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新约圣经中的军语

于中旻

 

  几年前,美国因介入世界上多处的战爭,导致人员死伤,国力困疲,人心厌战。有人见“文化战爭”之类语词,以为基督徒既是“和平之子”,不该给人好战的印象,甚至有人以为基督徒负挑起战爭的责任,现在想来都好笑。也许,这类话只是“商战”的策略。
  其实,比喻是以日常生活事物,阐明深奧的真理。所以新约圣经比喻,多取自农牧,商业,或当地的习俗。当时巴勒斯坦地区,是罗马统治下的殖民地,沒有自己的国防军;但地处地中海岸,历来不乏战爭,有关军旅的比喻,並不太少。更因为福音传播是灵域的对決,军事上的状況,适於彰显这属灵隐祕;因此,基督徒虽非好战,圣经用军事象喻,自有其必要。

建军的条件:脫离世务羁身

  耶稣是先知预言“和平的君”(以赛亚书9:6),但在天国完全在地上实现前,那世界的王魔鬼和仇敌,还沒有被踏在腳下,信仰是一项实际的战爭。耶稣说:“你们不要想我来,是要叫地上太平;我来,並不是要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动刀兵。”(马太福音10:34)因此,参与主军中,必须有受苦的心志。使徒保罗告诉提摩太:“你要和我同受苦难,好像基督耶稣的精兵。凡在军中当兵的,不将世务缠身,好叫那招他当兵的人喜悅。”(提摩太后书2:3,4)脫离世务的羁绊,才可以专心壹志作精兵,不以玛门作主人,惟独服事主,达成祂的爭战致胜目标。

从军的筹画:有否得胜把握

  人要讲实际,不可好高骛远,理想化。耶稣用比喻说:“一个王,出去和別的王打仗,岂不先坐下酌量,能用一万兵,去敌那领二万兵来攻打他的吗?若是不能,就趁敌人还远的时候,派使者去求和息的条款。”(路加福音14:31,32)如果是超人英雄,能夠有以寡敌众,以少胜多的把握,那自然是好事。可惜多数人过於高估自己,沒有运筹於帷帐之中,临到沙场,发现力与愿违,已经不再有全身而退的机会了。因此,耶稣並不以多为胜,而是清楚告诉人,要先计算好。

在军的实境:服从上面旨意

  有个罗马军官百夫长,来求耶稣医好重病将死的仆人。此人视卒伍如子弟,但了解灵界的情形;所以他以为不劳耶稣亲自去,竟然就自己的经验,向耶稣说比喻:“我在人的权下,也有兵在我以下;对这个说:‘去!’他就去;对那个说:‘来!’他就来;对我的仆人说:‘你作这事!’他就去作。”(马太福音8:9)这是说,他不看外面,把耶稣当作乡下的拉比;而看见祂统辖万有,“听从祂命令,成全祂旨意,有大能的天使”(诗篇103:20)。凡是主的仆人,遵行神旨意的,首先要自己先服神的权柄,愿意神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就当确信,经历,有“耶和华的使者,在敬畏祂的人四围安营,搭救他们。”(诗篇34:7;列王纪下6:16,17;希伯来书1:14)

行军的装备:穿上全副军装

  与最厉害的仇敌魔鬼爭战,总不能暴虎冯河,必须用属灵配备。圣经这样说:“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敌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並不是与属血气的爭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爭战。所以要拿起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好在磨难的日子,抵挡仇敌,並且成就了一切,还能站立得住。”(以弗所书6:11-19)这套军装,列明对前方保护得周密,但身后则付之阙如。重要的是戒备不懈,不要让仇敌从背后攻击得逞:“多方祷告祈求”,是持续属天供应的来源;“儆醒不倦”,是谨守自己,历史上数不清的疏失,出在不夠警觉,这是军事上的原则。

进军的战略:倚靠神的大能

  保罗从少年致力学习,出身名校,在迦玛列门下受教,品学兼优;但作为基督的使徒,他深知这套东西,在属灵爭战上,不能发生充分的作用,所以说:“我们爭战的兵器,本不是属血气的,乃是在神面前有能力,可以攻破坚固的营垒,将各样计谋,各样拦阻人认识神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又将人所有的心意夺回,使他都顺服基督。”(哥林多后书10:4,5)如果真以主的国度为念,就不能炫耀自己,想要叫人称讚;攻略城池,要为主得人,才是工作的目标,如古时纪功,必须获得“首级”才可算数晉爵。

用军的目标:进入永远安息

  到罗马时代,大致进入农耕文化,行军还是得用帐棚;到战爭完毕,就拆卸帐棚,归回田园,还居房屋。
  使徒彼得作为福音的老战士,看到将来解甲息战,归回天家的日子,所以仰望那将来的和平说:“[我]知道,我脫离这帐棚的时候快到了,正如我们主耶稣基督所指示我的。”(彼得后书1:14)
  使徒保罗这样说:“我们原知道,我们这地上的帐棚若拆毀了,必得神所造,不是人手所造,在天上永存的房屋。”(哥林多后书5:1)他受苦善战,完全奉献,期望得胜光荣凯旋。不过,他知道並不是靠自己苦干硬拼,或能夠纵橫捭阖,智勇兼备,而全在於全军的元帅,不忘归功於神:

“感谢神!常帅领我们在基督里夸胜,並借着我们在各处显扬那因认识基督而有的香气。因为我们在神面前,无论在得救的人身上,或灭亡的人身上,都有基督馨香之气。(哥林多后书2:14-15)

  罗马军队出征归来,必是得重大胜利,才可享有凯旋仪式盛大欢迎。这光荣和特权,在共和国期间,由元老院给予。凯旋行列最前面,是元老和执政;继由号角前导;战利品和牺牲;敌军的首领和俘虏,戴着锁鍊,多半有就死的结局;乐队和焚香炉;香气笼罩着全行列;得胜的统帅则身穿紫袍,坐在战车上,头上有桂冠,左手握象牙权杖,右手执棕枝,並有侍立者捧着金冠冕。到罗马帝国时期,变成惟有皇帝得享有凯旋进行行列,因为统帅将军仅视为皇帝的助理。
  启示录记载,基督耶稣为“万王之王,万主之主”(启示录19:11-16),是最后的得胜者。“万物都服在祂的腳下”(哥林多前书15:27),表明征服和主权。在古代战爭中,战胜者也会把腳踏在被征服者之上,表明对方的降服。
  祝基督徒认知自己的阵营,在基督耶稣率领之下,仰望前面展开的真理旌旗,靠主大能,奋勇赴战,直到最后的胜利。阿们。


耶和华为约书亚使日头停住
Joshua Commanding the Sun to Stand Still upon Gibeon, 1816
by John Martin, 1789-1854

(同载於圣经网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间”)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