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被掳女奴医治仇敌

仲夏

 

  公元前550年左右,古时的亚兰(敘利亚),亚兰王的元帅名乃缦,战胜了亚述(伊拉克北部地区)。在战爭中乃缦俘虏了一名以色列的女孩子,他把这名小女子放在家中侍候自己的妻子,成了乃缦家中的婢女,奴仆。

“先前亚兰人成群的出去,从以色列国掳了一个小女子;这女子就服事乃缦的妻。”(列王纪下5:2)

不幸,乃缦在长期战爭中染上了大痲疯病,这种痲疯病与现在的痲疯病根本不同,圣经形容当时的痲疯病:

“人的肉皮上若长了疖子,或长了癣,或长了火斑…又起了白疖,或是白中带红的火斑…火斑若在原处止住,沒有发散,便是疮的痕跡…火斑中的毛若变白了,,现象又深於皮,是大痲疯在火毒中发出…其间有细黃毛,就要定他为不洁淨,这是头疥,是头上,或是胡须上的大痲疯。…头禿处,或是顶门禿处,若有白中带红的災病,这就是大痲疯,发在他头禿处,或是顶门禿处。(利未记十三章)

古时,这种痲疯病是一种不治之症,犹如现代的癌症一般。当时的社会对这种痲疯病极为恐惧。
  在乃缦家中的婢女—以色列的女孩子,虽然她成了俘虏,但是她心中念念不忘耶和华,她遵从耶和华的教诲,知道人应该如何活着,生活求得的是一种质量;微笑,展示的是一种自信;坚強,透露的是一种性格;真诚,付出的是一种心灵;宽容,彰显的是一种胸怀;机会,给予的是一种平台;人生,收藏的是一种态度。必须要以爱心待人。她见到乃缦如此痛苦,完全忘记了自己的俘虏的身分和处境;面对仇敌,仍然显露她的爱心。这以色列的女孩子深深理解:人生难免会和不幸不期而遇,其实苦难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的內心背叛我们自己,成为苦难的帮兇。也许只有偶尔让眼淚洗涤过的双眼,才能把生命看得更清楚。其实世界上沒有那么多的如果。心简单,世界就是光明;心复杂,世界就是黑暗。她诚恳地告诉乃缦,她的国家以色列有一位先知,能夠治癒大痲疯病。乃缦将信将疑不相信这个婢女,更是一个俘虏身分的以色列女孩子,她会如此关心她的仇敌?由於病情的不断恶化,乃缦无奈,跟着俘虏身分的以色列女孩子的指引,让亚兰王写信给以色列王,求见以色列能治癒他大痲疯病的一位先知。以色列王见信后,误会是让他治乃缦的大痲疯病,阅信后大怒:

“就撕裂衣服,说,我岂是神,能使人死,使人活呢。这人竟打发人来,叫我治好他的大痲疯。你们看一看,这人何以寻隙攻击我呢。”(列王纪下5:7)

以色列先知以利沙闻讯后,告诉以色列王让亚兰王的元帅乃缦到他这里来,给他治病。通过治病,让亚兰人知道以色列有耶和华的先知。(以利沙原是一位农民,在先知以利亚升天时,按照耶和华的旨意,让以利沙接替为先知。)

  乃缦带银子十他连得,金子六千舍客勒,衣裳十套,就去了。(列王纪下5:5)乃缦抵达以色列后,先知以利沙自己不出面,卻打发一名使者告诉乃缦,让他到约但河中去沐浴七回,大痲疯病就能痊癒。乃缦闻后大怒:堂堂的元帅,这个以利沙不仅沒有亲自见我,还让我在约但河中沐浴,我们亚兰(敘利亚)大马色的河,亚罢拿和法珥法岂不比以色列的一切水更好么;我在那里沐浴不得洁淨么。於是气忿忿的转身去了。他的仆人对他说:先知若吩咐你作一件大事,你岂不作么;何況说你去沐浴,而得洁淨呢?经劝说乃缦照着先知的话;在约但河里沐浴七回,慢慢地他的肉复原,好像小孩子的肉,大痲疯病痊癒,乃缦的身体就洁淨了。(列王纪下5:10-14)
  乃缦带着一切跟随他的人,回到先知那里,站在以利沙面前说:如今我知道,除了以色列之外,普天下沒有神;现在求你收点我的礼物。以利沙说:我指着所事奉永生的耶和华起誓,我必不受礼物。乃缦再三的求他,以利沙卻坚決拒绝不受。乃缦极为感动,说:你若不肯受我的礼物,请将两骡子驮的土赐给仆人;从今以后,仆人必不再将燔祭,或平安祭,献与別神,只献给耶和华。乃缦通过自己的经历,決心信靠耶和华。(列王纪下5:15-17)

  耶稣当年责备拿撒勒人不肯相信祂,说:

“先知以利沙的时候,以色列中有许多长大痲疯的;但內中除了敘利亚国的乃缦,沒有一个得洁淨的。”(路加福音4:27)

敘利亚国的乃缦,之所以能夠治癒大痲疯病,完全是由於信心,而並不是约但河的水。有了信心,一切艰难险阻逢刃而解。

“你要专心仰赖耶和华,不可倚靠自己的聪明。”(箴言3:5)
“凡信祂的人,必因祂的名,得蒙赦罪。”(使徒行传10:43)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