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贵以贱为本,高以下为基

陆国城

 

  道德经第三十九章,老子曰:

“故贵以贱为本,高以下为基。是以侯王自称孤,寡,不谷。此非以贱为本耶?非乎?故至数誉无誉。”

其意是:所以高贵以低贱作为根本,高以低作为基础。因此诸侯王自己称自己为孤德之人,寡德之人,不善之人,这不是以低贱作为根本吗?难道不是吗?所以最高的称誉是不需要夸誉的。一个社会必然有其阶级性,如果人人都高贵,那就沒有低贱,你的富裕是有穷人的贫穷来保证,也皆是一个社会必然有的阶级性。一切荣辱都是交替变化的,尊贵是以卑贱为根本的,高是以下为根基的,卑下是一切高高在上的基础。因此,了解到贵贱,高下的辩证关系,做人就不会太张扬,过於张扬就会自取其辱,而凡事懂得处下,居后的人才能长久的立於不败之地。繁华不会长久,这其实是辩证法思想,老子的学说就是充满辩证法思想,所以必须是老子;而孔子的主张是贵贱有序,要遵守礼乐制度。仁德的人,自己想成功首先使別人也能成功;自己想被人理解,首先要理解別人。

子贡曰:“如有博施於民而能济众,何如?可谓仁乎?”子曰:“何事於仁!必也圣乎!尧舜其犹病诸!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能近取譬,可谓仁之方也已。”(论语.雍也第六)

仁德的人,自己想站得住首先使別人也能站得住;自己做到通达事理首先要使別人也通达事理。 孔子认为,在仁德面前,即使是老师,也得谦让。可见仁德是做人的根本,是处於第一位的,是衡量一切是非善恶的最高准则。

“人的高傲必使他卑下;心里谦逊的,必得尊荣。”(箴言29:23)

同时,孔子強调,仁德的人应该凡事能将心比心,推己及人,在追求个人成功的同时,要帮助別人有所建树。如此看来,人活在世上不能光想自己好,也要想到让他人好,要尽社会责任。“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是孔子的一个重要思想,也是实行“仁”的重要原则。如果能夠“推己及人”也就做到了“仁”。

“ 骄傲来,羞恥也来;谦逊人卻有智慧。”(箴言11:2)

“其怒乎!己所不欲,勿施於人。”(论语. 卫灵公第十五)

这是孔子对子贡一个提问的回应。子贡的问题是:

“有一言可以终身行之者乎?”

孔子在论语.雍也第六中还说过:“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能近取譬,可谓仁之方也已。”这里的“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与“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有相似的含义,但是后一句话较为消极些,而前一句显得主动,积极。自己想立足社会先使別人立足社会;自己想要富裕先使別人富裕。人生两样最难舍,一是财,一是命。只要有利於人世,把自己的生命财产都施出来,就是施。这太难了,虽然做不到,也应心向往之。自己都不愿去做的事情,凭什么要別人去做呢?自己不愿意去做,就不要让別人去做吧。我想成就或成功是建筑在大众的基础上的,在不断的帮助別人的同时,你也在无意中确立了自己的成就和成功。第二句意思差不多,把第一个“达”理解成享受成果,理解力,达到智慧的高度。

“凡是真实的,可敬的,公义的,清洁的,可爱的,有美名的;若有什么德行,若有什么称讚,这些事你们都要思念。”(腓立比书4:8)

  贵以贱为本,高以下为基,这两句话与上帝的教诲如出一辙:

“人的高傲必使他卑下;心里谦逊的,必得尊荣。”(箴言29:23)

神对於高傲的人是不能容忍的。

“在暗中谗谤他邻居的,我必将他灭绝;眼目高傲,心里骄纵的,我必不容他。”(诗篇101:5)

我们无论多贵,多高,必须谦卑。因为贵与高都是从贱与下逐渐发展而提升的。

“耶和华所恨恶的有六样,连祂心所憎恶的共有七样;就是高傲的眼,撒谎的舌,流无辜人血的手,图谋恶计的心,飞跑行恶的腳,吐谎言的假见证,並弟兄中布散分爭的人。”(箴言6:16-19)

贵者从容,高者淡定。从容优雅,面对一切。越是真正有內涵和能力的人,越是低调,沉着,淡定从容,处世不惊;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真正的贵者,遇事不慌,敢为敢不,沉着从容,是宁靜致远!信靠耶稣,更是一种心灵的外延,一种境界的昇华!人生百年匆匆过,贱下淡定才幸福。

“凡事谦虛,溫柔,忍耐,用爱心互相宽容,用和平彼此联络,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以弗所书4:2-3)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6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