:过也,即错误。殆:危也。

呂氏曰:“疑者,所未信。殆者,所未安。”程子曰:“尤,罪自外至者也。悔,理自內出者也。”(朱熹.论语集注

愚谓多闻见者学之博,阙疑殆者择之精,慎言行者守之约。

对读

(大卫上行之诗。)耶和华阿,我的心不狂傲,我的眼不高大;重大和测不透的事,我也不敢行。我的心平稳安靜,好像断过奶的孩子在他母亲的怀中;我的心在我里面真像断过奶的孩子。以色列阿,你当仰望耶和华,从今时直到永远。(诗篇131)
到了第六个月,天使加百列奉神的差遣,往加利利的一座城去,这城名叫拿撒勒;到一个童女那里,是已经许配大卫家的一个人,名叫约瑟,童女的名字叫马利亚。天使进去,对她说:“蒙大恩的女子,我问你安,主和你同在了!”马利亚因这话就很惊慌,又反复思想这样问安是什么意思。天使对她说:“马利亚,不要怕,你在神面前已经蒙恩了。你要怀孕生子,可以给他起名叫耶稣。他要为大,称为至高者的儿子;主神要把他祖大卫的位给他;他要作雅各家的王,直到永远;他的国也沒有穷尽。”马利亚对天使说:“我沒有出嫁,怎么有这事呢?”天使回答说:“圣灵要临到你身上,至高者的能力要荫庇你;因此所要生的圣者,必称为神的儿子。況且你的亲戚以利沙伯,在年老的时候,也怀了男胎;就是那素来称为不生育的,现在有孕六个月了。因为出於神的话,沒有一句不带能力的。”马利亚说:“我是主的使女,情愿照你的话成就在我身上!”天使就离开她去了。(路加福音1:26-38)
马利亚卻把这一切的事存在心里,反复思想。(路加福音2:19)

解析

  子张问了一个很实际的致仕的问题,孔子的回答则十分宽阔。不是提供技术性答案,如今天厚黑学或潛规则,而是讲为人处世的一般性行为。人要博文多见,世事通达,不要在疑点重重令人不安的事情上多费时间,就是自己所知道的那一点点,也要谨慎地去讲,去做。这是致仕的必要准备。能夠做到这几点,就会有致仕的机会。当然,这段话对於不求致仕的人也是通用的。
  关於谨慎言语,圣经中有很多教导。

“多言多语难免有过,禁止嘴唇是有智慧。”(箴言10:19)
“藐视邻舍的,毫无智慧;明哲人卻靜默不言。”(箴言11:12)
“谨守口的,得保生命;大张嘴的,必致败亡。”(箴言13:3)

利玛窦说:

“夫口也,又心之藩篱焉,故经曰:守言即守心也。园无藩篱,外患即侵而毀之;心无口之禁,不止受外人之累,自亦逃而失己矣。舌毋先心,可也。吾未尝不言而悔,只多有言之悔耳。”(畸人十篇.第五节)

  大卫是身经百战且战无不胜的君王,但他的行为也非常谨慎。他在神面前谦卑地承认:“我的心不狂傲,我的眼不高大;重大和测不透的事,我也不敢行。”他知道人的智慧是有限的,人的经历也不能保证未来,只能凡事仰望与倚靠神,安靜等候神。世界上有些东西属奧秘,我们的头脑是想不清楚的;有些事情重大莫测,也是非人力所能成就的。大卫只要知道他可以知道的事,就已经感到满足了。对於那些我们永远无法理解的事,为什么一定要耗时费力苦苦探索呢?“隐祕的事,是属耶和华我们神的,惟有明显的事,是永远属我们和我们子孙的,好叫我们遵行这律法上的一切话。”(申命记29:29)我们人的失败,常常是太相信自己,太自以为是,太想搞定一切。
  马利亚也是非常顺服神,非常愿意思想与等候。对於天使的话语,她並不是十分清楚其具体的意思,她只有默默地把所经历,所看到的一切存记在心里,随着事情的进一步展开,她逐渐明白了神的旨意。
  孔子也敬天畏天,但在日常生活中,他还是多讲人的方法与智慧。当然,他也很谦逊,沒有把话说绝对,只是提供了一种可能性,更多的则存而不论。圣经则更多讲人对神的顺服与信靠。不管是贵为君王,还是贱如贫民,他们都在神面前屈膝,都不敢自断其事,自行其道。他们知道:神能使高贵者降卑,也能让卑贱者升高。如此心态正是他们得胜的秘诀。(下期续)

翼展万里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7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