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阿貍“无声”的控诉

音凝

 

  阿貍是我养的一只貓,一只很怪的貓:一只不叫的貓,一只见人就躲的貓,一只被人伤害得很深很深的可怜的貓。
  当初我去领养阿貍时,牠楚楚可怜地躲在铁笼子里的模样颇令我心疼。牠只是用双眼空空地望着我,並不希冀什么,也不拒绝什么,让我好生怜惜而決定收养牠。我在饲养所中足足上了一两小时的课,又签了一大堆文件,才将牠领回。
  女儿给她起名叫阿貍(Alley),意谓“街貓”,因牠曾在街头流浪,被许多人追打,甚至打断了一条腿。抱回时只是一只褐色小貓,长大后看似已趋正常,但仍然十分警觉与惊恐,一听到声音立刻找个角落躲起来,尤其见到陌生人更是飞奔而逃。我收养了牠好一段时间,仍未能拉近牠与我的距离。
  牠有一些怪異行为,是一只不叫的貓;从来不会发出咪咪喵喵的叫声,只有在带牠到兽医院去检查时,被放在手术台上,牠才会偶然发出一两声,平日绝对听不到阿貍的声音。牠碗中的食物吃光了,也不会发声索食,只是呆呆地望着我,等着我将食物放进牠碗里。我想了许久,终於悟出何以阿貍会叫卻不发声;极可能是因当年牠被虐打时,曾力竭声嘶地惊鸣,留下了极大的恐怖记忆,因而终生噤声作为对人类“无声”的控诉。
  我曾试着将牠抱入怀中,但牠总是颤抖而且不断掙扎,只好放棄。偶尔,牠也会趁我在看书不留神时,偷偷地跳上我腿,卻总是以尾部对着我,我稍一挪动,牠便立刻跳下逃开。牠最喜欢的动作,是躺在地上伸展长长的懒腰。有时牠也会跑到我书桌上,臥在我稿纸前,让我抚摸牠的头,或搔牠下巴。牠甚至会逐渐挪移身体,慢慢湊近,终於佔据稿纸,让我无法下笔。当我伸手想抚摸住牠的身体时,牠又急忙掙脫逃走了。
  如今我收养阿貍已六,七年了,牠的习性卻丝毫未改,让我倍觉伤感,而且十分不忍。因为当初牠幼小的身心,曾极其严重地遭受到人的攻击迫害与肆意恶整,才造成阿貍终生的惊恐与疑惧。即使我对祂付出了全部爱心,並经多年抚慰,也无法让牠痊癒。我对阿貍深深感到抱歉;因为造成牠无尽伤痛的,正是人的行为:一种残酷的人的可恶行为。这类人的恶劣行径,阿貍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铁证而已。
  老子曾言“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道德经五章,所谓“不仁”是超越仁之层次的自然无为之意),天地岂会不仁,天地间的人之残忍的行为才是不仁。人对虎豹之类的強势动物只能畏惧而逃避,但对貓犬之类的弱势动物,则任意肆虐以逞快。同为人类,我以这种懦弱鄙劣的乖行为可恥。
  特以此文代阿貍向人类提出严正的抗议与控诉,要请求我的同“仁”们,缩回你们虐打动物的手。

本文选自作者著作岁月沉香:小书斋作文习字敘。
台北:道声出版社(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资讯:https://shop.taosheng.com.tw/goods/content?c_id=&g_id=1200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