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看世界危机有感

林向阳

 

  现今世代混乱,世界各处危机重重,天災人祸频频,令人胆战心惊,略述如下﹕

1. 空难频频

  今年,世界已有十个大的飞机空难,最令人震惊的为失蹤的马来西亚客机MH370。今年三月八日,马航MH370机载239人,在离开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飞往北京,不久从雷达上消失,即使多国合力在南中国海打捞,至今仍无法确定飞机堕落何处,也沒找到该机任何的残骸。


时代八月号
  七月十七日,又传来另一架马来西亚的民航机(MH17),在乌克兰上空被地对空导弹击落,全机298人无一倖免,屍骸遍野,浓煙冲天,惨不忍睹。到底兇手是谁?美国说是亲俄罗斯的乌克兰分裂组织,发射俄方供应的地对空导弹所致;有的说飞弹由苏俄境內射出;苏俄卻说是美国抹黑,是乌克兰政府嫁祸所为。欧美国家,在联合国商讨对幕后兇手苏俄施以经济制裁。但据报导,欧洲诸国多靠购买苏俄的天然煤气作燃料,安理会成员之一的中国今年已与苏俄签合约,成为全球购买苏俄天然煤气第二大顾客(註一)。诸国仰人鼻息,联合国要经济制裁苏俄,谈何容易?而苏俄先发制人,日前宣佈禁止西方国家的农产品输入,实行以经济打击对方。难怪时代杂誌(Time)以“无法制裁的罪行(Crime without punishment)作其八月号的封面。为避免同样不幸事件发生,多国改其航线,避开乌克兰上空,此是后话。

2. 惊人毒疫

  世界各处疫症有增无減,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公佈,能造成90%致命的伊波拉病毒(Ebola virus disease)目前在西非失控爆发,这是三十八年前被世界认定的病毒(註二),可惜至今尚沒有疫苗和治疗方法,只能把病患隔离,以限制病毒扩散。目前已有上千人感染,死亡人数已超过961人,死者包括照顾病患的医生和护士,其中有39岁,西非最著名的病毒专家Sheik Umar Khan医生(註三)。疫区最严重为利比里亚(Liberia),塞拉利昂(Sierra Leone),几內亚(Guinea)等国家,集中在贫穷,缺乏干淨水源,公共卫生低劣的国家,令人谈虎色变。

3. 东欧局势紧张,苏俄扩张強权

  今年三月,在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的策划下,乌克兰东部的克里米亚省(Crimea)公投独立,要求加入俄罗斯联邦。虽然在乌克兰,东欧诸国与美国的反对声下,苏俄大军压境,並立刻宣佈把克里米亚併入其版图。使西方及东欧措手不及,军事干预出师无名,只能放马后炮说要经济制裁,最后不了了之。而苏俄意犹未足,蠢蠢欲动,扬言必要时挥军南下,侵略吞併乌克兰及其他东部地区。东欧战事,仿佛一触即发,強权欺凌,令人担忧。

4. 中东战火高燃

  自1948年五月十四日,以色列国正式成立至今,中东一共发生了五次大规模的战爭。中东冲突的主因是阿拉伯人和伊斯兰世界不承认犹太人生存的权利。现今以色列与哈马斯组织(Hamas)的血腥冲突比当年的“六日战爭”更厉害。哈马斯组织为巴勒斯坦联盟政府的一员,因其坚持消灭以色列国,和杀害以色列民,並视美国与西方国家为眼中钉,故被联合国划为恐怖组织。
  战火的起因:有三个以色列年轻人被哈马斯组织劫持残杀,接着一个巴勒斯坦年轻人被以色列激进分子报复活活烧死,於是双方积累数千年的仇恨再度爆发。哈马斯在七月七日先向以色列发射了80枚M75火箭弹,以色列在八日正式还火。开战以来,哈马斯向以色列发射超过3000枚火箭弹(註四),以色列还以颜色,又借着先进的军事铁穹系统,有效地拦截了超过80%射入的火箭弹。开战后约两星期,以方大军进入加沙,摧毀哈马斯的火箭弹和炸毀60多条哈马斯来作恐怖攻击的隧道。虽然双方曾有两次暂时停火,但战火依然狂烧。巴勒斯坦死伤惨重,超过1800人死亡,其中300为儿童,伤者超过一万人。以色列64名士兵阵亡,3个平民死亡(註五)。据以色列解释:哈马斯利用自己百姓作人肉盾牌,专门在民居,学校或人口繁杂处放射火箭炮攻击以色列,並鼓励民众留在现场作烈士,故意造成伤亡惨重,以博取世界舆论支持。以色列又称,以军在射击火箭弹前,为減少对方平民伤亡,不停发短信给当地巴勒斯坦人的手机,宣佈即将被袭击的目标;以军也一直採取“敲屋顶”政策-在即将被轰炸的目标屋顶上射空弹-警告建筑物內的人赶快逃命,然后才对目标发射火箭弹…(註六),但是以巴战火何时了?双方仇恨如何能化解?能不令人担忧?

