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走廊 ✐2013-06-01


梦想照见现实

—薛晓路电影《北京遇上西雅图》

石衡潭

 

  二十年前,中国人的美国梦是:想方设法踏上这片新大陆,然后一步一个腳印地奋斗,哪怕端盘子洗碟子,哪怕多少年不回家,直到住上洋房,拿到绿卡,如北京人在纽约所呈示的。今天则大不相同,来美国的多是富二代官二代或说广义的官富家属,他们不是靠自己挤进来的,而是被別人送过来的;他们不是踏踏实实,安安靜靜,而是趾高气扬,不可一世,北京遇上西雅图Finding Mr. Right)中的文佳佳就是这样。文佳佳还不算富家属,卻属更加时髦的小三一族,因而更加具有时代色彩。
  小三本来在道德上让人低看,而文佳佳卻仗着自己有棵搖钱树就嚣张跋扈,蛮不讲理,出言不逊,结果弄得人见人烦,避之唯恐不及。当然,西雅图月子中心的人只当她年幼无知,多让她几分,沒太在意。司机郝志任她咆哮不已,決不反驳一声;房东黃太也答应她苛刻的要求,将自己的住房让了出来;只有周逸与她针尖对麦芒,要与她一決高下,或者说是要教训她入乡随俗,懂点礼貌。文佳佳要这么一直高调下去,也很自然,但编导赋予她更多的复杂性。她也做过美食编辑,並非职业小三,她来美国生孩子也是逼不得已,在国內非婚生子有政策上的障碍,也有人际上的麻烦。她自己的前途堪忧,只能母凭子贵。种种暴戾之举实出自內在的虛弱与不自信。后来,她遭遇突破,更让她的另一面得以表现与发挥。她的男人钟先生因为经济问题所有银行卡被冻结了,她一下子从一个住豪华酒店总统套房都不假思索的富婆变成了一文不名的穷妞,但她沒有趴下,而是放下身段,节约开支,並愿意给月子中心打小工,还敢於在海滨街头摆攤卖包,並怀着感激接受陈悅大姐減价卖场淘货的廉价赠送。

  通过与郝志的进一步交往和在美国的种种遭遇,她也逐渐地知道自己生活的空虛,“我什么都沒有,但我有包。圣诞节有个包,春节有个包,三八妇女节有个包,连六一儿童节都有个包!我都是包都是包!”她也认识到真正的好男人不是能用金钱财富来衡量的,“男人钱多钱少不重要,找一个知冷知暖的才好。”“他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也许他不会带我去坐遊艇吃法餐,但是他可以每天早晨都为我跑几条街,去买我最爱吃的豆浆,油条。”真正的爱也不只是提供舒适的生活与环境,爱的基础应该是自尊,自爱与自立。所以,她回国后,敢於放棄以前所梦寐以求的一切,而独自带孩子,过自食其力的生活。“努力让自己的肩膀更坚強,才有资格去见我爱的人,然后对他说,我准备好爱情从天而降了。”影片给了她一个完美的结局,她终於回到了自己心爱的男人身边,与他在帝国大廈浪漫重逢。“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之后的重逢。”
  郝志被描写成为了一个理想的好男人。他不张扬,很沉靜,尽管曾经是北京阜外医院的第一把刀,但甘愿放下一切,照顾女儿,成全妻子,即使司机这样的工作,也能夠安然接受,並且尽职尽责。他很有爱心,对於文佳佳这样一个糟糕透顶的客戶,他能夠全然忍受与接纳,而且不计前嫌,尽量为她着想,耐心而不失时机地教导如何保护自己与胎儿,如何应对生活中所遇到的一切。他是一个善於为別人着想並愿意给別人带来幸福的人,这样的人在今天这个时代的确是十分稀有了。

