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应许与坚毅

于中旻

 

  蒙神救赎出了埃及,飘流在旷野路上四十年之后,以色列人终於进入了迦南,就是神所应许给他们为业的土地。主要的征服已经完成了,还有剩下逐地清除各族残余的努力,迟迟沒有完成。不快,不夠,不彻底,都是出於缺乏信念的表现。约书亚眼看也老了。
  不过,有个老人出来说话了。犹大支派基尼洗族耶孚尼的儿子迦勒,硕果仅存的上一代人物。他与约书亚同一辈分,从埃及出来的人中,只剩下了他们老哥儿俩。
  迦勒和约书亚二人之间,有一份特殊的同志情谊。
  以色列人在加低斯巴尼亚,摩西打发十二支派各遣代表一人,同去侦察迦南地的情況。他们回来后,报告那地的丰美;只是判断不同:十人表达悲观,宣告前途无望,煽动人民反叛向后转;只有约书亚和迦勒,同摩西坚信神的应许(民数记14:6-9,28-30),鼓励群众前进,必能征服得地。耶和华发怒,用瘟疫击杀那一代不信的人,只有约书亚和迦勒和生在旷野路上的人,得存活进入迦南应许之地。


约书亚和迦勒
The Spies with the Grapes of the Promised Land, 1660-1664
by Nicolas Poussin, 1594–1665

  现在他们站在约但河西的地上,白发苍苍的迦勒,抚今追昔说:

“当日摩西起誓说:‘你腳所踏之地,定要归你和你的子孙,永远为业;因为你专心跟从耶和华我的神。’自从耶和华对摩西说这话的时候,耶和华照祂所应许的,使我存活这四十五年;其间以色列人在旷野行走。看哪!现今我八十五岁了,我还是強壮,像摩西打发我去的那天一样;无论是爭战,是出入,我的力量那时如何,现在还是如何。求你将耶和华那日应许的这山地给我。…”(约书亚记14:8-12)

  这番动人的豪语,不是夸当年勇,而是在暮年的余暉中,要贾其余勇,前进征服山地。迦勒本可以含饴弄孙,娛其晚年;或是甘於平淡,甚或松弛自己,滑一段顺利随心的下坡路。看他老骥伏枥,壮志不衰!別人托辞推诿寻求安逸,说什么敌人高大,城邑坚固,或铁车莫敌,山路崎岖,还有夏日酷暑,雨季泥泞…一百零一种借口,只要活着,日子真不好过!
  迦勒並不是自夸,他是引述摩西的话;神那位忠心的仆人,欣赏迦勒另有一个心志,“专心跟从耶和华我的神!”这是表明,迦勒信心的路线,同自己是一样的,摩西与迦勒认同,因为他们服事同一位神!迦勒信心的根基不在於摩西,在於摩西所事奉的神。从说那话的时候起,四十五年过去了,一代人过去了,但神沒有变老,记忆,力量,都不曾退化。神永远不改变。神的应许永远不会改变。迦勒的信仰也不改变,真值得我们效法。

专一的信心

  旷野路上的以色列人,有耶和华的会幕在他们当中,但他们信仰不坚,就在摩西上山领受诫命的时间,崇拜起金牛犊;沿途与外邦混杂行邪淫,搜集各类偶像(使徒行传7:39-43);到进入迦南地后,他们也不忘记收获新偶像。但迦勒另有一个心志,他绝不随波逐流,卻专心跟从耶和华,像不愿享暂时快乐的摩西一样,甘心选择受苦,走神命定的道路,真是难能可贵!

持恆的信心

  信心的窄路崎岖不易,这位老前辈,遇到多少艰难橫逆,並沒有见风使舵,朝秦暮楚,四十五年与神的百姓同甘共苦。会众中或许有人说:“希伯来人是从大河那边过来的,亚伯拉罕在迦南地飘流,几代以后,原住民基尼洗族,或即是摩西岳父的基尼族,才与犹大合流(创世记15:19;士师记4:11),迦勒怎能作得领袖?”其实,他从不竞爭地位,只是作別人不愿作,不能作,不敢作的事。经历人生中长久的考验。许多人随流失去。看来青年有为的人物,有的背叛,有的半途而废。迦勒还在那里!

活泼的信心

  肯运动,肯劳动的人,临老才会心康体健。迦勒老而不衰,因为他有信心,活泼的信心,使用信心。他不肯退休安逸待毙,也不是寄情山水,安度余年;有出,也入;肯出去爭战,才有凯旋荣归。活泼的信心,使他保持犹如壮年:那时如何,现在也如何。
  活泼的信心不同於幻想。迦勒承认约书亚的权柄,现在所要的,只是他统帅的祝福:“求你将耶和华那日应许我的山地给我;那里有亚衲族人,並宽大坚固的城,你也曾听见了。或者耶和华照祂所应许的与我同在,我就把他们赶出去。”(12节)他不贸然躁进,並非无闻於艰难,阻力,也非无视於现实,无知並不是信心;但迦勒活泼的信心,不枯坐等天上降饼下来,而是倚靠神,不惧怕坚城巨人;敢於突破,信心把巨人当作食物,更益於长进。

  约书亚在出任以色列统帅前,一直是摩西的助理。迦勒並不需要同摩西过从有多密切;不过,他们在心志上是相同的,沒有思想上的矛盾与距离。诗篇有“神人摩西的祈祷”的唯一见证说:“主啊!你世世代代作我们的居所…从亙古到永远,你是神。…愿主我们神的荣美,归於我们身上。愿你坚立我们手所作的工;我们手所作的工,愿你坚立。”(诗篇90:1-17)这充分表现对於神的认识,对於神的信靠。如果说,迦勒承绪摩西属灵的血统,应该不违背事实。
  约瑟夫(Josephus, 37-c.100)的犹太古史中,记载摩西的军事作为及统帅才能;圣经则缺乏敘述。不过,摩西从不自己打仗,所以不打败仗。圣经说:“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希伯来书11:24, 25)因为对神有面对面的认识,使他信靠神,有与众不同的价值观,作特別的选择,影响了历史。
  历史中只有一个摩西,也不会有多一个约书亚,但迦勒这样的勇士,老当益壮的勇士,卻是多多益善。祝神兴起这样的老一代!

(同载於圣经网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间”)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