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神与人(二)

郭广智

 

“只剩下雅各一人,有一个人来和他摔跤,直到黎明。那人见自己胜不过他,就将他的大腿窝摸了一把,雅各的大腿窝,正在摔跤的时候就扭了。那人说:‘天黎明了,容我去吧。’雅各说:‘你不给我祝福,我就不容你去。’那人说:‘你名叫什么?’他说:‘我名叫雅各。’那人说:‘你的名不要再叫雅各,要叫以色列,因为你与神与人较力,都得了胜。’雅各问他说:‘请将你的名告诉我’;那人说:“何必问我的名?”於是在那里给雅各祝福。”(创世记32:24-29)


神人与雅各摔跤
Jacob Wrestling with the Angel, 1639
by Bartholomeus Breenbergh, 1598–1657

  这是雅各一生最重要的转捩点,也是旧约圣经中神向人显现启示最为明显的一处。这里神以人的形象来与雅各摔跤,可是神那属灵的能力似乎胜不过人的能力-“那人见自己胜不过他”。可是虽然“那人见自己胜不过他”,也不表示雅各就能胜了那人,乃是一直摔跤到黎明。既然祂只要一摸,雅各的大腿窝就瘸了,难到祂还胜不过雅各吗?为何不早点摸雅各大腿窝,这样雅各不就沒有力量了吗?因为神虽有能力,但祂卻愿意人向祂顺服,爱心是出於甘心,乐意而非无奈或是恐惧受迫。
  我想到雅歌里面的话说:不要叫醒我心所爱的,等他自己情愿。可这人竟如此顽強,救主等我们向他回转,一年又一年,甚至直到今日,可是我们似乎还是得胜,对神不闻不顾。直到黎明了,神不得不摸一下我们大腿窝的筋,叫我们成为瘸腿之人。虽然瘸腿,还是近乎无赖般的要求祝福,因为这就是人的样子。所以神问他叫什么,他说,我名叫雅各。雅各就是,靠着自己一切的手段,甚至是赖皮无理的来抓夺的人。可是这里神子说,你不要再叫雅各,要叫以色列,因为你与神与人较力都得了胜。

  至大的神,竟然失败!当雅各瘸腿的时候,他就该有一个认识,这位与他摔跤的不是別人,乃是神人,但是这位神人竟算雅各得胜!这是何等的一位神,竟甘愿败给人。神在古时借着众先知,多次多方的晓谕列祖,为的是叫人回转向祂,可是祂似乎胜不过他们,因为他们总不悔改,直到最后,在这末世,神就借着祂儿子耶稣基督明明的晓谕我们。圣经新约里面清楚的说明,太初的道成了肉身,就是人的样子—耶稣。可是祂到自己的地方来,自己的人倒不接待祂。
  祂是神荣耀所发的光辉,是神本体的真像,这位神亲自来到人中间了,有着与人一样的血肉肢体。祂来了,人卻把祂钉死在十字架上。可是这是祂自己情愿,祂说,沒有人夺我的命去,是我自己舍得。

“[祂]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立比书2:8)

许多人说,祂救了別人,不能救自己。可是岂不知祂可以求父为祂差遣十二营的天使来吗?祂岂沒有说过,是我自己舍得吗?哦,祂不能救自己,为的是救你我。祂失败,为的是拯救我们。

  这毗努伊勒的经历,实在是叫人不知该说什么?神一次次的呼召,救拔我们,我们卻一次次的拒绝,抵挡祂。当我们的意思与神的意思矛盾时候,好像总是我们的更有理由,更符合实际,岂不知,主耶稣说不要成就我的意思,乃要神的旨意成就吗?我们还要与神摔跤到几时呢?是否也到等到天将黎明?是否也需要你那爱的一摸?是否我们自己意思太顽強,叫你不得不失败?主,来将这己(我)打倒,若我必须瘸腿才能识你爱心。

  有一首诗歌,虽然段数很多,但很愿意再次分享:

一生聪明未遇敌手,以扫,以撒均成往事;
我今到了生死关头,虽然绝望仍然自恃;
束手就缚我不能受,我要用力,我要用谋。

仿佛我见有人偷营,我心害怕但我倔強;
惟恐我的末日已定,用尽全身所有力量;
祂来摔跤,我要招架,未到死地还要掙扎。

奇哉!我用已往经验,摔跤一夜祂仍不倒;
我的力量眼见将減,但是祂像无意回报;
奇哉!又像无法脫身,我的胆量又复加甚。

如此对手从未得会,祂虽告我祂的名字,
我仍不知所战为谁,只知祂有很大赏赐;
我就迫祂向我赐福,迫祂向我赐福,屈服。

天已黎明难分胜负:好像无法,好像无能,
祂就被迫向我赐福,並且称许,说我得胜,
说我新名是以色列;当我起来,我腿已瘸!

有了微光进我暗心,开始照亮使我领会;
若我有能,为何扭筋?若我得胜,为何瘸腿?
是祂得胜留下记号,使我愚昧受了警告。

瞬息之间,光满我心,如同洪流冲破堤防,
我就看见荣耀无尽,迫我敬拜,迫我隐藏;
我才知道我的大罪,我的不轨,我的污秽。

哎阿,想到我曾胜过造物的主,全能的神!
荒谬之极,该当有祸!该死之至,该死无恩!
我这双手竟然背叛,強迫主神不得动弹!

你是何等荣耀的神,万军之主何等显赫!
我一认识你是谁人,並一看见你是如何,
我要长号,我要流淚,我要懊悔,我要下跪。

怎么可能,怎么可以见神的面,与神相持!
我恨不得有缝入地,才可稍微掩我羞恥:
为何我不在此以先,即已毀灭,离世长眠?

我恨自己过於昏沉,因为骄傲瞎了眼睛;
想到我是得胜了神,我就不禁胆战心惊:
浑身无力,何止一腿?百节俱脫,全人崩溃!

我今回顾我的一生,全是充满败坏事体:
保全自己,将神牺牲,愚昧的心只知快意;
我还以为祝福在於強神来听我的所欲。

我有欲望,天来顺服,我出主张,天来安排,
我有喜好,望神让步,我有工作,望神领帅;
我若急切,天须赶快,哪有一次神不失败。

世界竟有如此邪恶,骄傲,顽固,诡诈的人!
主,你知道我是雅各,充满败坏,充满可恨;
我无可望,只望怜悯,你来怜悯败坏这心。

我今已蒙怜悯一摸,举步蹒跚,恩典遗跡;
我若忘记,新的腿窝要使我感何等无依;
你虽许我作以色列,但是雅各永远病瘸。

主,我服了,是你得胜:因你失败我求失败,
因我得胜我来投诚,你的软弱领我下拜;
我愿一生战战兢兢行你旨意,荣耀你名。

(全文完)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