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序听迷诗所经》—耶稣降生

田立柱

 

序听迷诗所经中有关耶稣降生的记载是这样的:

天尊当使涼风,向一童女,名为末豔,涼风即入末豔腹內,依天尊教,当即末豔怀身,为以天尊使涼风,伺童女边,无男夫怀任。令一切众生,见无男怀任,使世间人等见即道,天尊有威力,即遣众生,信心清淨,回向善缘。末豔怀,后产一男,名为移鼠。

  读这古老的景教文献,颇有几分異样的感受,既朦胧又有几分的亲切,她似画卷一般的慢慢展开,或许因为敦煌所藏的缘故,那画卷便充满了敦煌壁画的风韻,那么的端庄的厚重,在褐红色调之中,佈满了某些神秘空间,令你向往和仔细品味的感动,这些画卷与西亚的画风有些接近,不知是否那时代的精神所产生的文化普及,也让我们感受到文化的浸润和影响所在,自然我知道这是我內心的異象所致,而不是实在的真跡存在,究其原因应该是这节景教的记录,颇具画面感的缘故。

  回到这记载之中,除了从中体会那时代的景教徒们译经的辛苦之外,还在这苦心当中,知晓些许的文化意味,从所使用的语词之间,我们会发现这中间的道家背景更为突显。以“天尊”为例,它虽然也出现在佛教书目当中,但卻实实在在属道家的库存。並且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道家的“天尊”所隐含的意义,甚至和初期基督教信仰的上帝,颇具仿佛,他也是超越一切的神灵,並且也会有不同身分现身於人,所以用“天尊”来对应上帝天父,在那个时代的文化背景确实是恰当的,也颇有传神的味道。在此节的记载中,甚至因为他的出现的方式,也具有了“位格”类似的意涵。因为他具有“使”和“令”的大能大力。

  其二“涼风”对应“圣灵”,以今天的眼光看,大家自然会想到“圣灵如风”的意思,英文的圣灵也确实具有“风”的含义,专家有话说这属景教教义的一般性用语,但是对於道家说来,“涼风”还具有“清涼之风”的含义,可能还兼具道家所崇尚的“宁靜之气”,它是“正气”的“換而言之”。所以或者可以认为也是道家所喜欢的意境之处,道家修道喜欢的“松下涼风”处,即其一例。而特別点睛之处,在於“使世间人等见即道”一语,更有些带我们到了“道成肉身”的境界,即点明了耶稣就是道的实现,也使得我们体会到道就在“世间”的人们之中,有点巧妙的将耶稣基督的降生,提到“道”的层面上来,岂不绝妙。译经既有其苦心处,也有其妙哉处。

  末豔就是马利亚,这源於敘利亚文的缘故,伊斯兰教的可兰经中,称马利亚为“末而豔”也大概同样原因,一般专家认为这属“音译”使然。末豔的童女身分,今天依然沒有变化,有些学者对此持“不以为然”的态度,或许可以部分的理解,但是卻绝不好认同,因为这是我们信仰的教义所系,不可动搖丝毫。同样道理将耶稣译为“移鼠”也应该是这缘故,虽然有人以为这样的译法有点“不恭”,但是恐怕不能以今天的语境来“犯忌”於古人吧,还是音译的缘由说法,最为合情理,自然不好借此“望文生义”的将其延伸到“不着边际”的空间。将一男称为移鼠,而不言是其他,那大约是整体行文所致。因为这篇经书是综合性的概述之作。


救主降生
Adoration of the Shepherds, 1622
by Gerard van Honthorst, 1592-1656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7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