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旷野的呼喚

湮瀅

 

  人们在都市里住久了,总不免会感到窒息,透不过气来,想到一望无际的郊野,蓝蓝绿绿的一片,空空旷旷无垠的视野,让身心都松弛下来,浸浴在大自然中,该是多么令人企盼的一种享受。
  但活在现代社会中的人们,要找机会到郊野中去松一松筋骨,卻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我们生活的空间已经这样狭窄,但每一吋土地都还要去刻意地“开发”,每一块大自然的山水都要去“发展”成为观光区,加上人工的“美化”早已失去了上帝创造的本来面目。你要再去找一块干淨的土地,自然空旷的郊野,真是十分困难的事了。


犹太的旷野

  昔日施洗约翰走出了宗教,政治,文化的中心耶路撒冷,丟棄了他世袭的祭司职位,而走到旷野里去,亲炙上帝创造的大自然;吃原始自然的食物—蝗虫,野蜜;穿粗糙的骆驼毛的衣服,在山巅水涯沉思默想,练习用耳朵听由天上来的声音。於是他终於听到了已沉寂了几百年的上帝的声音,催迫他到约但河畔去宣讲悔改的洗礼,使罪得赦。其实这些声音都隐藏在圣经里,也遍满在上帝创造的大自然中:“在旷野有人声喊着说,预备主的道,修直祂的路,一切山洼都要填满,大小山冈都要削平,弯弯曲曲的地方要改为正直,高高低低的道路要改为平坦,凡有血气的都要见上帝的救恩。”(路加福音3:4-6)只是人们的耳朵已习惯了听世界上的声音,而且多半是被罪恶污染了粗俗的噪音。人们的心灵早已长久被物慾蒙蔽,产生了一层厚厚的茧,对於大自然的呼喚,对於上帝的声音,久已听而不闻。在新旧约之间,有数百年沒有出现过伟大的先知,能夠听到上帝的声音,传达祂的信息。在撒母耳之前,由於老祭司以利的昏瞶,“当那些日子,耶和华的言语稀少,不常有默示”(撒母耳记上3:1),直到童子撒母耳,以其童稚的心灵,清明的耳朵,才能再听见上帝的呼喚。当先知以利亚在逃避耶洗別的追索,逃上何烈山的洞中。耶和华要向祂的仆人说话,当时烈风大作,崩山碎石,然后有地震火焰,但在这些大自然的声音之后,上帝卻以微小的声音向以利亚说话,勉励祂的仆人。在烦嚣的尘世中,在充满噪音的时代里,人们确是难以听到上帝的声音。所以施洗约翰才摒棄了繁华的耶路撒冷,而走到旷野去;练习过大自然的原始的生活,恢复心灵的明智,开启耳朵的聪敏。施洗约翰便能清楚地感受到上帝的话,而奉召到约但河畔去宣讲悔改的福音,使千千万万的人接受了悔改的洗礼。震撼了整个的耶路撒冷,为当时腐败的宗教,注入了鲜活的新血。
  但今天除了在巴勒斯坦或一些尚未开发的地区外,要找一片旷野几乎是不可能的。难道除了真正的旷野我们便再也听不到上帝的声音了吗?其实不然,上帝的话随时随地都在向我们发出呼召;因为圣经既是全备的启示与真理,上帝便时刻在向我们说话。只要我们把心安靜下来,侧耳而听,昔日上帝在旧约中对以赛亚的呼召:“我可以差遣谁呢?谁肯为我们去呢?”(以赛亚书6:8)新约中主耶稣的命令:“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马太福音28:18-20)这些话无时不在我们耳边,只是我们的耳朵有毛病,听而不闻,视而不见。心灵中充满了世界的纷扰,如何能听到上帝微小的声音?昔日的施洗约翰与他的门徒还能找到一片旷野;今天我们这些住在现代城市中的人们,再也无法找到一片未经污染的干淨土地了。所谓大隐隐於市,只要我们能将心灵沉寂下来,排除了世上的纷华,将心中空旷出来,自然就是一片旷野,上帝的话也自然会临到你。
  我永远不能忘记那片无垠的,山山重疊的,寸草不生的,遍佈着荊棘的犹大旷野;约翰曾经在那里听见上帝的话,耶稣曾经在那里沉思祈祷,並且在飢饿的煎熬中接受了痛苦的考验。那里印着圣者的足跡,那片土地吸吮过耶稣的淚水与汗滴。当我身临其境,再回想耶稣的吩咐,心灵中会感受到无比剧烈的震撼与悸动;但这种心境—每当我摒除一切外界的杂念,专心默想祈祷时,仍然会活生生地展现。在我有生之年,只要我还有机会,我仍愿意再回到圣地的旷野,作片刻的停留,让我再用心灵去感受那种震撼。但此时此刻,在我写这篇文稿时,我同样可以清晰地听到上帝的声音,与主耶稣慈蔼而热切的嘱托。
  每天,将你的心灵空出一会儿,跟随圣者的足跡,驰骋於空灵的旷野,听一听主溫柔的微声,你一定会有奇妙的感觉,与意想不到的收获。

本文选自作者散文集石头的诱惑
台北:道声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社资讯:https://shop.taosheng.com.tw/product_show.php?sid=123743241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