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 ✐2015-03-01

人间名利

刘广华

 


干隆皇帝

  传说大清干隆皇帝第一次微服出遊,前往江南,有两个目的。第一是视察民情;第二是寻找他的生母。因为民间流传,他的生母是汉人,按照大清法例,他的父亲雍正皇帝不能夠迎接他的生母入宮。当干隆皇帝来到长江北岸的时候,被长江的威势感动得目瞪口呆。当时来往长江的船只,多如蚂蚁。干隆皇帝不禁大声讚歎说:“来往长江的船只真是如此之多啊!”站在他附近有一个僧人应声道:“哪里?我看见只有两条船,一来一往!”干隆皇帝不服,也应声说:“你只看见两条?你的眼睛肯定有问题!”僧人回答说:“非也,来来去去实在只有两条,一条叫名,一条叫利!”干隆皇帝恍然大悟!

  那位僧人讲得很对,甚至自鸣四大皆空,心如止水的出家人仍然摆脫不了名利慾。有一次,有一个高僧教导他的弟子说:“汝等要谨记,俗虑有两个根源,第一个是名,第二个是利。断绝求利心易,断绝爱名心则难矣!”众弟子深受感动,大弟子代表众师弟称讚老师说:“如吾师能断绝爱名心者,诚可谓世上仅吾师一人而已!”高僧坐在那里微笑而不语。高僧的微笑,足以显露出他的內心也断绝不了爱名的慾念。可见名利慾是人的本性,因为人有名利慾,我们人类的社会才有今天的文明。所以名利慾本身不坏,坏只坏在贪得无厌,甚至伤天害理。因为贪得无厌,就往往会产生恶念。恶念一生,祸患就会来临。所以我们要经常以仁为怀,适可而止,顾及国家民族,造福社会。不管我们做什么,都要牢记古人的话:“祸由恶作;福从德生。”儒家讲得更清楚:“人心不仁,天心不佑。”


詹天佑

  那么,世上有沒有克服本性,不求名利的人呢?有,近代世界有名的铁路工程师詹天佑(1861-1919)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詹天佑是清末广东省南海县人,留学美国,毕业於耶鲁大学。学成回国后,被任为中国第一个铁路工程师,负责建筑京张铁路,由北京直通张家口。功成之日,轰动世界,因为外国铁路专家认为,这个工程需要庞大的费用和七年的时间才能夠完成。但是詹天佑只用了四年的时间就完全了,而且费用低过外国铁路专家所估计的将近一半。据说当时美国有一所有名大学,为了要表扬詹天佑的成就,授予詹天佑一个荣誉博士学位,並恭请他前来领受。在詹天佑的时代,中国人拥有博士学位的,有如凤毛麟角,谁不想得到这个荣誉呢?但是詹天佑竟然谢绝了,因为他刚刚接受了一项新工程。可见詹天佑真是一个为国为民,不求名利的伟人。

  詹天佑是对的,因为人生短暂,转眼即逝,不管我们拥有多少财富和美名,当我们撒手尘寰的时候,都不能夠带走。我们又何必天天呕心沥血,为名为利而浪费一生呢?正如罗贯中於不朽名作三国演义的序言中引用杨慎“临江仙”所说:

“滾滾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这是一首词,说尽了名利的虛幻!可不是吗?奸雄曹操,天天运用权术,最后弄到患头风病(可能是脑部生癌)而死,才抢得三分之一的天下,而且死后只传到第三代,他的江山就被司马家族夺去了。刘备白手兴家,尽得天下奇才,也不能夠复兴汉室,最后死於沙场。死后不久,独子刘禅就把他一生的血汗送了给曹丕,曹丕改汉为魏。孙权继承祖业,佔据江东,物产丰富,人傑地灵,但是最后也如大江东去,一去不回。

  我们中国有两句描写名利虛幻的成语,第一句叫做“黃粱一梦“,黃粱是一种粟米,黃色,所以又叫做黃小米。典故出自唐代文学家沈既济的枕中记,內容讲及一个姓卢的穷书生,来到一家小客店过夜,此时客店老板正在煮黃粱饭。卢生又饿又困,很快就伏在桌子上睡着了。他梦见自己娶了一个大戶人家的千金为妻,不久又考取了进士,跟着仕途非常顺利,很快就得到皇帝器重,封为宰相。正当卢生名成利就的时候,突然从梦中惊醒过来。他张眼一望,看见老板的黃粱饭还未煮熟呢,人间名利多虛幻啊!

  第二句叫做“南柯一梦“,典故出自唐代另一个文学家李公佐的南柯太守传。內容讲述一个人,复姓淳于,名棼,嗜酒任性,不拘小节。有一天,正是他的生辰,亲友前来向他祝贺。淳於棼满怀高兴,举杯痛饮,直到烂醉。当亲友离开之后,淳於棼躺在他家院子里面的一棵大槐树下面休息,时值深夏,微风拂面,不知不觉的进入了梦乡。

  在梦乡里,淳於棼来到大槐安国的首都,适逢大槐安国举行殿试,即是全国最高的会考,由皇帝亲自主持,淳於棼立刻报名参加。考试结果,淳於棼名列前茅,高中状元。皇帝见淳於棼仪表非凡,将金枝公主许配给他,招为驸马,並封为“南柯郡太守”,太守相当於今天美国的州长。淳於棼到任后,立刻发挥自己的才华,勤政爱民,很快就把南柯郡治理得路不拾遗,夜不闭戶,井井有条。光阴似箭,岁月如梭,转瞬之间已经过了二十年。此时淳於棼已经有五子二女,个个聪明伶俐,家庭十分幸福。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有一天,檀萝国大军入侵大槐安国,守兵抵挡不住,於是皇帝下旨,委派淳於棼率领全国大军,前往迎敌。淳於棼是一个文人,虽有作战知识,卻无沙场经验,结果屡战屡败,而金枝公主因为太过想念丈夫,又不幸病逝。最后淳於棼大军崩溃,狼狈回京。皇帝大怒,但念他是驸马,不依军法杀他,只是下令把他押回大唐国去。当大槐安国士兵把淳於棼押送到大唐国边境的时候,淳於棼突然从梦中惊醒过来,发现自己仍然躺在那棵大槐树下面。他长歎了声,说:“原来是一场梦。虽然只是短短的一个时辰,卻好像过了一辈子啊!”再说,人间名利多虛幻!

  我们寄居海外的侨胞,听闻祖国民富国強,今非昔比,就快赶上美国,我们何等雀跃!可是我们又听闻,因为祖国人人都追求名利,因而失去了我们中华民族数千年来所具有的朴实气质,勤俭精神,互助美德,和敬天心怀,我们又觉得何等可惜!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昔日,曾经腾云驾雾,口吐宝珠的亚洲四小龙(香港,台湾,新加坡和韩国),今天,除了韩国以外,其他三小龙不是早已失去了当年的威猛吗!圣经说:

“你要嘱咐那些今世富足的人,不要自高,也不要倚靠无定的钱财;只要倚靠那厚赐百物给我们享受的神。”(提摩太前书6:17)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复活主的三现 ✍凌风

艺文走廊

扫罗王的独白 ✍凌风

谈天说地

两家斗爭 ✍于中旻

谈天说地

相爱 ✍亚谷

谈天说地

从世纪船难谈见死不救 ✍林向阳

谈天说地

大同社会 ✍于中旻

点点心灵

我们来谈天(七)天上的选召 ✍余仙

寰宇古今

北极圈─将来的地中海 ✍曲拯民

寰宇古今

耶稣的腳印(八)马撒大梗概 ✍殷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