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掙扎在欲望与礼法之间

—王全安电影《白鹿原》

石衡潭

 

  欲望是人的本能,礼法是对本能的节制。一部文明史,基本上就是欲望与礼法爭执较量的历史,对於中国社会尤其如此。陈忠实小说白鹿原即是在这种意义上的民族史诗,当然,是用众多鲜明的人物,跌宕起伏的情节,惊心动魄的场景,丰富饱满的细节来体现之。王全安的同名电影,应该说,基本忠实於原著,並以电影这种综合艺术的形式,给人心灵以极強的震撼与拷问。只是由於种种原因,它沒能夠以完整的形式呈现给国人。

“从心所欲,不踰矩”(论语.为政第二)

这可以说是孔老夫子所追求的欲望与礼法之间关系的最佳境界,可惜就是连他自己也认为只有年屆七十才能达到,所以,这只是个別人之事,大多数芸芸众生还是在欲望的洪流之中沉浮。黑娃与田小娥之间的爱情也是肇端乎欲望。一个初生牛犊,血气方刚;一个老夫少妾,久旱待霖。於是一拍即合,不可遏止。事情败露身被毒打时,田小娥仍然嘴硬:“就是卖到窯子里,也比跟你在一起舒服。”

欲望要的是满足与舒服。这是田小娥的力量,也是她的命门。在现实社会中,欲望需要礼法的承认与规范,否则沒有出路。所以,黑娃把田小娥带回村里后,最盼望的一件事就是:正式成婚,进入祠堂。然而,代表礼法与传统的族长白嘉轩明确地表示了拒绝,而父亲鹿三得知儿子情事真相后的极度愤怒反应更是根绝了这种可能。於是,这对半路鸳鸯只有另寻出路。鹿兆鹏对於苏联人沒有祠堂照样活得很好的说法给他们提供了思想依据,而农会则给了他们实现愿望的力量,於是,他们带头闯进祠堂,砸碑毀牌。一个被礼法规范逼入绝境之人,他最后的反抗只能是打倒规范。

“入祠堂,盼了这么多年,沒想到,进来这么简单。”

  黑娃也就罢了,可随后更多人被欲望拉下马来。鹿子霖是第一个,虽然一把年纪了,且是田小娥的长辈,可还是为老不尊,趁人之危,将一个无依无靠的女人据为己有。这说明,礼法传统在他这里,早已经只是一块招牌,可以用来惩治別人,而对他自己卻完全沒有约束力。但是,他虽然內心藐视礼法,卻也嫉妒坚守礼法之人所具有的权力与影响力,所以,他要用欲望去败坏之。他说:他想抹掉所有男人的裤子,最想抹的是族长白嘉轩的,可现在当族长的是其子白孝文,所以,选择他作为田小娥的勾引对象。白孝文在欲望面前,也是一败涂地。他在祠堂痛打田小娥,並非出自道德义愤,而是源於嫉妒与恼怒,他恨她居然跟狗蛋这样的人行苟且之事。跟田小娥来往之后,起初还顾忌礼法和与黑娃的情义,一旦暴露,他就什么都不顾了,干脆纵身投入,在欲望中翻滾。在影片中,他的结局是极其悲惨的,不能养活自己的妻儿,让她们濒临饿死的绝境,自己也卖身去当炮灰。白孝文的一生印证他儿时说给黑娃的戏语:“我卖房卖地,也要救你。”他确实是卖房卖地了,可不仅沒有救黑娃,连自己也救不了。白孝文的一生是一个典型的浪子故事,遗憾的是他沒有回头。田小娥之死,与他是关系最大的。当然,田小娥本人也有责任。她的致命弱点就是:太不能坚持自己了,太屈服於欲望了。原著中冷先生那句话说得好:“她身上但凡有白灵的三分气性,也不至於如此。”可这样的要求,对一个曾经锦衣玉食而一下子落到无衣无食无依无靠境地的女人来说,太难了。影片通过田小娥及与之相关的三个男人揭示了欲望的強大力量和礼法的极端脆弱。

