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论语析读(二八)

“人焉叟哉?”与“人心比万物都诡诈”

石衡潭

 

子曰:“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叟哉?人焉叟哉?”(为政2.10)

注释

  以:

“以,用也,言视其所行用也。”(何晏.集解
“以,为也,为善者为君子,为恶者为小人。”(朱熹.论语集注

指行为本身。
  由:

“经也,言观其所经从也。”(何晏.集解
“从也,事虽为善,而意之所从来者有未善焉,则亦不得为君子矣。”(朱熹.论语集注

指行为的方法。
  察:此三句中,“视”,“观”,“察”意思由浅入深。视:

“视,瞻也。”(说文解字.见部)
“常视曰视,非常曰观。”(春秋穀梁传

则“观”比“视”更为详核。察:

“察,审也。”(尔雅.释诂)
“察,覆也。”(说文解字.宀部)
“视,直视也。观,广瞻也。察,沉吟用心忖度之也。即日所用易见,故云视。而从来经历处此即为难,故言观。情性所安最为深隐,故云察也。”(皇侃.论语集解义疏

  安:安於,乐於。

“所由虽善,而心之所乐不在於是,则亦伪耳。”(朱熹.论语集注

指行为的目标。
  廋:音sou3,掩盖,隐藏。

对读

“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谁能识透呢?我耶和华是鉴察人心,试验人肺腑的,要照各人所行的,和他作事的结果报应他。”(耶利米书17:9-10)
“神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並且被造的,沒有一样在祂面前不显然的。原来万物,在那与我们有关系的主眼前,都是赤露敞开的。”(希伯来书4:12-13)

解析

  孔子一生最重视的有三个方面:

“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不知礼,无以立也;不知言,无以知人也。”(尧曰20.3)

命指天命,即神的旨意与命令,这是作为君子的根本。礼指用来维系人间社会正常秩序的规范,其最终来源也是天(神)。孔子也強调要知人,即了解人。孔子这里讲观察了解人的方法。首先看他做的是些什么事情,再看他如何来做,最后看他的做事目标。这样,基本上可以把握一个人。当然,要认真做到这三步,是很不容易的。也许需要一个相当长的时间,而且不是绝对的。人对別人包括对自己的了解始终都是相对的,有限的。白居易写过一首名为“放言”的诗,是从历史人物感慨知人之难。

“赠君一法決狐疑,不用钻龟与祝蓍。
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材须待七年期。
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
向使当年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

  圣经中也讲要了解关心他人,“所以无论何事,你们愿意人怎样待你们,你们也要怎样待人;因为这就是律法和先知的道理”(马太福音7:12)。当然,圣经更多讲要如何敬拜遵从神。认识神是了解人的前提,真正认识了神,才会真正地了解人,因为人是神按着自己的形象与样式创造的,就像一个设计制造师最了解自己的作品一样。神无所不在,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我们的言行举止,乃至心思意念,在神面前都是敞开的,祂沒有不知道的。圣经也常常教导人们去面向自己,面对自己。因为人都是相通的,了解了自己,也就会了解他人。人最重要的是要认识到自己是罪人的本质,这罪是从人的內心发出的。先有罪的意念,然后才会有罪的行为。而人心是非常难识透的,甚至人都会为自己的罪找种种理由去辩护,掩饰,忽略,消解。圣经对认识人与人心不像孔子那么乐观,对人罪性的揭示一针见血,毫不留情:“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谁能识透呢?”人还要知道耶稣基督是唯一的救主与主人,祂用自己在十字架上的牺牲承受了我们作为罪人该受的刑罚,祂赦免了我们一切的罪,让我们与天父和好。认识到这一点,才会对別人有更深的了解,也有更多的怜悯与同情。不然,对他人的认识总是肤浅的,而且容易陷入五十步笑百步的自傲与自义状态之中。(下期续)

翼展万里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