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 ✐2016-09-15

狭心是恶症

于中旻

 

  狭心症是严重的心病,一般的起因,除遗传之外,大多是由於“肥己”,胆固醇滞积,形成心脏主要血管狭窄阻塞,血液难以正常输送於脑部,造成梗绝猝死。我们要说的,是灵性的狭心症,结症的原因与情形,不无相似,不过情形则更严重。扫罗是其一例。
  扫罗出身以色列的便雅悯族,而且受膏作以色列王;但他似乎只是便雅悯人,不是“以色列人”,更糟的是,他忘记了自己是以色列王!作王作到这番情形,怎能不说可悲!圣经记载他怎搞的:

“扫罗…作以色列王二年的时候,就从以色列中,拣选了三千人;二千跟随扫罗在密抹和伯特利山,一千跟随约拿单在便雅悯的基比亚…”(撒母耳记上13:1,2)

  新王精兵简政,王国的常备军只有三千。扫罗列的防线,是面向地中海岸的非利士人,自己率领的主力佔据高地形势;卻把三分之一的嫡系部队,配置在小便雅悯支派,守护本乡基比亚。谁也看不出基比亚有什么特別的战略价值,不过是“天子故乡”;但此人的原则是先家后国,先人后神。
  扫罗作王不久,就犯了错误。
  首先,他看重群众,过於神的规范。撒母耳交代了国事后,与他约定,在某日到吉甲献祭出师;但扫罗等到那天,时候还未晚,不见撒母耳来向他报到,“扫罗就献上燔祭。刚献完燔祭,撒母耳就到了…撒母耳说:‘你作的是什么事呢?’”(8-14节)扫罗以为献祭只是政治的延长,其功能在於羁縻民心,沒有什么大不了的;何況外邦的君王,也常是兼为祭司,所以不妨便宜行事。但在神眼中卻不是那回事。

自我中心

  本来谦卑的人,到作了王,作了得胜的王,声威高涨了,就不甘別人比他更好,甚至要代替神的位分。
  战爭的胜败,不在於人,在於耶和华。战爭胜利了。扫罗当仁不让,以为是最高领袖英明睿智,领导有方,应该趁机搞起个人崇拜,以便统治。扫罗还沒进步到以自己的名称什么城,只是“到了迦密,在那里立了记念碑。”扫罗又违背神的命令,保留了亚玛力王亚甲,为的是夸扬功绩,献俘凯旋。(撒母耳记上15:12-26)及至撒母耳宣告了神的责罚,扫罗的回答显示他的性格:“我有罪了!我因惧怕百姓,听从他们的话,就违背了耶和华的命令和你的言语。现在求你赦免我的罪,同我回去,我好敬拜耶和华。”(24-25节)这是什么话!这样的认罪,先说出借口,再把认罪当作政治手段,好达到维持面子的目的。自我至上,面子第一!
  到以拉谷战役,面对伟人歌利亚的挑战,指名骂阵,扫罗畏怯不出。大卫为以色列神的荣耀,杀死了歌利亚,真是举国腾欢;只有以色列的王扫罗除外。

大卫打死了那非利士人,同众人回来的时候,妇女们从以色列各城里出来,欢欢喜喜,打鼓击磬,歌唱跳舞,迎接扫罗王。众妇女舞蹈唱和,说:“扫罗杀死千千,大卫杀死万万!”扫罗甚发怒,不喜悅这话,就说:“将万万归大卫,千千归我,只剩下王位沒有给他了!”从这日起,扫罗就怒视大卫。(撒母耳记上18:6-9)


众妇女舞蹈唱和,说:“扫罗杀死千千,大卫杀死万万!”
David's Triumphant Return, 1671
by Jan Havicksz. Steen, c.1626–1679

  人民可说是“迎接扫罗王”啊!並沒有弄错庆典的主角是谁。但王为了一句话不满,多么小气!竟然想控制宣传,控制民意,完全是自我中心作祟的表现。

父终子承

  可不曾想到,王心目中预定的继承人约拿单,卻与大卫结契,不是政治朋友,而是真正的朋友,处处为他说公道话,其实那正是为国为民,不计自己私利的伟大品格表现。扫罗又恼了。

扫罗向约拿单发怒,对他说:“你这顽梗背逆之妇人所生的,我岂不知道你喜悅耶西的儿子,自取羞辱,以致你母亲露体蒙羞吗?耶西的儿子若在世间活着,你和你的国位必站立不住。现在你要打发人去,将他捉拿交给我!他是该死的!”约拿单对他父亲说:“他为什么该死呢?他作了什么呢?”(撒母耳记上20:30-32)