5. 恐怖主义崛起-滥杀迫害基督徒

  世界各地的基督徒被迫害实例多如牛毛,不能胜数。其中最令人发指的是伊拉克伊斯兰恐怖组织(Islamic State of Iraq and al Shams,以下简称ISIS),对其他信仰,尤其是对基督徒的滥杀。ISIS的崛起,乃是敘利亚內战的延伸,其能迅速壮大也和美军三年前过早撤退尚不能自立的伊拉克,导致反恐力量的缺失有关(註七)。六月三十日,ISIS在其武装网络上宣佈建立激进的伊斯兰国。誓言要消除伊拉克与叙利亚,约旦与黎巴嫩的边境,並且要“从犹太人手里解放巴勒斯坦”;ISIS计划数年后佔领西亚,北非,西班牙,中亚,印度次大陆全境及至中国新疆;扬言攻击美国,把恐怖组织的黑色国旗插在美国白宮屋顶云云(註八)。其首领被称为全球最邪恶,最可怕的人物,数年前曾被美方擒获(註九),因不晓其底蘊而释放之,结果放虎归山,后患无穷。
  ISIS从伊拉克军队中抢夺了美军留下,可以装备20万士兵的先进武器,抢劫当地的中央银行,得款4.5亿万美元作资本(註十),又在网络上向全球的恐怖分子招募,响应者众。ISIS不但手段残忍,还把杀害民众的血腥恶行录影上载网络,以张其声势:公然违反日內瓦条约,处決了1700名伊拉克的战俘,又滥杀基督徒:強迫他们亵渎耶稣基督的圣名,奸淫杀害所有的基督徒男女,连小孩也被砍头,並把头颅用棍子穿起来示众(註十一),所到之处,杀人如麻,血流成河,哀鸿遍野,乡村城市变荒场。
  据报导,伊拉克曾有基督徒150万,在大屠杀下,现剩下20万左右(註十二)。七月份,ISIS佔领了伊拉克北部尼尼微省(Nineveh)的首都摩苏尔(Mosul),並向Qaraqosh市推进,Qaraqosh是伊拉克最大的基督教城市,一千七百年来都是基督徒聚居之处,现有很多其他地区逃至的难民,当ISIS恐怖分子入侵该城时,全城居民拖男带女,迅速逃命至北部的山区,成千上万的难民缺水乏粮,后有如狼似虎,残酷異常,穷追不舍的追兵。灭族危难在旦夕,呼救无门,淒惨情景令人落淚。八月七日,美国总统奧巴马公开承认美国情报失误,下令美机向难民投下食水,粮食以救燃眉之災,並开始轰炸ISIS据点(註十三),可惜联合国与西方诸国视若无睹,除了口头警告外,尚无其他实际的严厉惩罚。
  写到这里,想到当地的基督徒为信仰,惨遭杀害的情景,能不令人流淚满脸?难怪主耶稣曾亲口说:

“那时,人要把你们陷在患难里,也要杀害你们;你们又要为我的名,被万民恨恶。”(马太福音24:9)

主也把末世征兆告诉了我们:

“民要攻打民,国要攻打国;地要大大震动,多处必有饥荒瘟疫…”(路加福音21:10-11)

並且

“这天国的福音,要传遍天下,对万民作见证,然后末期才来到。”(马太福音24:14)

  看到这里,可能你会同意说,这真是豺狼当道,可怕的末世景況。但我不过是一介平民,能作些什么?

1. 认定耶和华神是唯一的真神,呼求祂的拯救

  诗人大卫曾提醒我们:

“我要向山举目。我的帮助从何而来。我的帮助从造天地的耶和华而来。”(诗篇121:1-2)

耶稣基督也说:

“在人是不能,在神(耶和华神)卻不然,因为神凡事都能。”(马可福音10:27)

  是的,只有那位创造宇宙万物,唯一的真神耶和华能帮助我们,因为祂是全知,全能,永在,而且是公义,满有怜悯慈爱的神。只有祂能以大能的膀臂,粉碎撒但魔鬼对世人的残害。因为自从始祖亚当背逆神,罪恶进入世界,魔鬼成为世界的王,牠挑动人与人,种族与种族间的仇恨,又借着異端,假宗教,邪恶势力来迷惑世人,使人走迷途,陷入永远沉沦中。让我们切切地向我们的主呼求,赐下拯救,只有祂能拯救我们脫离撒但的迫害。

2. 接受救恩,靠主称义

  圣经又说:

“耶和华的膀臂,並非缩短不能拯救;耳朵,並非发沉不能听见。但你们的罪孽使你们与神隔绝,你们的罪孽使祂掩面不听你们。因你们的手被血沾染,你们的指头被罪孽沾污;你们的嘴唇说谎言,你们的舌头出恶语。”(以赛亚书59:1-3)

  但是,如何能让我们的罪孽得着神的赦免,好叫我们的祷告蒙神垂听?主耶稣说:

“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着我,沒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翰福音14:6)

是的,我们虽然罪污斑斑,幸好我们的神是位满有怜悯的主。祂因爱我们至切,差派祂的独生爱子耶稣,道成肉身,为我们付罪债舍命十字架上,並且死后三天复活,好叫我们“因基督耶稣的救赎,就白白的称义”(罗马书3:24)。蒙神救赎的人,不但罪孽得赦免,有永生,且有圣灵永居心里,能直接向神呼求,这是多么大的福气啊!
  亲爱的朋友,愿你能明白主耶稣为你舍命的大爱,接受祂的救恩,使你也成为神的儿女,一生蒙福!

3. 坚固信心,儆醒不懈为万民祷告

  蒙主拯救的基督徒啊!请检视自己灵命的健康,要渴慕神的话语,随时随地儆醒,多方祷告,明白神的心意,不要作糊涂人荒废光阴,被潮流左右。要为国家,领袖,世界各地的基督徒祷告;行事为人务要与得救的恩相称。並请记得圣经的教训:

“万物的结局近了;所以,你们要谨慎自守,警醒祷告。最要紧的是彼此切实相爱;因为爱能遮掩许多的罪。”(彼得前书4:7-8)

阿们。

(註一至十三:网络搜索)

(同载於Truth Monthly 真理报 美东版157期)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