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春眠

湮瀅

 

  尽管春天呈现了万紫千红,奏出了鸟鸣虫吟,在你的眼睛里塞满了颜色,在你的耳朵里充满了声音,但,春天仍然是最适於睡眠的季节。
  夏日炎炎难眠,汗流浃背,燠热难当。冬夜瑟缩在寒衾中,入睡和起床都是一种苦事。而秋天最易伤感,若逢上秋雨敲窗,滋味也就夠受了。唯有春眠是人生中的一大乐事。所谓“春眠不觉晓”一觉可以睡到日上三竿,“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当春天早晨醒来时,会有一种奇妙的感觉,睜开眼睛,留外一枝新桃映着鲜丽的朝阳照入眼际,细碎的鸟语吱喳入耳,连小鸟在枝上跳蹦的微声,声听起来都非常清晰,这时候在床上拥着薄衾躺一会,翻几回身子,伸两个懒腰,那种慵懒的滋味,是人生中难得的享受。
  但最写意的春困,不是在夜晚,而是在白天。在花荫下,在草丛里,那才是春困最理想的地方。当你追逐春风,狂扑蝴蝶,跑得倦了,在草地上打一个滾,枕着软绵绵的绿茵,沉沉地睡去,好像睡在母亲的怀里。憩睡在泥土的芳香里,周围蜜蜂的嗡嗡,蚯蚓的咿唔,莺燕的软语,蝴蝶的展翅,甚至柳絮的飞舞,都能依稀织入梦境。
  整个的春天,天上的云彩,地上的花木,溪里的流水,飞舞的蜂蝶,酿成了一壶酒,你只要在春的催眠下睡上一会儿,你便醉了。醒来时,落花堆满了胸前,春,在一瞬间又換了一套新装,荡漾在眼前的景色更浓艳了,天地似乎都是新创造的。呵!那一刻的感受真奇妙,全身的每一根骨节都是舒服的,好像每根骨头捏一下就会碎了,懒懒地躺在春的怀抱里,沉醉在大块的景色里,周身一点力气都沒有,连伸手捏一片花瓣都捏不起来。唉!那滋味妙透了,我真说不上来,不信,你该去试一试,否则你会抱憾终生的。

 

本文选自作者散文集秋之悸
台北:道声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社资讯: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4.htm
北京: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阳区西垻河南里17号楼,电话:(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6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