  田小娥是被黑娃的父亲鹿三杀死的。如果说田小娥是礼法的牺牲品的话,那么,鹿三更是。不同的是:田小娥是被动的,鹿三是主动的,礼法已经內化到鹿三整个人身上了。在白鹿原,礼法的具体內容就是其“乡约”:

“择业向善,见善必行,闻过必改,能治其身,能修其家,能事父母,能教子弟,能守廉洁,能救患难,能觉是非,能解斗爭,能与利除害。”

这是儒家礼法思想的地方化与通俗化。作为一个沒有文化的农民,鹿三只能被动地接受礼法的教化,而沒有主动反省礼法限制的能力,其实不止是他,就是白嘉轩也沒有这种能力。倒是早已不相信礼法的鹿子霖多少看到了其弱点,他对田小娥说:“你和黑娃只不过想结婚过安生日子,进不了祠堂。他白嘉轩娶了五回女人,次次都进祠堂。”这句话,的确是白嘉轩难以回答的。应该说,对於田小娥之死,白嘉轩是难辞其咎的。鹿三的礼法主要是白嘉轩的传授,鹿三的行动几乎完全是他思想的外化与延伸,只是他沒有亲自动手而已。如果说,鹿三杀死的是田小娥的身体的话,那么,白嘉轩要杀死的是田小娥的灵魂。白嘉轩拒不接受化身为鬼的田小娥之带着能力的抗辩,而坚持要镇压到底,将她的骨灰压在六层石塔之下,叫她永世不得翻身,即使其中有他白家的骨血也在所不惜。在此,导演与作家都以一种极其尖锐的方式揭示出了欲望与礼法之间的冲突以及血脈延续身体永生与精神长存之间的矛盾。这是中国人至今也沒有能夠解決的问题。

  是的,五四运动喊出了打到孔家店的口号,鲁迅先生也通过狂人说出了礼教吃人的真相。可是事情並不那么简单。就像黑娃恨白嘉轩腰桿挺得那么直一样,他用杠子狠狠砸,也沒有将之砸断。对於一种传统,重要的不是打倒,而是要了解其局限所在。礼法在中国能夠维持两千多年,至今犹存,是有其正当性与合理性的。可是它的致命要害在於:缺乏饶恕,怜悯精神及其能力。在如何对待田小娥这一问题上,白嘉轩过於強势,鹿三更是暴烈,他们只是简单地坚持所信守的原则,而沒有更多地去想:人需要道德操守,可人也需要生存下去;在谴责违背礼法行为时,也要为罪人提供一条出路。恰恰相反,在影片中,礼法及其代表人物沒有给这些他们所惩罚的罪人以出路,而是一步步堵路,把他们推上绝境。白嘉轩把田小娥堵到破窯遭风雨,鹿子霖把她堵到了祠堂受鞭打,白孝文把她堵到了街上去乞讨,鹿三则直接把她堵到了黃泉路。最后,鹿三也把自己堵到了橫樑上。其实,在早期儒家如孔孟等人那里,还是有对人的理解与体恤,並非一味地死守原则。孔子说:“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曾子说:“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孟子与淳於髡曾经有过关於经与权的精彩对话:

淳于髡曰:“男女授受不亲,礼与?”
孟子曰:“礼也。”
曰:“嫂溺则援之以手乎?”
曰:“嫂溺不援,是豺狼也。男女授受不亲,礼也;嫂溺援之以手者,权也。”(孟子.离娄上)