  约拿单卻不为王朝的传承打算,真诚拥护大卫作王,自己宁愿位居第二,作辅弼大卫的宰相(撒母耳记上23:16-18)。人用不着一定需要凡事损己利人,肯把自己放在次要考量,就已经很好了。虽然这份好意,並得不到作父亲的扫罗谅解。

唯己为亲

  看扫罗的为政之道,很是简单。统治全国,本族较近。本族之中,本家较近。一家之中,自己最近。虽然大卫那时已经作了王的女婿,外人搞不清是什么问题;但大卫非仅不在其心中的中心,还是其集中仇恨的目标。

[扫罗]…对左右侍立的臣仆说:“便雅悯人哪,你们要听我的话!耶西的儿子能将田地和葡萄园赐给你们各人吗?能立你们各人作千夫长,百夫长吗?你们竟都结党害我!我的儿子与耶西的儿子结盟的时候,无人告诉我;我的儿子挑唆我的臣子谋害我,就如今日的光景,也无人告诉我,为我忧虑。”(撒母耳记上22:7,8)

扫罗的原则是,人人该“为我”!
  扫罗以为每个人都想害他,完全不顾证据是相反的,不仅本族沒有谁背叛他,连大卫都顾惜他的性命。不过,扫罗自供他的人事政策十分不健全:这哪是正常的人事制度,根本是分赃!王只把好处给本家本族,使他们升官发财,实际上无異於贿买私人,供自己役使,以达成违法悖理的目的。据扫罗自承,期望拿他好处的人,要採取窃听,盯梢,窥探,打小报告。由於君王公开鼓励告密蒐集情报,像以东人多益那种类的小人,不仅提供消息,还添油加醋以邀功(9,10节)。结果株连无辜,殃及祭司全家族遭害(18,19节)。可见不爱看得见的弟兄,说爱看不见的神,纯粹是假话。

众叛亲离

  被迫害狂的心理,使得扫罗容易信谗,觉得沒有人可以信靠,对谁都不放心,採取报复加残害,致人人自危,惶惶不可终日,圈子就越画越小,连他的“嫡系”也在搞內斗,互相监视检举,日子真不好过。虽然扫罗御卫队必选便雅悯人,但其中难免杂有“可疑分子”,得严加注意。首先,挪伯的祭司家族被彻底整肃了,但那城里的便雅悯居民成分不好,对邻舍知情不报,行动可疑,不能相信;接着,亚拿突遭殃,因为隔基比亚稍微远些,自然算不得是他的“邻舍”,应该只相信基比亚人;在基比亚人中,王子约拿单不屑竞爭结党,洁身自好,那就数扫罗的堂兄弟押尼珥,成为家族核心,选用为元帅。这样,无異於为渊驱鱼,其余都被划为外人,大家宁愿放棄安全,以至不要王家亲族的特权,去投靠仁厚公义受神所膏的大卫,觉得到底还是盼望所系。扫罗作人到此地步,成了不折不扣的独夫,空有王冠,有什么意思!

“大卫因怕基士的儿子扫罗,躲在洗革拉的时候,有勇士到他[大卫]那里,帮助他打仗。他们善於拉弓,能用左右两手甩石射箭,都是便雅悯人扫罗的族弟兄:为首的是亚希以谢,其次是约阿施,都是基比亚人示玛的儿子…並亚拿突人耶戶…”(历代志上12:1-3)

  反观大卫得道多助,用人不疑。他接纳所有投靠的人,连明知是扫罗亲族,仅凭他们口宣效忠,就信而不疑(历代志上12:16-18),岂不太天真了些,在人心险诈的世界,怎混得下去?外邦的迦特人以太,新来归顺(撒母耳记下15:18-22,18:2),就得大卫破格擢用,让他率领反攻押沙龙的三军之一,更是不容易。
  诚然,大卫是“合神心意”的王,为神所拣选膏立,遵行祂的旨意;但我们也可以看出,正如其当代的人所看见的,这才是众望所归,可以拥戴,值得跟随的领袖。羊认得好牧人,绝不是意外。这成功或失败的道路,至今仍然清晰可辨,在国政,在天国,都是如此。

(同载於圣经网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间”)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两柜与救恩 ✍于中旻

谈天说地

再作婴孩 ✍于中旻

点点心灵

特殊的圣诞节 ✍张在孜

艺文走廊

疫境散记 ✍凌风

谈天说地

回顾与前瞻,喜乐迎新年 ✍林向阳

寰宇古今

生物知趣:无花果奇蹟 ✍苏美灵

点点心灵

苏堤秋韻 ✍湮瀅

点点心灵

上帝的国与时空 ✍湮瀅

云彩生活

简易食谱:鸡炒年糕 ✍民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