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缪素筠

于中旻

 

  缪嘉蕙,字素筠,1841年出生於昆明书香世家。自幼习书画,由於勤奋好学,才华过人,以才女名著川滇。其作品落墨清新,设色典雅,形神毕肖,尤以工笔翎毛花卉为佳。她也工於书法,小楷字跡秀拔刚健超凡。嘉蕙在十五年华,即嫁昆明人陈瑞,並随居官的丈夫去到四川。可惜,在嘉蕙怀孕未育之前,便去世了,留下自己还是孩子的遗孀,回到娘家生下孩子,靠鬻画抚育幼子。后来云南有战乱,嘉蕙再往四川,投靠在四川西充为官的哥哥缪嘉玉。在四川,嘉蕙仍卖画为生,据说,由於其通文史,曾被西充县令聘掌书院。
  慈禧太后晚年,热衷附庸风雅,学画习字,览批奏章之外,还沽名钓誉,乐於将自己的作品赏赐大臣,以至日理万机的老妇慈禧,应接不暇,便想到找女画家进宮代劳。1889年,缪嘉蕙得四川督抚进献入宮。初次面试,先画了一幅“布袋僧”,她的画作並不甚洽圣意,后来再以颐和园景“秋韻深远”图,才得到老佛爷的颔可。
  进宮后,缪嘉蕙获慈禧的宠爱,令其居储秀宮,封为御廷女官,年俸白银二千八百两,还免其跪拜大礼;后又升三品女官,追加白银一万两,並赏戴红翎。
  在宮中,嘉蕙日日勤奋绘画,除教导慈禧外,主要是代慈禧作画,以花鸟为主,也画山水,人物及扇面等。有说她还曾教过珍妃。在宮中,缪嘉蕙也画些作品, 托人捎到北京琉璃厂出售,因是出於御用画家的手笔,在市场上卖价颇高。那並不是嘉蕙贪财,而是要为儿筹钱,因为那时流行捐官,虽然不是实职,价钱並不便宜;缪嘉蕙用自己的月俸及售画所得,才给儿子捐得个前程。


缪素筠所绘之花鸟图
富贵白头

  由於皇宮收藏名画甚丰,嘉蕙得有机会见识到许多古代傑作从中学习临摹,慈禧太后也喜和她一同欣赏研习绘事技艺。嘉蕙对於慈禧的艺术修养评价甚高。慈禧与嘉蕙在绘画花卉的时候,画什么花,就要求以那花的真花捣汁着色。晚清诗人陶农部曾有一诗,描述了缪嘉蕙的宮廷生活。诗曰:

八方无事畅皇情,机暇挥毫六法精
晨翰初成知得意,宮人传喚缪先生

  现代缪嘉蕙的名声大噪,得益於著名作家董桥的一篇文章:“缪姑太的扇子”。文中讲到一位古董铺的先生,请他去鑑赏嘉蕙献呈慈禧的一把玳瑁折扇, 扇上微雕刻了诸葛亮的“出师表”,必须用放大镜才可以看得清楚。落款经董查证为光绪三十年,是慈禧七十整寿,显然扇子是献呈慈禧的寿礼。由这把扇子,引起了董桥想知道缪嘉蕙是何许人也的兴趣,便到十三本清稗类钞寻索。可惜,找到的资料並不多,也都很简短,除了略及她的生平外,还说宮中內监都以“缪先生”称她,正和陶农部的诗吻合。
  嘉蕙当然不能同太后相比,那时照相既不普及,也沒有画像传世,因而引发董桥对嘉蕙形象的遐想,決定买下古董铺那把缪姑太的扇子。后来,董又在清稗类钞发现另一段文字,描述缪嘉蕙“躯肥而矮”,慈禧找得一顶大号凤冠及蟒袍玉带,命她穿着,立於御座旁。看来这位才女画家,並不是年轻貌美,长得远不是玲珑可人,不会使慈禧羨妒。
  缪嘉蕙的哥哥缪嘉玉,凭借妹妹的援引,得以作醇亲王载沣的家庭教师;载沣是末代皇帝宣统(溥仪)的生父,不过,溥仪其生也晚,所以嘉玉沒赶上作太傅。今故宮博物院存有一幅恭亲王奕訢和醇亲王奕驩的合影“昆仲联床图”上面有“缪嘉玉谨题”字样。
  缪嘉蕙四十八岁进宮,事奉慈禧十九年;太后崩逝不久,1908年画供奉缪嘉蕙也离开紫禁城。嘉蕙在北京什剎海醇亲王府旁,买了一所宅子,安度晚年。她也游三峡,登泰山,历五省的名山大川,据说,还收过女弟子三名。在这段时间,她还画了一组二十七幅“造极而舒心”的作品,画品高妙。
  1918年,缪嘉蕙在北京逝世,享年七十七,葬赵忠湣祠后。
  1941年,中日战爭艰苦期间,昆明艺术界还举办“缪素筠诞辰百週年纪念”活动,郭沫若作诗纪其盛:

苍天无情人有情,彩霞岂能埋荒井?
休言女子非英物,艺满时空永葆名。

  近年来,缪嘉蕙的作品越来越受欢迎,价格也继续攀升,在数千至数万,甚至数十万元;在国外市场上成交价格也高。在纽约劫斯得博览会上,还对缪嘉蕙作专栏介绍。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7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