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衣服的故事

田立柱

 

  现在生活提高了,換衣服成了“家常便饭”,不少的人家衣柜中,琳琅满目的如同陈列一般。而过去,換一件新衣服几乎如同礼仪那样。那是一年当中最令人心动的时刻之一,而且是到了年关的三十才举行的仪式,一家人在淡黃色的灯光之下,充满了溫馨和快乐,每逢穿上新衣服的时候,心情总是別有一番滋味,似乎身心同时也提高了几分,每当看到姐姐和弟弟亦如此的时候,心中的傲人情绪就演变成了美满,当我们都以崭新的面貌出现在彼此之前,也就成为全家人的欢喜和快乐,如今想起当年情形,其甜蜜总是相向而行出现在脑际之间。

  听老者说戏,有古代上朝时的“正衣冠”的程序,王公大臣到了朝廷,必须履行这个“义务”或者是“责任”。这近乎“仪礼”的程序,並非“形式主义”的古代版本,他既是“礼仪”的必须,也是变換“王公大臣”们的心理角色的必要。或者还是提醒和振作精神的功效,看来不仅具有外来的表现形式,也具有內在的心理预备,一个人內心有了敬重和坦然,在朝廷的才会“正心诚意”的不虛此行,有正气和朝气的“献计献策”。而不仅仅是“照本宣科”的“例行公事”。

  我们的信仰告诉我们,当面对上帝的时候,认识到自己的过犯和罪过时,要有认罪和悔改之心,更为形象的话说是“脫去旧人,換上新人”。只有如此才能夠面对“行公义,施怜悯”的救主,这需要一番的更新和变化,使自己的身心处於新的状态之下,这多少让人想到成语“洗心革面”的意境,仅仅脫去旧人,並不是终结,而是一个开端,只有穿上新人的时候,才是人新生命的完成,那衣服的新生命意义也在於此,另外一处经文还提醒我们旧衣服是不能夠通过修补完成更新的,再好的补丁,即使是“绫罗绸缎”一般,也无法成为生命更新。耶稣说:沒有人把新衣服补丁在旧衣服上。

  耶稣讲过浪子的故事,那个浪子回到家里的时候,在无限的悔改之后,他的父亲所给予他的就是一件新的衣服,圣经上说是“上好的袍子”,虽然不知道之前,小儿子的衣着如何,但是一个豬倌不会有什么更好的衣服吧,很显然那时候的衣着肯定属於“破衣烂衫”一类。到了父亲的家里,更換新衣服,其实也是一件具有意义的新衣服,那不仅是要改变他样子的衣服,也是改变身分的衣服,父亲对儿子的期待和內心的慈爱,於此表现的深厚以及博大“可见一斑”-父亲盼望儿子成为一个新人出现在自己家庭之中。


父亲给儿子准备了上好的袍子
The Return of the Prodigal Son, 1667/1670
by Bartolome Esteban Murillo, 1617-1682
©National Gallery of Art

  一个犯了罪的服刑人员,是需要換上“囚衣”的,那囚衣沒有名字,而是编号,这可能是为了便於“管理”的原因。也与犯罪之人性质有其关联性和一致性,是正常人身分的丧失,也是犯罪的代价。只有当他完成了刑期,符合了条件之后,他才可能脫去这件囚衣,換上原本属於自己的衣服,成为正常的人。但是当一个人脫去旧衣服的时候,与此伴随的则是更換上了新的衣服,他一定会体会到新衣服的意义,那不是衣服本身的价值所在,而是更新的心里所发生的变化。衣服是我们生活之中时常的日用之物,卻让我们思想到其中所包含的信仰经验和灵性感悟。让我们在基督里換上新的衣服,卻只有耶稣基督能夠亲自的赐予我们,也是无限的恩典随时伴随的证明。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