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修昔底德陷阱

谷沉

 

  世界邮报The World Post)创刊号於1月22日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会议(Davos 2014, The World Economic Forum)上发佈,並刊登了对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专访。针对中国迅速崛起后,会不会对美国,日本等旧霸权国家产生事实上的威胁,习近平在专访中強调:

“我们都应该努力避免陷入‘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s trap),強国只能追求霸权的主张不适用於中国,中国沒有实施这种行动的基因。”

习近平此语的意图显然是:清晰地告诉美国,中国的崛起不可避免,但中国不愿意与美发生冲突;因为在当今全球化态势下中国事实上已经深深融入全球事务,中美经济利益事实上已经血脈相连。因此,中国崛起,不愿意也不会威胁到当今世界任何一个強国大国。习近平的一席话,既昭示了中国梦的光明前景,也指出了西方大国应拋棄二元对立观,避免在世界制造冲突,隔阂与对抗,导致两败俱伤,而要走和平共荣的道路。西方大国更应反思历史,接纳中国,适当作出调整和让步,若针锋相对则难免重蹈历史的覆辙。


白鲁恂

  何谓“修昔底德陷阱”?这是美国著名汉学家白鲁恂所提出,白鲁恂(Lucian Pye, 1921-2008),他是美国政治学家,著名汉学家,麻省理工学院教授。出生於中国山西省汾州。他的研究主要关注文化差異在第三世界国家政治的现代化发展中的特殊作用,被认为是政治文化概念最早的实践者和提倡者。对美国几代政治学家有较大影响。他指出:一个新崛起的大国必然要挑战现存大国,而现存大国也必然会回应这种威胁,这样战爭变得不可避免。此说法源自古希腊著名历史学家修昔底德的观点,这位历史学家认为,当一个崛起的大国与既有的统治霸主竞爭时,双方面临的危险-正如公元前五世纪希腊人和十九世纪末德国人面临的情況一样。这种挑战多数以战爭告终。公元前五世纪,雅典的成就急剧崛起震惊了陆地霸主斯巴达。双方之间的威胁和反威胁引发竞爭,长达三十年的战爭结束后,两国均遭毀灭。

  那么中国经济,军事崛起的速度之飞快,规模之宏大,也令美欧和亚洲国家(特別是中国周边国家)接应不暇,深感意外,既无法阻止,也不可抗拒,又难以适应,因而产生国家危机感,民族心理受挫感;从经济,政治,安全到心理,自尊都感觉受到強大崛起的“中国威胁”。尤其美国举国上下都強烈意识到崛起的中国正在赶上,甚至在一些领域已经超越美国,严重威胁美国的全球利益,激烈挑战美国的世界领导地位,於是乎大造“中国威胁”,“中国恐惧”的国际舆论,借以孤立中国,遏制中国。我们中国是一个文明古国,世界对中国的期待,就是对中华文明的期待。西方基督教文明在创造人类大量财富的同时,也以其二元对立观在世界制造了冲突,隔阂与对抗。中国梦的实现过程,将是开创超越西方现代化模式,探索人类新文明的过程,这既是世界的期待,也是人类文明的期待。习近平提出的“中国梦”,从中国历史和世界历史中高度掌握了国际话语权。中国是世界上唯一拥有三重身分的国家:东方文明古国,发展中大国,新兴国家。中国的多重身分,折射出中国梦的多重內涵:东方文明复兴梦,发展中国家的发展梦,新兴大国梦。中国的多重属性,決定了中国梦不只是单纯的中国的国家梦,民族梦,人民梦,也是世界梦,文明梦。古希腊著名历史学家修昔底德的名言,在二十一世纪的今日,中国沒有必要和美国对着干,但也不唯美国“马首是瞻”。我们不会重蹈历史的陷阱。中国发展自己的实力,经济发展了,国力強盛了,即使打不过美国,但也让他不敢动手打我们,否则,两败俱伤。因此,中美两国一定不能陷入“修昔底德陷阱”。这是高层领导人包括普通民众都必须清醒的事,合则两利,斗则两伤。掌握了这一点,中国人完全要挺起自己腰板,既敢於和美国人说“不”,又要和美国人论合作。美国人现实,我们中国人也不会蛮干。

  神说:

“不要为作恶的心怀不平;也不要嫉妒恶人;因为恶人终不得善报;恶人的灯,也必熄灭。”(箴言24:19-20)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