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论语析读(三四)

“攻乎異端”与“不从恶人的计谋”

石衡潭

 

子曰:“攻乎異端,斯害也己。”(为政2.16)

注释

  攻:攻读,专心研究。
  端:

说文云:‘耑,物初生之题也。端,直也。’二字义別,今经传多假‘端’为‘端’。礼记.礼器注:‘端,本也。’孟子.公孙丑注:‘端者,首也。’”(正义)
“攻,治也。古人谓学为治,故书史载人专经学问者,皆云治其书,治其经也。異端,谓杂书也。言人若不学六籍正典,而杂学於诸子百家,此则为害之深。”(皇侃.论语集解义疏
“攻,治也。善道有统,故殊途而同归。異端,不同归者也。”(何晏.集解

  还有另外一种解释。

“攻,如‘攻人之恶之攻’;己,如‘末之也己之己’;已,止也。谓攻其異端,使吾道明,则異端之害人者自止。如孟子距杨墨,则欲杨墨之害止;韩子辟佛老,则欲佛老之害止者也。”(孙奕.示儿编

我们选择第一种解释。

“或曰:異端者,非六艺之科,圣人之道,而別为一端,犹外道也。汉范升以左氏为反異,引此说。从其道将为大害,若秦以从韩非之老学而亡,晉以清谈老,庄而覆邦,梁武帝以好佛而飢死是也。若学者而从異端外道,若陈相之从许行,迷罔失归,害滋大矣。”(康有为.论语注

对读

“不从恶人的计谋,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亵慢人的座位,惟喜爱耶和华的律法,昼夜思想,这人便为有福。他要像一棵树栽在溪水旁,按时候结果子,叶子也不枯干;凡他所作的,尽都顺利。恶人並不是这样,乃像糠秕被风吹散。因此当审判的时候,恶人必站立不住;罪人在义人的会中,也是如此。因为耶和华知道义人的道路;恶人的道路,卻必灭亡。”(诗篇1:1-6)

解析

  把思想精力用在研究異端上面,是有害的。首先是浪费时间,人生有限,要抓紧时间做有益的事情。其次,会让自己和他人误入歧途。異端也有其迷惑力,人涉入过深,会难以自拔。一用个人不要过高地估计自己的信心与能力。
  诗篇第一篇首先用“不从”,“不站”,“不坐”三个词来对人加以警示。这是三个动作,由浅入深,自外而里。恶人往往有系列的谋划,连环的圈套。最初只是开一个小口,让人毫不觉察,但人一旦进入,就常常回不了头。从了恶人的计谋,就会站错;站错的时间久了,就会坐下来,及至乐而忘返。所以,最初的选择很重要。一棵树选择栽在溪水旁,随后的开花结果,叶子青翠,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了。人当然更是这样,一定要选择好正确的位置,方向与目标,然后坚定不移持之以恆地走下去,就会凡事顺利,且终有好的果效。如果起点错了,再想绕回来,就不太容易了。不从恶人的计谋,就是不上当受骗;不站他们的道路,就是不採取他们的原则;不坐他们的座位,就是不与他们为伍。中国俗语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女怕嫁错郎,男怕入错行”,也是同样的意思。当然,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在信仰道路上误入歧途。那会让人执迷不悟,甚至最后走火入魔,死无葬身之地。

“谁敬畏耶和华,耶和华必指示他当选择的道路。”(诗篇25:12)

人的选择是重要的,但正如美国著名解经家马唐纳(William MacDonald, 1917-2007)所说:

“然而,我们也不能常过分強调,一个人的结局並不是由他的生活方式来決定。结局的決定性因素是人是否已经靠着在耶稣基督里的信心而重生。义人是已经承认自己的罪,並且接受主耶稣基督作他个人的救主。他公义的生活,是他在基督里得新生命的结果。恶人是拒绝承认自己的需要和向主耶稣屈膝的人。他宁愿留在自己的罪中,也不接受救主,因此他必灭亡。”

(下期续)

翼展万里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6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