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牧羊人的故事

田立柱

 

  徐州的汉代画像石的拓片中,有一牧羊人的形象,驻足於此画像前,仔细端详,印象深刻,他的身躯微微前倾,似乎注视着前方的羊群,一副“克勤克俭”的风貌,牧羊人手里所持的那竿杖,高高的豎起,竿杖的前端是三朵穗头,好像装饰,几多艺术味道;观看间,不由得让我想到圣经中那著名诗篇“耶和华是我的牧者”,大卫以牧羊人为象征,道出上帝对人的慈爱,诗句中的:“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成了我们随时吟詠的名句,我们也常常以此来劝勉和鼓励自己。但是对於牧羊人的竿杖,我们会有不同的理解,大多的人们说那是上帝的管教和鞭策之意。想来也确实如此,上帝的鞭策和管教实在使我们属灵的生命得以成熟。

  但是当我於此欣赏这汉代画像石的牧羊人时,则还想到无论是杖还是竿,其实还有标记的用处,那三朵穗头不会仅仅是装饰,还是重要的标记,是羊群可以随时可见的标记。标记其实等於目标,缺少了目标,极容易使人“手足无措”和“不知所往”,有了目标就有方向,也就有了生活的动力和能力。那三朵大大的穗头,更是突显了标记的作用,目标並不给人补充能量,而是激发你內在的潛能和力量,所以大卫的诗告诉我们,上帝的杖和竿能夠给我们安慰,因为只有见到上帝的标记,才是基督徒生命目标的保证。

  创作这些石画像的作者,其实都是些默默无闻的民间艺人,他们的“艺术创作”源於他们的生活体会,这幅“牧羊人”的石刻,之所以被描绘成身驱前倾,除了了望群羊之外,还使我们看到衣襟为风吹起的褶皱时,想到牧羊人於此时的倾注和呼喚。约翰福音第十章1-5节说:

“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人进羊圈,不从门进去,倒从別处爬进去,那人就是贼,就是強盜。从门进去的,才是羊的牧人。看门的就给他开门;羊也听他的声音;他按着名叫自己的羊,把羊领出来。既放出自己的羊来,就在前头走,羊也跟着他,因为认得他的声音。羊不跟着生人,因为不认得他的声音;必要逃跑。”

看着这幅“牧羊人图”的时候,仔细想耶稣的话语,就更有了新的体会和认识。

  历史学家翦伯赞在评价这些汉画像石雕时,曾经对这些作品有过这样的思考,他认为汉画像之中的不少艺术形象是那时候的中西文化交流的产物,他认为这些艺术作品,不是源於中国本土艺术之根,而是源於西域这片广袤的区域,这让我们知道汉代的文化包容和大度,不仅仅是文化学者之中,也涵盖了一般的民间艺人,所以他们才有如此的艺术诠释,同时思想的果实也就伴随左右了。思之如此,忽然记起基督教历史学者有关基督教传入中国的考究,其中就有汉代基督教传教士到达中原学习蚕丝养殖技术的说法,虽然缺少文字正式的记载,但是卻也给我们基督教文化交流的历史以新的思想空间,或者这些汉画像的存在,就是例证。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