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勒住自己的舌头

陆国城

 

  勒住自己的舌头不易,因为人的嘴內牙齿后面就是舌头,舌头就是我们辨別滋味,帮助咀嚼食物,用以表达人们思维,沟通人们情感的发音器官,何其重要也!让人勒住自己的舌头绝非易事,但是舌头发出来的声音可以使人得益处,也可以使人受损害。一剑二刃,俗语说:“病从口入,祸从口出”都是舌头惹的“祸”!

“舌头在百体里也是最小的,卻能说大话。看哪,最小的火,能点着最大的树林。舌头就是火,在我们百体中,舌头是个罪恶的世界,能污秽全身,也能把生命的轮子点起来,並且是从地狱里点着的。各类的走兽,飞禽,昆虫,水族,本来都可以制伏,也已经被人制伏了;唯独舌头沒有人能制伏,是不止息的恶物,满了害死人的毒气。”(雅各书3:5-8)

  前不久发生了这样一件事:一位女青年跳楼自杀了。原因很简单,只因一句话。这位女青年是一个管理者,一天,几个年轻人休息时围在一起聊天,不知不觉就扯到女青年身上。有个前几天受过她批评的人鼻子一哼,说:“她呀,也不是个正经人,几天前我就看到她和一个男人在河边走。”沒想到这句毫无根据的话被多嘴的人当桃色新闻传扬开来,而且越传越像越说越邪,居然被传得有声有色,活灵活现。后来,“消息反馈到她和她的未婚夫耳中,引起了一阵纠纷。而她自己有口说不清,最后以自杀表示清白,闹出人命案来。而那位最初扯谎说閒话的人后来十分痛心地说:“其实我只是随便说的,沒想到她…”,有一些人,喜欢开玩笑,他不知道“说的人无心,听的人有意”,结果麻烦就来了,怨仇就结了!而且闹出了人命!得不偿失。
  言语对我们人生的成败关键至大!我们有许多人,不懂得这个道理,喜欢批评人,指责人,说人过失,巧舌如簧 ,词不达意 ,浮文巧语,为自己惹来祸害。

“说话浮躁的,如刀刺人,智慧人的舌头,卻为医人的良药。”(箴言12:18)


伊索的雕像

  约在公元前七世纪至六世纪的古希腊,有一个善讲寓言故事的人,他的名字叫伊索(Aesop, c.620-564 BC)。“狼和小羊”,“农夫和蛇”等家喻戶晓的优秀寓言(Aesop's Fables),相传都是他创作出来的。伊索生活的时代,正是奴隶制时期。在古希腊的土地上,奴隶主的皮鞭到处呼呼作响,奴隶的血淚流成了河。伊索从十几岁起,也曾作为“会说话的工具”,被卖到一个奴隶主的家里。有一次,主人吩咐他备办一餐丰盛的酒宴,並特意告诉他:宴请的客人都是有学问的人,要设法弄最好的菜招待这些贵宾。什么是宴请这些客人最好的菜呢?聪明的伊索想来想去,终於拿定了主意。他弄来各种各样的动物舌头,別出心裁地备好了一餐舌头宴。盛宴开始,主人一看端上来的“舌菜”,大吃一惊,怒冲冲地问这是怎么一回事。伊索从容地答道:“舌头是引领各种学问的关键。人们有了舌头才能讲话,才能学习知识,宣传道理。这‘舌菜’,就是提醒我们要善待自己的舌头。”

“他们的舌头是毒箭,说话诡诈,人与邻舍口说和平话,心卻谋害他。”(耶利米书9:8)

舌头何其毒也!

  论语.颜渊第十二中说:

司马牛问仁。子曰:“仁者,其言也訒。”曰:“其言也訒,其谓之仁矣乎?”子曰:“为之难,言之得无訒乎?”

其意是:司马牛问孔子,怎样做才是仁。孔子说:“仁人说话是慎重的。”司马牛说:“说话慎重,这就叫做仁了吗?”孔子说:“做起来很困难,说起来能不慎重吗?”孔子言语的特点,多是从特殊到一般,从具体到普遍,从生活到哲学。针对司马牛的“多言而躁”,告诉他作为人,说话应小心谨慎。为什么说话要小心谨慎?孔子讲出的卻是大哲理:“为之难,言之得无訒乎?”这就是一般的,普遍的,哲学的,可启发所有人的教诲了,所谓“口为祸福之门”。

“善人从他心里所存在的善,就发出善来;恶人从他心里所存的恶,就发出恶来。”(马太福音12:35)

舌头的重要性就在於此。

  坎特伯雷故事集The Canterbury Tales)里的一句话:“害人的舌头比魔鬼还厉害…上帝仁慈为怀,特地在舌头外面筑起一排牙齿,一排嘴唇,好让人们在开口说话之前多加考虑。”这是文学家的文学语言,生动,形象。意思就是说,说话还要多加考虑,要负责任,不能出口伤人损害別人。其实,言为心声,语言受思想支配,反映一个人的思想道德。所以依靠上帝筑起的牙齿和嘴唇还是封锁不住语言的,关键是在依靠神的圣灵和道德观念来约束。
  要勒住自己的舌头,

“若有人自以为虔诚,卻不勒住他的舌头,反欺哄自己的心,这人的虔诚是虛的。”(雅各书1:26)

我们切勿口不择言,口蜜腹剑,口是心非,恶言相向,造谣中伤,大放厥词,文过饰非,言语上的恶同样是犯罪。
  要勒住自己的舌头,不是不让人说话,而是不说使人不悅,不快,不敬而受损害的话:挑拨离间,搬弄是非,造谣中伤。而应该多说使人得鼓励,得帮助,得益处的话。

“多言多语难免有过,禁止嘴唇是有智慧。”(箴言10:19)

  要勒住自己的舌头,是要治恶扬善。对一切美的,善的,良的要多说,大声的说,反复的说,放开自己的舌头去说。同样,对於世界上的罪恶,“苟合,偷盜,兇杀,姦淫,贪婪,邪恶,诡诈…(马可福音7:21-22)。我们不能勒住自己的舌头,而是要挺身而出,敢於在风口浪尖与罪恶(魔鬼)作正面交锋。“爱人不可虛假,恶要厌恶,善要亲近”(罗马书12:9)。我们有神的圣灵为倚靠,将“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提摩太前书5:20),这才是舌头的真正作用。
  要勒住自己的舌头,不仅是我们人生的素质修养,也是我们人生品质的最高境界。

“有何人喜好存活,爱慕长寿,得享美福,就要禁止舌头不出恶言,嘴唇不说诡诈的话。要离恶行善,寻求和睦,一心追赶。”(诗篇34:12-14)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