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圣经论语对读(三五)

“知之为知之”与“按他所当知道的,他仍是不知道。”

石衡潭

 

子曰:“由!诲女知之乎!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为政2.17)

注释

  由:仲由,字子路,孔子学生,卞人,小孔子九岁。
  女:同“汝”。

“子路好勇,盖有強其所不知以为知者,故夫子告之曰:我教女以知之之道乎!但所知者则以为知,所不知者则以为不知。如此则虽或不能尽知,而无自欺之蔽,亦不害其为知矣。況由此而求之,又有可知之理乎?”(朱熹.论语集注
“或闻而知之,或见而知之,闻见未为得也,知之而后有得也。道犹嘉肴也,食焉则知其味,得之闻见者皆未食也。”(郑汝谐.论语意原
“天下之物理无尽,生有涯而知无涯。人之所知不及其所不知,故尧,舜之智不能徧物,但当择要而知之,是即为有知之人。惟学而后知不足。若常人为学,多強不知以为知,自通人观之,适见其无知而已。”(康有为.论语注
子路盛服而见孔子,孔子曰:“由!是裾裾何也?昔者江出於岷山,其始出也,其源可以滥觞。及其至江之津也,不放舟,不避风,则不可涉也。非维下流水多邪?今女衣服既盛,颜色充盈,天下且孰肯谏女矣。”子路趋而出,改服而入,盖犹若也。孔子曰:“由!志之!吾语汝。奋於言者华,奋於行者伐,色知而有能者,小人也。故君子知之曰知之,不知曰不知,言之要也。能之曰能之,不能曰不能,行之至也。言要则知,行至则仁。既知且仁,夫恶有不足矣哉。”(荀子.子道篇)

对读

“论到祭偶像之物,我们晓得我们都有知识。但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惟有爱心能造就人。若有人以为自己知道什么,按他所当知道的,他仍是不知道。若有人爱神,这人乃是神所知道的。”(哥林多前书8:1-3)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於那恶者。”(马太福音5:37)

解析

  孔子这段话是对子路说的,荀子中更有较详细的补充。子路性格直率,喜欢露才扬己,故孔子对他多有批评。这次是谈到知识方面。孔子強调的是诚实,知道什么就表达什么,不必为了面子的缘故而不懂装懂。这样,才会得到老师更多的教诲,获得更多的知识。当然,孔子也以此自警。他对於知道的,就尽力传授,而对於所不知道的或所知不多的,就比较谨慎或者保持沉默。

子贡曰:“夫子之文章,可得而闻也;夫子之言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也。”(公冶长5.13)

这是一种诚实的态度。
  圣经中所说的知识,主要是指认识神的知识,对神的认识。这不单纯是一种理性的认识,而更是一种与神的亲近。就如同大卫所说:

“…寻求耶和华的人,心中应当欢喜。要寻求耶和华与祂的能力,时常寻求祂的面。”(诗篇105:3-4)

一个人光知道一些关於神的知识,或者了解一些圣经中的训诲教导,而不能亲身感受与神的同在,与神做亲密的交流,那是远远不夠的。孔子认为:一个诚实地面对自己,这就是知识与智慧;而圣经告诉人:

“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认识至圣者,便是聪明。”(箴言9:10)

认识神就是去亲近神,爱神,以神为乐,认识神就像人被神认识那样。
  哥林多前书8:1-3讲的是如何对待祭过偶像的食物。有些人自认为有这方面的知识,知道如何对待,心中也毫无偶像,所以可能就毫无顾及地去吃;而另外有些人则可能还被偶像缠绕,吃这些食物会使他们想起偶像,心中产生歉疚和其他感情。这样,前一种人就需要照顾后一种人的感受,需要谨慎一点,免得把他们绊倒。有些事在我们看来並不是试探,对有些人卻是強烈的试探。因此,在我们做任何事的时候,我们必须不只想到这会怎样影响我们自己,也要想到怎样影响其他人。
  这就与爱心相关。单单凭知识,不能对事物加以判断;一切事物都当凭着爱心来判断。知识往往藏有某些危险。知识常有一种趋势令人傲慢,觉得高人一等,並毫无同情地轻视不像他这样有知识的人。这样的知识並不是真的知识。感觉自己有高人一等的知识是一件危险的事。我们的行为不应当根据自以为高人一等的知识,乃是应当根据同情和体谅他人的爱心。为了他人的缘故,我们宁愿不做,不说那些在某些情況下认为正当的事。
  这引入了那最高的真理。沒有人有权享受一种玩乐或要求一种自由,有可能使另一人毀灭的。他自己或许有坚強的意志,不使这种玩乐越出范围;他的行动对於他自己或许是安全的;不过他不只要想到自己,也要想到此他软弱的弟兄。一种玩乐有可能使其他的人灭亡的不是一种玩乐,乃是一种罪。
  还有,人对神的认识总是有限的,有时候自己以为认识了,可遇到一些情況时,就会显露出还是不认识。连使徒彼得也犯过这样的错误,他知道耶稣是永生神的儿子,也夸下海口:“众人虽然为你的缘故跌倒,我卻永不跌倒。”(参阅马太福音26:33)可他在当天鸡叫之先,三次不认耶稣基督。这也是“按他所当知道的,他仍是不知道。”彼得尚且如此,比起彼得来,我们又算什么呢?我们对自己,对神所知道的,岂不是更少更可怜吗?人只有在神面前,谦卑下来,並不断地寻求祂的面,这样,他才会更认识神,神也乐意将自己启示给他,並将他接纳於自身。奧古斯丁说:

“当我们到你那里时,那些我们所说卻未获得的很多事都将止息,虽然你仍是独一的上帝,但卻是充满万有者,我们会齐声来讚美你,甚至连我们自己也在你里面合而为一了。”(註)

(下期续)

註:转引自罗伯特.刘易斯.威尔肯早期基督教思想的精神—寻求上帝的面,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1,第93-94页。

翼展万里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7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