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爱自己?爱爱情?还是爱…

—赵薇电影《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石衡潭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上映以来,十分火爆,不到一週,票房已超过三亿,更是出现一边倒的好评如潮。这里有青春的单纯,率真,激情,奔放,也有青春的鲁莽,迷茫,错误,悲伤。人们通过这部影片来感受青春,怀念青春,慨歎青春,思考青春,很多人在片中人物身上看到了自己和同窗的身影,那些熟悉的生活场景与画面更让不少人仿佛回到了过去。当然,青春最重要最动人心弦的主题还是爱情。尽管影片中每个人的爱情际遇与归宿各不相同,而女主人公郑微后来则一言以概之:“我们都应该惭愧,我们都爱自己胜过爱爱情。”这可以说是全片的点睛之笔,也是编导品评人物的标准尺度。
  应该说:人人都最爱自己,或者说人人都是自私的,只是表现方式有別而已。对於林靜来说,他的自私表现在狭隘。知道了父亲与郑微母亲的姦情后,他心中的道德丰碑轰然倒塌,随后,他不仅疏远了父亲,连与郑微这份情感也毅然断绝了。而当他想要回转时,郑微与陈孝正已经在热恋之中了。天上掉下来的施洁更让他卒不及防,不知所措,接着,就一步步被她的情感攻势所击破,最后陷入一张掙不脫甩不掉的网中。这不能不说与他的责任感与意志力很不成熟密切相关。若不是爱情,应该断然拒绝,不是外表的激烈,而是心底的淡然;若是日久生情,就应该好好珍惜,不离不棄,而不是嫌棄与折磨。
  赵世永也是沒有责任能力的,他的自私表现在懦弱。同情一个不受关注的女生,卻因此而突破男女之大防,女生怀孕后,他卻只会抱着女友阮莞的腰痛哭,而拿不出任何解決方案,最后,还是由阮莞出面来了断。后来,面对阮莞的怀孕,他又同样地表现出惊慌失措,让阮莞痛到心底,无奈言別。尽管他已经事业有成,可仍然摆脫不了父母的牵制,精神上远未真正独立。当阮莞即将成为別人的新娘时,他又想重溫旧情,结果令阮莞死於非命。可以说,他从来沒有好好珍惜这份爱情,也就从来沒有好好拥有和享受它。他拥有的只是虛幻。就是他对於阮莞之死所表现出的悲痛与忧伤,也不会持续多长时间。
  陈孝正是这些男生中最优秀的,也是最有责任感的,可恰恰又是最自私的。这种自私是骨子里的,不到一定时刻还显现不出来。这就是他的“一釐米”人生哲学:“我的人生是一栋只能建造一次的大楼,我必须让它精确无比,不能有一釐米差池。”他的确凭着坚強的毅力,勤奋的学习,朝着自己设计的目标迈进並且最终实现了,可他卻失去了诚实,正直和刻骨铭心的爱情。“在男人的世界里,女人其实只是一片点缀的白云,他偶尔会讚歎它的无暇和美好,也会对它留恋,但決不会为了它而放棄浩瀚的天空。”应该说,在他这样的年龄要做到在事业与爱情之间的完美平衡,的确要求太高,可是难道出国与爱情真的就是熊掌和鱼肉,不可得兼吗?我想还是责任感与意志力出了问题,是自我出了问题。我们对自己都无法相信,所以就不敢承诺未来。影片最后安排了陈孝正向郑微的回归,他说不是要再拾旧情,而是要重新追求,影片也暗示了一种美好的前景。可是我想,现实生活中,恐怕只有极少数的人才会如此幸运吧。

  郑微是体现了“不爱自己而爱爱情”这一精神的。在爱情中,她从来都是倾情投入,义无反顾,不达目的,決不罢休。对林靜如此,对陈孝正也一样。“总有一天,会在他的心中插上我的五星红旗。”她既敢爱敢恨,同时又拿得起也放得下。尽管陈孝正绝情而去,黎维娟等同学也为她愤愤不平,她卻不以为然。“我吃了什么亏?谁拿枪逼着我了,別跟我唧唧歪歪的说吃亏,沒谁逼良为娼,这事就图个你情我愿。我愿意傻,他愿意走,谁也不欠谁的…即使他走了,我那几年的快乐也不可能餵了狗。”经过几次爱情的挫折,她终於认识到:“曾经我们都以为自己可以为爱情死,其实爱情死不了人,它只会在最疼的地方紮上一针,然后我们欲哭无淚,我们辗转反侧,我们久病成医,我们百炼成钢。”毕业后,她在工作和事业中找到了价值与自信,她也能夠驾驭自己的情感了。面对功成名就衣锦还乡的陈孝正,她能夠不卑不亢,把持自己:“陈孝正,我们一起度过了青春,谁也不亏欠谁的,青春就是用来怀念的!”而当渴望有个家的她知道林靜的情感经历后,也能夠收拾心情,毅然退卻。她认为施洁就是一个“不爱自己而爱爱情”的人,她应该收获这份爱情,而非自己,她绝不能跟施洁去爭夺之。
  “不爱自己而爱爱情”思想最完美的体现还是阮莞。她总是善良为怀,体谅他人。对同室女友如此,而所爱的人更是这样。赵世永让別的女子怀了孕,这样大的错误,她不仅承担下来了,而且还替他处理了。很快就要成为別人的新娘了,还不忘要去安顿赵世永这颗尚未平靜的心。最后,可以说,她是为爱情而献身的。

