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 ✐2016-06-01

转变的危机

于中旻

 

  旅行的人该注意,途中面临交叉点的时候,必须谨慎选择,才可以达到所希望的目的。
  以色列人蒙救赎出了埃及,在旷野的路上四十年,虽然满了悖逆的可恥纪录,大致上还有云柱火柱的引导,摩西的率领,直到约书亚继任统帅,带他们进入迦南应许之地。在松弛的邦联下,士师政制持续了约有动盪的“四百五十年,直到先知撒母耳的时候。”(使徒行传13:20)

“危机”未必是“转机”

  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有任何的借口,都可能形成政治危机。
  撒母耳年老了。彷彿人民看到了季节转換的时间成熟,要求结束行之有年的士师政制,建立王国。他们的理由:一.撒母耳的二位不肖子不成器,不行其父之道;二.要像列国立王(撒母耳记上8:5)。只要平心想一想就知道,效法列国立王,並不就能保证行主之道,而且不行的机会更多些。
  撒母耳承认事实,並沒有搬出歪理为自己的公子们辩护;这位善於祷告的先知,只是先向耶和华禀告,照着民意转述一番(6,21节)。叫我们希奇的是,耶和华並沒有责备撒母耳教子不严,沒有作得到齐家治国之道:虽然那二子“贪图财利,收受贿赂,屈枉正直”的窳政(3节),是不合宜的事,但告诉他们问题的中心,是在於其厌棄耶和华。这是说,群众的请愿,抗议,真正的原因,是他们以为自己已经长成,要摆脫神的限制。
  撒母耳是神特选的仆人,一向颇得民心,“是众人所尊重的,凡他所说的全都应验。”(撒母耳记上9:6)只是不顺他们心意的时候,情形不同了。百姓对先知的话听不进去了,不肯听话了,他们说:“不然,我们定要一个王治理我们,使我们像列国一样…为我们爭战!”(撒母耳记上8:19,20)群众故意忘记,当时撒母耳作领袖的情形,是“以便以谢”的时候,制伏了非利士人,有相当长的太平时间(7:8-16),並不是国难时期,他们竟然要王率领爭战!
  “像列国一样”,根本就不是神呼召祂子民的原意。神召祂的子民从埃及出来,也不要他们效法迦南地原住民的样式,就是要他们专作属自己的子民。使徒保罗对哥林多教会的失望,不是因为他们的恩赐不夠多,事奉不夠热心,而是因为他们“照着世人的样子行”(哥林多前书3:3),与世人沒有分別,是属乎肉体的病征。奉献归主的属灵人,必须“心意更新而变化,叫你们察验何为神的善良,纯全,可喜悅的旨意”(罗马书12:1,2)。人要确知归属,定准目标,才可能达到神的标准。

“人民的声音”,未必是“神的声音”,多半是反对神的声音。

  中世纪欧洲著名学者宗教家亚尔琴(Alcuin, c.735-804),致信给尊崇他查理曼王(Charlemagne),反对盲从群众意见:“不要听从‘群众声音是神声音’的话,因群众常近於疯狂。”(Nec audiendi quisolent,Vox populi, vox Dei, quum tumultuositas vulgi simper insaniae proxima sit.
  可怜,有华人学者,断章取义,搬来当作“名言”奉行!
  以色列群众说话了。明显的,提出了不要神的意见,要自己当家作主。他们的理由不能成立。问题在於人,更換政制事情解決不了。这番话终於暴露了他们真正的意愿:“我们定要一个王治理我们,使我们像列国一样:有王治理我们,统领我们,为我们爭战。”(19,20节)鑑察人心的神,说出了问题的中心:“他们不是厌棄你,乃是厌棄我,不要我作他们的王!”这是人悠久的传统文化:“自从我领他们出埃及到如今,他们常常离棄我,事奉別神。现在他们向你所行的,是照他们素来所行的。故此你要依从他们的话;只是要警戒他们,告诉他们,将来那王怎样管辖他们。”(7-9节)

厌棄神作王

  神说祂自己被人“厌棄”,是多么痛心的事!“我们定要”,他们执意要自己的決定得赢,真个沒有理性,如同浪子厌棄父亲,淫妇厌棄丈夫。顽梗背逆的百姓,不敬畏神,也不尊重人;甚至失去是非之心,泯沒利害之辨。背棄耶和华,心中还有什么智慧呢?必然是苦事。
  撒母耳遵从神的命令,给他们描述一幅不乐观的景象:“管辖你们的王必这样行:他必…为他…为他…”(10-18)他要你家的人,你的财产,你的牲畜,你的出产和收入;简单说,人民所有的,都是他的,都归他,都为他!群众的梦是王会“为我们”;但有多少王会那样?会想那样?先知告诉他们王的真面目,正是地上君王的真面目,连不用“王”名义的王也是如此:唯我主义!
  以色列有名的王所罗门,在位之初,想到人民,在基遍的夜间梦中,求主“赐我智慧,可以判断你的民,能辨別是非”(列王纪上3:7-14)。他知道百姓是主的民,愿意为人民服务,不为自己,就蒙神喜悅赐恩。后来,就不一样了,前是今非,为“使我肉体舒畅…为自己…为自己…胜过以前在耶路撒冷众人所有的”(传道书2:3-11)。他的基遍梦沒有了,成了唯我主义者,也成了虛空。智慧人不用说谎话。


所罗门的梦
The Dream of Solomon, 1693
by Luca Giordano, 1634-1705

  近代一世之雄拿破崙,是把全欧洲践踏在腳下的霸主,晚年说出他心深处的话:“我一生真正为国家着想,不超过五分钟。”
  基督徒该好好省察:到底有多少时间,持定元首,为基督着想呢?

  这样看来,改变制度並不能解決问题,不能产生转机,只会改变成另一个新的危机。时间在进展,历史在演进,政治制度只围绕着君主专制,寡头政治,和群众政治(Monarchy, Oligarchy, Democracy)打圈子,每个阶段不变的以恶人政治(Kakistocracy)的危机结束,但无法逃避。因为败坏的人性,都是在“为自己”打算,不以神为元首。
  祝神的子民知所鑑戒,与列国不同,以神为王。

(同载於圣经网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间”)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从世纪船难谈见死不救 ✍林向阳

艺文走廊

扫罗王的独白 ✍凌风

谈天说地

相爱 ✍亚谷

谈天说地

两家斗爭 ✍于中旻

谈天说地

复活主的三现 ✍凌风

谈天说地

大同社会 ✍于中旻

乐趣飘送

蝴蝶夫人歌剧 ✍刘广华

乐趣飘送

孟德尔逊 Felix Mendelssohn ✍稽谭

艺文走廊

韦列论翻译 ✍亚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