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论语析读(十七)

“贫而无谄,富而无骄”与“我求你两件事”

石衡潭

 

子贡曰:“贫而无谄,富而无骄,何如?”子曰:“可也;未若贫而乐,富而好礼者也。”子贡曰:“云:‘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其斯之谓与?”子曰:“赐也,始可与言诗已矣,告诸往而知来者。”(学而1.15)

注释:

  贫而无谄,富而无骄:
  谄:

“谄,谀也。”(说文解字
范宁云:“不以正道求人为谄也。”
“积蓄财帛曰富,陵上慢下曰骄也。富积者既得人所求,好生陵慢,故云‘富而无骄’也。”(皇侃.论语集解义疏
子曰:“贫而无怨难;富而无骄易。”(宪问14.10)
“初,卫公叔文子朝而请享灵公,退见史鰌而告之。史鰌曰:‘子必祸矣。子富而君贪,其及子乎。’文子曰:‘然。吾不先告子,是吾罪也。君既许我矣,其若之何’”史鰌曰:‘无害。子臣,可以免。富而能臣,必免於难,上下同之。戌也矣,其亡乎!富而不骄者,鲜,吾唯子之见。骄而不亡者,未之有也,戌必与焉。’及文子卒,卫侯始恶於公叔戌,以其富也。”(左传.定公十三年)

  贫而乐:
  古论史记皇疏等本作“贫而乐道”。定州竹简本亦作“贫而乐道”。郑玄:“乐谓志於道,不以贫为忧苦。”多一“道”字,与下句相应,意义完足。

“孔子更说贫行有胜於无谄者也。贫而无谄乃是为可,然而不及於自乐也。”(皇侃.论语集解义疏
子曰:“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不义而富且贵,於我如浮云。”(述而7.16)
“古之得道者,穷亦乐,通亦乐,所乐非穷通也。道德於此,则穷通为如寒暑风雨之序矣。”(庄子.让王)

  富而好礼:

“又举富行胜於不骄者也。富能不骄乃是可嘉,而未如恭敬好礼者也。然不云‘富而乐道,贫而好礼’者,亦各指事也。贫者多忧而不乐,故以乐为胜。又贫无财以行礼,故不云礼也。富既饶足,本自有乐,又有财可行礼,故言礼也。”(皇侃.论语集解义疏
“富贵而知好礼,则不骄不淫。”(礼记.曲礼上)
赵文子为室,其椽而砻之。张老夕焉而见之,不谒而归。文子闻之,驾而往,曰:“吾不善,子亦告我,何其速也?”对曰:“天子之室,其椽而砻之,加密室焉。诸侯砻之,大夫斲之,士首之。备其物,义也;从其等,礼也。今子贵而忘义,富而忘礼,吾惧不免,何敢以告。”文子归,令之勿砻也。匠人请皆斫之,文子曰:“止。为后世之见之也,其斫者,仁者之为也,其砻者,不仁者之为也。”(国语.晉语八)
子云:“小人贫斯约,富斯骄;约斯盜,骄斯乱。”礼者,因人之情而为之节文,以为民坊者也。故圣人之制富贵也,使民富不足以骄,贫不至於约,贵不慊於上,故乱益亡。子云:“贫而好乐,富而好礼,众而以宁者,天下其几矣。”(礼记.坊记)
“无谄无骄者,生质之美;乐道好礼者,学问之功。”(刘宝楠)

  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切磋琢磨是加工各种器物的方法。所引两句诗出自诗经.卫风.淇澳。

“诗卫风淇澳之篇,言治骨角者,既切之而复磋之;治玉石者,既琢之而复磨之;治之已精,而益求其精也。子贡自以无谄无骄为至矣,闻夫子之言,又知义理之无穷,虽有得焉,而未可遽自足也,故引是诗以明之。”(论语集注
“骨,谓之切。象,谓之磋,玉,谓之琢。石,谓之磨。”(尔雅.释器)
“如切如磋者,道学也;如琢如磨者,自修也。”(礼记.大学篇)
“人之於文学也,犹玉之於琢磨也。曰:‘如切如磋,如琢如磨。’谓学问也。”(荀子.大略篇)

  告诸往而知来者:

“诸,之也。言我往告之以贫乐富礼,而子贡来答,知引‘切磋’之诗以启予也。江熙云:‘古者赋见志,子贡意见,故曰始可与言诗矣。夫所贵悟言者,又得其旨也。告往事而知将来,谓闻夷齐之言贤,可以知不为卫君。不欲指言其语,故举其类耳。’范宁云:‘子贡欲躬行二者,故请问也。切磋琢磨,所以成器,训诱学徒,义同乎茲。子贡富而犹恡,仲尼欲戒以礼中。子贡知心厉为政,其事乃多,而终归於以德不动也。’”(皇侃.论语集解义疏
“往者,其所已言者。来者,其所未言者。愚按:此章问答,其浅深高下,固不待辨说而明矣。然不切则磋无所施,不琢则磨无所措。故学者虽不可安於小成,而不求造道之极致;亦不可骛於虛远,而不察切己之实病也。”(论语集注

对读:

