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债台高筑

吟萤

 

  我生平最怕欠债,如果不小心欠了人家的钱,便会寝食难安,一定要设法立刻归还。看到有些人欠了许多债卻蛮不在乎,而且生活得很愉快,真是令人难以了解的。
  我小时候在家乡看到过许多逼债的故事,债权人讨价的嚣张无礼,负债人的告贷无门,走投无路,甚至寻死觅活,在印子钱下面被压得一辈子翻不过身,透不过气,真是太可怕了。所以我发誓永远不要欠人家一分钱,永远不要过那种被人逼债的日子。
  然而很不幸,我卻欠了一身债,而且看样子,这一辈子也无法还清。

苦於文字债

  由於我早年喜欢写作,结了一些文字缘,由投稿到被人邀稿,这期间当然有相当的历程;但近年来因行政工作佔据了全部时间,所以对报刊的邀约,多半不能应命。但这种情形对一般编辑则可,对约稿的高手则又当別论,他们会用一封封的信件,一通通的电话,甚至出其不意的拜访,逼得你无路可走。有时候逼得急了,使姑漫应之,但一答应下来,便好像开出了一张定期的支票,到了时间非兌现不可。常常会挨到截稿的最后一天,才提起笔来,仓卒应命;这时脑中还是一片空白,无从下笔,文债之苦,个中滋味,实不足为外人道。
  写作的冲动並不是沒有,有时候甚至感触颇深,想写一点东西,甚至展开了稿纸,写下了几行,但又为琐务打断了,无以为继,终於不能成篇。偶尔有文友在电话中会问起为何不见作品出现,並且会说这是读者的一种损失,谬誉之词,听过也就算了。但当在飞机场进出口检查的地方,被海关检查人员发现了我的名字,並且经过查询,证实了我是他们熟悉的作者之后,除了特別的客气之外,总会再加上一句:“为什么好久沒有看见你在报纸上写文章了?”在这种情形之下,我便真的能体会出的确是亏欠了读者们。

人不欠我,我不欠人?

  我生平也最怕欠人情债,在任何情況之下,欠了別人的人情,也总是千方百计的希望及早报答,以免天天牵肠掛肚,而所谓受人点滴,耍涌泉以报的道理,也是我自小由庭训中培养出来的。
  但是长了些年纪,在人际关系上历练得久了,对於人不欠我,我不欠人的看法便有了相当的改变;甚至我认为是绝不可能的,因为人在社会上是一个群体,绝对无法与別人沒有任何瓜葛,也就是说人无法离群索居,不可能孤立地存在,人际的一切关系,都是相互依附的,彼此之间都有一种责任;每一个人对家庭,社会,国家,乃至全人类都有责任。也就是说人一生下来,就欠这个世界的债,他要不断地偿还,直到他离开世界的那天为止。他活着一天,全人类都是他的债权人,都要向他讨回一些什么,这种情势也许与金钱的直接关系不大,而是对生命的一种严肃的责任。
  子女对父母所欠的债,绝非孝道所能偿还;直到他们自己有一天为人父母,才开始偿还对父母的债。学生对老师的债,也绝非区区的学费与谢师筵所能报答,直到他自己为人师表,才算对他自己所受的道业尽了一些责任。而一切对社会,国家,与人类有贡献的哲人,志士,发明家,艺术家,文学家,工业家,甚至默默无闻各行各业的工作者们,我们都欠了他们的债,耶稣曾说:“別人劳苦,你们享受他们所劳苦的”,如果我们不能竭尽一己之能,也对社会,国家,与人类有些贡献,我们便永远欠了他们的债。尽管你在财务的资产负债表上沒有赤字,但你仍然是一个负债的人,你的良知会不断地来提醒你。

此情绵绵无尽期

  传道者保罗就曾说过,他欠了一切人的债:“无论对什么人,开化的,沒有开化的,有学问的,沒有学问的,我都欠他们的债。”而保罗所谓的欠债,是欠了人们福音的债,他是那么迫切地要将耶稣基督救人的好消息传播出去,若有一个人还沒有听见这个好消息,保罗便认为自己是欠了他的。
  对一个传道者来说,他真正所欠的债,是欠了为他钉在十字架上赎罪受死的耶稣的,耶稣基督才是他的债权人。然而他永远无法偿还这笔血债,所以他只有作一个忠实的传道者,向广大的世人传扬基督救世的福音。也不仅保罗是一个福音的负债者,每一个接受这救恩信息的人,都成了一个负债者;而我自己“不幸”就是福音的资产负债表上的一个负债累累的人。
  我生平最怕负债,然而何其“不幸”,我竟债台高筑,而且我所欠的债,无法用有形的金钱来表示一个数字,它是一种终生难尽的无形责任。恐怕无债一身轻的日子,是永远轮不到我的;这种无形的债,是天长地久有时尽,此债绵绵无尽期了。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