  显然,编导将这对新时代的金童玉女美化了。仔细琢磨一下,就会发现他们身上的弱点与盲点。文佳佳的所有梦想都是围绕自身的,她沒有顾及甚至沒有想到他人。如她在美国挥金如土的时候,根本沒有想到这对钟先生家庭以及社会的危害。钟太太一语中的:“照你们这么花,哪个男人不会被你们花进牢房?”她对让钟先生休妻离婚,也丝毫沒有歉疚感,就像是优胜劣汰,理所当然。她想的只是自己的幸福,自己找那个对的男人。其实,钟先生与郝志,在她並无大的差別,只是她的好男人标准发生了一点变化而已,並且,她的要求不是变低了,而是调高了。原来她仅仅要求的是金钱与奢华生活,现在除了这些,还要有修养人品与情感。试想:如果她在美国邂逅到的他还是在胡子拉碴地替人开车,她是会装作不认识还是会一笑了之呢?我想至少不会是这样一个皆大欢喜的收场吧?为了自己的幸福,可以不计一切,这就是我们这个浅薄时代的时代病,这是比小三与富二代现象更可怕的。现实生活中的小三決不会像文佳佳那么幸运。更大的可能是:要么与正室一直撕咬爭斗下去,要么拿点青春损失费走人,哪里还能夠再找到这样一位有修养有品德有地位的如意郎君?人的每一种选择都要付相应的代价,鱼肉与熊掌不可兼得。如果早知道凭真诚的努力可以找到幸福,又何必错误地兜那么一个大圈子呢?

  郝志这个人物的真实性先且不说,他本身也有致命的缺陷。作为一个丈夫,对妻子应该有所教导与引导,而他卻任妻子妄为,甚至让她高飞远走。虽然他曾经愤慨地说:“钱就是个屁!”但他实际还是服从了谁钱多谁说了算的世俗规则,惟妻子之命是从。按说,妻子另攀高枝,男人可以表现出大度,但还去参加妻子与別人的婚宴,甚至去替她取婚纱,这就太失男子志气丈夫尊严了吧?在此,我们倒要怀疑他是否真正爱过自己的妻子?是否真的要“嫁祸於人”了?若不是身边有一个年轻漂亮千娇百媚的女人,他能夠有这样的底气吗?其实,就像文佳佳在电影院给郝志女儿讲的那样:沒有什么浪漫爱情,那都是骗人的。当然,沒那么绝对。但真正的爱情一定是对自己的配偶不离不棄,而不是轻易分手,不带走一丝云彩。

  影片也反映了许多美国现象或西方现象,如接受捐精,同性恋,孩子报警等等。不是说这些情況不能报导,而是要看从什么角度和带着何种情感去表现。我看编导是带着中立再加上一点好奇与欣赏的眼光来看待的。女同性恋者周逸好像是一个成功的商人,生意单几千万的都轻松平常(似乎是冲文佳佳来的,以富治富),平时敢仗义直言,也不乏爱心。她与捐精者相处良好,捐精者的女友对这一切也欣然接受。我们不是说要歧视同性恋者,可不能不指出这是一种非正常的生活方式,是一种罪。还有对青少年早恋见怪不怪,文佳佳甚至还为郝志女儿追男生支招。这都过了,会产生误导。黃太的家长里短,陈悅的精打细算,这些倒是中国人的生活常态,有艰辛,也有欢乐。

  梦想照见现实。人梦想的是什么,他也就是什么。我们梦想的是自己的幸福,就是寻找那个对的人,至於是否妨碍或损害了別的人,我们不用去想,也懒得去管。世界是我们寻欢作乐的舞台,不管是北京,是西雅图,还是纽约。我们的梦想既然都如此现实,我们的现实就更不会有超越了。不得不说,该片所透露出来的幸福观是极端自私的,也是十分肤浅的。真正的幸福从来不是追求来的,青春与美貌会与时俱逝,浪漫与欢乐也转眼成空,更不用说金钱与财富不能带入彼岸了。那么,幸福在哪里?如何得到它?先知弥迦早已告诉我们:

“世人哪,耶和华已指示你何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什么呢。只要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你的神同行。”(弥迦书6:8)

当我们恆心行神所指示的善时,幸福就在我们心中了。

“祂必照各人的行为报应各人;凡恆心行善,寻求荣耀尊贵,和不能朽坏之福的,就以永生报应他们;惟有结党不顺从真理,反顺从不义的,就以忿怒恼恨报应他们。将患难,困苦,加给一切作恶的人,先是犹太人,后是希腊人;卻将荣耀,尊贵,平安,加给一切行善的人,先是犹太人,后是希腊人。因为神不偏待人。”(罗马书2:6-11)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点点心灵

特殊的圣诞节 ✍张在孜

艺文走廊

疫境散记 ✍凌风

谈天说地

回顾与前瞻,喜乐迎新年 ✍林向阳

谈天说地

两柜与救恩 ✍于中旻

谈天说地

再作婴孩 ✍于中旻

寰宇古今

章力生的品格 ✍于中旻

点点心灵

故乡的夏声 ✍音凝

艺文走廊

杜牧诗人观政 ✍異翠

云彩生活

称心园艺:鸡冠花 ✍余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