“我求你两件事,在我未死之先,不要不赐给我;求你使虛假和谎言远离我;使我也不贫穷,也不富足,赐给我需用的饮食;恐怕我饱足不认你,说:耶和华是谁呢?又恐怕我贫穷就偷窃,以致亵渎我神的名。”(箴言30:7-9)

解析:

  俗语说:人穷志短,马瘦毛长。一个人在贫穷时能夠做到不谄媚,不讨好人很不容易;而富人则多少有些骄橫或骄气,要对之加以克制,也需要费一番功夫。大概这两点,子贡觉得通过自己的努力,可以做到,所以,他说出来与老师探讨。孔子对此表示了肯定,但並未止於此,而是提出了一个更高的目标:贫而乐,富而好礼。可以说,子贡是从消极方面说,孔子是从积极方面说。贫穷的境況中,也是可以有欢乐的,只要心中向道;富贵也可以安然接受,只要好礼如初。无论贫穷,还是富贵,都不能成为人生命成长的阻碍,反而要成为其助力。人要经过不同环境,不同状況的考验磨砺,才能夠真正成长成熟。子贡对老师的话欣然会意,於是说:“老师说的是不是诗经中所说的‘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的意思呢?”真正高水平的对话不必都用直白的话语,而引用诗歌往往能夠达到言近旨远,意味深长的效果。人的成长就像雕琢精美玉器一样,需要一刀一刀切磋琢磨的功夫,需要反复体味,细心揣摩,也可以说细节決定成败。孔子这时候也知道子贡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就大发感慨:“可以与赐谈诗了,他能夠举一反三,告往知来啊!”在孔子心目中,诗歌的境界也是非常高的。一般要登堂入室的弟子才可以给他们谈,初入门的只能讲讲散文囉。孔子的因材施教在这一段中表现得淋漓尽致,它同时也体现了教学相长的妙处。有其师必有其弟子。弟子对老师心领神会也会激发老师的灵感智慧,共同创造一个最佳教学范例,名垂千古,嘉慧后人。
  箴言30:7-9大概是一个普通人的祷告,这人有点像刚开始说话时子贡的语气,即他对自己的罪恶是有所警惕的,对自己的要求也不敢太高。他只向神求两件事情,但这两件事都非常重要。“求你使虛假和谎言远离我;使我也不贫穷也不富足,赐给我需用的饮食。”人要保持不做虛假和不说谎言是不容易的,而在极贫穷或极富贵的情況下尤其不容易。此人所说的理由用中国人的俗语说就是:“饱暖思淫欲,饥寒起盜心。”当然,中国俗语仅仅是从生活和道德层面上来说话,而以色列子民时时刻刻都尊神为大,都活在神面前。在申命记中,摩西也这样叮嘱以色列人:

“你要谨慎,免得忘记耶和华你的神,不守祂的诫命,典章,律例,就是我今日所吩咐你的。恐怕你吃得饱足,建造美好的房屋居住;你的牛羊加多,你的金银增添,並你所有的全都加增,你就心高气傲,忘记耶和华你的神,就是将你从埃及地为奴之家领出来的,引你经过那大而可怕的旷野,那里有火蛇,蠍子,干旱无水之地;祂曾为你使水从坚硬的磐石中流出来;又在旷野,将你列祖所不认识的吗哪赐给你吃,是要苦炼你,试验你,叫你终久享福。恐怕你心里说:这货财是我力量,我能力得来的。你要记念耶和华你的神,因为得货财的力量是祂给你的,为要坚定祂向你列祖起誓所立的约,像今日一样。你若忘记耶和华你的神,随从別神,事奉敬拜,你们必定灭亡,这是我今日警戒你们的。耶和华在你们面前怎样使列国的民灭亡,你们也必照样灭亡,因为你们不听从耶和华你们神的话。”(申命记8:11-20)

  箴言中这人所寻求的实际上就是:“我日用的饮食,求你今日赐给我。”与保罗所说的“只要有衣有食,就当知足。”(提摩太前书6:8)也是一个意思。对於他来说,贫穷或富贵本身,並不是他所害怕或忧虑的。贫穷便贫穷,富贵便富贵。如果只涉及自身,这都沒有大不了的,悉听尊便。但贫穷与富贵所可能带来的后果则是不得不考虑的。他害怕的是富贵了就自高自大,目空一切,不去认神;而贫穷了则自轻自贱,偷东摸西,亵渎了神。这就问题严重了。神是他一切考虑的中心与重心。此时此刻,他似乎都根本沒有想到別人对自己的态度与看法。这也是论语和圣经中两段文字的最大差別。孔子与子贡的无谄无骄乐而好礼主要是面对人的,而这个以色列人的一切担忧是面向神的,他也是向神来求得解決问题的答案。在新约中,耶稣的主祷文涵盖了此人的全部要求,只是更加完备。

“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救我们脫离兇恶。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你的,直到永远,阿们。”(马太福音6:9-13)

当然,孔子与子贡也是可以乐道与向道的,他们的最终喜乐也是要来到神面前才能获得。
  保罗在腓立比书4:10-13中也说过与箴言30:7-9类似的话,参阅论语.里仁4.2。(下期续)

翼展万里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4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