只是宋明理学出来之后,“存天理,灭人欲”成为不容置疑无可撼动的最高原则,很多儒生或者受儒家思想影响的人都坚決终身奉行之,一味削足适履,而从不知道通融灵活。这种立场的对立面就是彻底的实用主义,功利主义。对於持这种观念的人,什么天理,什么礼法,什么原则,什么道德,只要不能解決眼下实际问题,统统靠边站。鹿子霖就是这样。在田小娥阴魂不散,白鹿原瘟疫蔓延之际,是他提出来给田小娥这么一个大家心目中的淫妇修庙,以逃过这一劫。白嘉轩所代表的僵硬的道德理想主义与鹿子霖所代表的有奶便是娘的实用哲学构成了中国历史与文化的循环。前者的底色是德性的骄傲,后者的本质是欲望的喧嚣,它们最终都於事无补,不能给人带来真正的良善,充实,喜乐,平安。白嘉轩的教子失败也是一个很好的例证。白嘉轩一直以棍棒教子,白孝文就是在棍棒下长大的,到成家立业了,也沒有过脫离棍棒。可结果怎么样呢?白孝文不但沒有像白嘉轩所希望的那样继承祖业,振兴门庭,反而成了一个十足的败家子,千金散尽,全家蒙羞。
  几乎是同样的人物,同样的事情,耶稣是这样处理的:

“文士和法利赛人,带着一个行淫时被拿的妇人来,叫他站在当中。就对耶稣说,夫子,这妇人是正行淫之时被拿的。摩西在律法上吩咐我们,把这样的妇人用石头打死;你说该把她怎么样呢?他们说这话,乃试探耶稣,要得着告祂的把柄。耶稣卻弯着腰用指头在地上画字。他们还是不住的问祂,耶稣就直起腰来,对他们说,你们中间谁是沒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於是又弯着腰用指头在地上画字。他们听见这话,就从老到少一个一个的都出去了;只剩下耶稣一人,还有那妇人仍然站在当中。耶稣就直起腰来,对她说,妇人,那些人在哪里呢?沒有人定你的罪吗?她说,主啊,沒有。耶稣说,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此不要再犯罪了。”(约翰福音8:3-11)

这就是耶稣给我们树立的典范:不是不惩治罪行与邪恶,任其氾滥橫行;而是在惩治中不失去怜悯,在惩治后仍然有恩典—指出新生之路,光明之途。当然,最重要的是:耶稣基督具有赦罪的权柄和赐恩的能力。

  影片选择村口老戏台作为中心场景,意味深长。戏台本来就是演人物遭际,说岁月沧桑,而白鹿原人们几十年的爱恨情仇,悲欢离合,更是一场感天动地的大戏,它也正是在这里辉煌上演。在这里经过了改朝換代,清朝灭亡,民国兴起,还有农会的铡刀,地主的绞架,军阀的枪支,日机的轰炸。可以说,老戏台是这幕大戏的见证人。这更让人有物是人非,世事难料的沧桑感。正是:

“金满箱,银满箱,转眼乞丐人皆谤;正歎他人命不长,那知自己归来丧?训有方,保不定日后作強梁。择膏梁,谁承望流落在煙花巷!…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甄士隐.好了歌注)

  老腔与秦腔在影片中也发挥了重要作用。随着黃橙橙麦浪翻滾的画面徐徐展开,一声老腔就把人带入了那个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靠天吃饭的岁月与年代。麦客们挥汗劳作之余,也过了一回老腔瘾:“军校备马,抬刀伺候。将令一声震山川,人披衣甲马上鞍;大小儿郎齐呐喊,催动人马到阵前。”这也给后来白鹿原上你死我活的爭斗做了很好的铺垫。乡约鹿子霖在窯洞強姦田小娥之时,响起的是薛仁贵征东:“征东总是一场空,难舍大国长安城。临阵无有文房宝,该拿什么当笔尖。”真是莫大的讽刺。影片最后出现的画面还是金黃的麦穗(自然的生活),孤独的牌坊(道德的丰碑),空中回盪的还是苍涼的老腔(历史的循环):

“风花雪月平凡事,笑看奇文观炎涼;悲欢离合观世相,百态人生话沧桑。”

  还要提一下,白鹿原现在公映的这个版本,被刪掉了许多重要內容:仁义白鹿村上匾,即朱先生这一条线,涉及旧时乡绅文化;女主角白灵,涉及陕北肃反;抗战开始后的一小时剧情,涉及镇反等內容,白孝文,黑娃,鹿兆鹏各自命运中断无结局,实在非常遗憾。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能夠看到完整的版本。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