  黎维娟则是一个很实际很功利的女生。她自己家境不好,所以向往一份殷实的生活,不像其他同学那样梦想爱情,挥霍青春。她很理性地终结了考大学期间所产生的一份情感;她也一度看好陈孝正,可看郑微来势兇猛,也就知难而退;后来,她似乎如愿以偿,嫁入豪门,只是还要做两个半大不小调皮孩子的后妈,自己的孩子则还在计划之中。
  影片中唯一一个“不爱自己而爱爱情”的男生是张天然。他表面上张扬开朗,大不咧咧,暗地里卻还是有侠骨柔肠,琴心剑韻。他一直暗地里定期给阮莞送花,即使他知道她已经名花有主。即使阮莞已经香消玉殒时,他也仍然来到她墓前献上鲜花一束。对逝去之人的情感是不求回报的,也是最为真挚的。
  可是,难道“不爱自己而爱爱情”就是最高境界,人生终点?对此编导自己也怀疑。正如郑微在看阮莞最后一眼时所说:“阮莞,你是全世界最蠢的傻瓜!我不会为你哭的!你为一个小男人死得太不值了!你一辈子只有那么点儿为爱情牺牲的出息!你目标达到了,你满意了吧?你会让所有爱你的人恨你的!你对不起大家!这世上除了爱情还有別的呢!你太自私了!我看不起你!”
  张天然,这样一个被编导视为纯情的男生,其实在爱情上很缺乏勇气与胆魄。既然真心地爱一个人,就要奋力地去爭取,而不是退缩隐忍。如果他积极大胆一点,他与阮莞的命运或许可以改观的。“连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可以拥有,所以注定得不到。”
  “不爱自己而爱爱情”的境界似乎比“爱自己”高一点,可仍然是一种爱自己,是一种自私,只不过隐蔽一些,含蓄一点。所谓爱爱情,爱的是自己的爱情,或者说爱的是在爱情中的自己,不管这种爱情是真实的还是虛幻的。“我爱的不是他,而是我对爱情的想像。”这种爱常常是一种自怜自爱。若再把所爱的对象昇华美化,並对之顶礼膜拜,那他或她就成为了这个人的偶像。阮莞之於张天然,林靜之於施洁就是这样。这不是真正的爱情,更不是崇高的情感,这是偶像崇拜。其结果可能是耽误了別人,也损害了自己。人需要看自己和別人合乎中道,不要俯视,也无须仰观。因为都是按照神的形象与样式所创造的。
  影片中真正有点超越爱自己和爱爱情模式的人是曾毓。她曾经是陈孝正的准女友,从內心来说她也是爱陈孝正的,只是陈孝正把这种情感化为了友情。尽管郑微橫刀夺爱,曾毓还是心系陈君。在毕业之际,她把好不容易得到的公派留学的名额让给了陈孝正。这是牺牲自己,成全別人。当然,她也有与陈孝正重归於好的心愿,但她並沒有以此为前提。至於她有沒有对郑微的报复之念,那就不得而知了。影片最后让她和许开阳结成了一对,多少有些突兀。她的理想应该更高远一点吧。

  只有朱小北的故事似乎与爱情无关。这是阮莞之外另一个残酷青春的例证。她为捍卫尊严而被开除了学籍。她靠姐姐开包子店供学费,自己也常常去给姐姐帮忙。虽嘴上说不在乎同学是否知道这事,但她对触犯尊严的事情还是特別敏感的。小超市店员怀疑她偷了东西並強行搜身,这的确是对她极大的侮辱,不过,她的处理也太不冷靜了。这可能是长期被人忽视之后的一次总爆发吧。从她身上我们看到了孙志刚的身影。社会的进步往往是以某些个体的受害与牺牲为代价的。尽管朱小北还算有一个比较不错的结局—青少年智力开发培训师,但她卻把大学青春岁月排除在记忆之外了。
  “爱情是足以焚身的烈火,不管是聪明人还是笨蛋,爱上了,都成了飞蛾。谁都知道飞过去会成为飞灰,但那又怎么样,百年之后,不管燃烧过与否,我们都将成为尘土。”这是年轻人的爱情宣言。这种豪情是令人感佩的,它也道出了部分真理—我们的身体都将成为尘土。但它沒有说出另一半,他们也还不知道另一半:我们的灵魂会永垂不朽。让我们的身体归於尘土吧!可灵魂去向哪里,卻不得不好好思量。

“神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祂的不致灭亡,反得永生。因为神差祂的儿子降世,不是要定世人的罪,乃是要叫世人因祂得救。信祂的人不被定罪,不信的人罪已经定了,因为他不信神独生子的名。”(约翰福音3:16-18)

只有知道最终结局的人,才会真正勇往直前;只有找到爱的泉源的人,才能真正去爱去生活。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