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论语析读(二五)

“不敬,何以別乎”与“智慧之子使父亲欢乐”

石衡潭

 

子游问孝。子曰:“今之孝者,是谓能养。至於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別乎。”(为政2.7)

注释:

  子游:孔子弟子,姓言,名偃,字子游,小孔子四十五岁。
  至於犬马皆能有养:

“犬以守御,马以代劳,皆养人者。一曰:‘人之所养,乃至於犬马,不敬,则无以別。’”(包咸)
“养,谓饮食供奉也。犬马待人而食,亦若养然。言人畜犬马,皆能有以养之,若能养其亲而敬不至,则与养犬马何異。”(朱熹.论语集注

皇侃的解释承包咸。

“犬能为人守御,马能为人负重载人,皆是能养而不能行敬者,故云‘至犬马皆能有养也。’”(皇侃.论语集解义疏

对读:

“你的朋友,和父亲的朋友,你都不可离棄…”(箴言27:10)
“智慧之子,使父亲欢乐;愚昧之子,叫母亲担忧。”(箴言10:1)

解析:

  很多人觉得,能夠赡养父母,就算是孝了,当然,赡养父母,这是儿女应尽的最基本义务,许多儒家经典都谈到这一点:“用天之道,分地之利,谨身节用,以养父母,此庶人之孝也。”(孝经.庶人)孟子从反面讲到:“惰其四肢,不顾父母之养,一不孝也;博弈好饮酒,不顾父母之养,二不孝也;好货财,私妻子,不顾父母之养,三不孝也…”(孟子.离娄下)而孔子认为更重要的是要尊敬父母。“至於犬马,皆能有养。”一句,需要作些说明,他说的不是人饲养自己的犬马,而是指人饲养父母所遗留下的犬马。也就是爱屋及乌的意思,由於对父母的敬爱,对他们生前所饲养的犬马也继续加以看顾。礼记.內则中曾子的话语可以作为这一句的注解:“孝子之养老也,乐其心,不违其志;乐其耳目,安其寝处,以其饮食忠养之,孝子之身终。终身也者,非终父母之身,终其身也。是故父母之所爱,亦爱之;父母之所敬,亦敬之:至於犬马尽然,而況於人乎?”孔子不至於把赡养父母与饲养犬马相提並论。现在的不少人,卻是连这起码的一点都做不到了。台湾萧民元先生说:他的一个朋友在父亲去世两天后,就把父亲养了多年的一条爱犬驱逐了。这恐怕不是孤例。总之,孔子这句话的中心意思是:看一个人孝不孝,不在於能否赡养父母,而在於他是否怀着尊敬之心赡养父母,是否真正让父母心里喜乐。儿女要使父母有尊严,有体面,心宽体泰,舒适自如。
  箴言27:10也讲到儿女对父母的故旧也要好好照顾,与论语相近。箴言10:1从最终的果效来说,要让父母欢喜快乐。旧约中约瑟,是一个大孝子。他虽然吃尽苦头,卻最终让老父雅各的心大得安慰。约瑟是父亲雅各和他所爱的妻子拉结所生的孩子,雅各对约瑟宠爱有加,送给他特別的彩衣,以致於遭到了他同父異母的哥哥们的嫉恨。后来,他的这些哥哥们一同谋害他,把他卖给埃及人为奴。约瑟到埃及后,经过美色,监狱等种种诱惑与磨难,最后成功地做到了埃及的宰相。那时候,遍地饥荒,哥哥们从所居住的迦南来到埃及找粮食,与约瑟相遇了。约瑟不计前嫌,不仅给了他们粮食,而且还让他们连同父亲与亲弟弟便雅悯一起搬到埃及来。

“约瑟遵着法老的命,把埃及国最好的地,就是兰塞境內的地,给他父亲和弟兄居住,作为产业。约瑟用粮食奉养他父亲,和他弟兄,並他父亲全家的眷属,都是照各家的人口奉养他们。饥荒甚大,全地都绝了粮,甚至埃及地和迦南地的人,因那饥荒的缘故,都饿昏了。”(创世记47:11-13)

这就是曾子所说的能养。约瑟是在饥荒年代,奉养了自己的父亲,兄弟全家,亦即整个家族。约瑟虽然贵为宰相,但对父亲十分亲切与尊敬。父亲来到时埃及歌珊地时,他亲自驾车前去迎接,他还伏在父亲的颈项上,哭了许久。父亲去世后,他十分悲痛,对父亲的丧礼很尽心。

“约瑟伏在他父亲的面上哀哭,与他亲嘴。约瑟吩咐伺候他的医生,用香料熏他父亲,医生就用香料熏了以色列。薰尸的常例是四十天,那四十天满了,埃及人为他哀哭了七十天。”(创世记50:1-3)

随后,他遵照父亲的遗愿,把父亲安葬在迦南地。约瑟深得埃及法老的信任与赏识,富有远见,行事大有能力,让老百姓平安度过了大饥荒。这些都是让父亲雅各有尊荣的事。父亲去世后,他的哥哥们还担心他会行报复,內心恐惧不安,约瑟反倒这样来宽解他们:

“‘不要害怕,我岂能代替神呢?从前你们的意思是要害我,但神的意思原是好的,要保全许多人的性命,成就今日的光景。现在你们不要害怕,我必养活你们,和你们的妇人,孩子。’於是约瑟用亲爱的话安慰他们。”(创世记50:19-21)

可以说,约瑟不仅是孝子,也是贤弟,他是孝悌双全。
  在新约中,也有许多对儿女孝敬父母的明确教导,有吩咐儿女听从父母:

“你们作儿女的,要凡事听从父母,因为这是主所喜悅的。”(歌罗西书3:20)

有叮嘱儿女报答亲恩:

“若寡妇有儿女,或有孙子孙女,便叫他们先在自己家中学着行孝,报答亲恩,因为这在神面前是可悅纳的。”(提摩太前书5:4)

不管是哪方面的告诫,圣经告知人们应该如此行的终极理由和根本动力是:这是主所喜悅的,这在神面前是可悅纳的。而这一层恰恰是孔子和儒家所缺失的。(下期续)

翼展万里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0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