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贱民

刘广华

 

  1950年代,笔者正是少年。当时中国大陆在香港推行一些少年活动,目的是帮助香港少年爱国,投奔祖国的怀抱。开会的时间是在礼拜六,內容是学习唱前进歌,跳插秧舞,和听一些领导人讲解中国农民与工人过去的痛苦和现在的更生。有一首歌,题目叫做“山歌”,笔者一直到现在还沒有忘记,因为它的歌词实在扣动了每一个热血少年的心灵。歌词是这样说:“一,山歌好唱口难开,鲜果好吃树难栽,白米饭好吃田难种啊,做人好做头难抬。二,什么人叫你口难开,什么人叫你树难栽,什么人叫你田难种啊,为什么我们头难抬。三,抓人的叫人口难开,逼债的叫人树难栽,催粮的叫人田难种啊,租稅重重头难抬。”这首山歌唱出了数千年来我们中国贱民的心声。我们中国人叫贱民做草民,因为他们卑贱如草,任由人践踏和斩割。


尼赫鲁
  世界上的贱民太多了。他们会有抬头的一天吗?人类的社会是不停进步的,阶级观念和种族歧视已经过时了。现代只有两种人,就是穷人与富人。但是今天穷人也有机会可以变富,而富人也可能会变穷。二十一世纪是一个贱民抬头的世纪。最近利比亚的大独裁者卡达菲死於乱枪之下。他蹂躏人民,鱼肉自己四十二年,最终被他自己的百姓所杀。这就是一个贱民抬头最新鲜的实例。但是本文所谈的,是印度的贱民。因为古印度的阶级森严,全民分为四级,就是祭司,贵族,庶民,奴隶(即贱民,Dalit),直到尼赫鲁(Jawaharlal Nehru, 1889-1964)执政的时候(1947-1964)才宣告解除。如果连印度的贱民都能夠有好日子,全世界的贱民总有一天能夠把他们的头抬起来。
  从尼赫鲁直到现在,已经有半个世纪了。印度的贱民是否已经抬头呢?虽然贱民在印度仍然佔大多数,贫穷仍然是印度第一大问题,但是笔者相信印度的贱民已经今非昔比。近年来,因为美国很难与中国做生意,就把矛头转向印度,而印度的贱民也就因此而得福。印度的人口,几乎与我们中国的人口平衡。印度人的智慧並不低过我们中国人;印度人的求学精神也不亚於我们中国人。近年来,美国全国拼字比赛(National Spelling Bee)的得奖者,不是我们华裔子弟,而几乎都是印度裔的孩童。
  印度的知识分子,每一个都非常渴慕得到博士学位。1950年代,印度的知识分子拥有博士学位的,有如凤毛麟角。当时他们流行一种名片,上面写着:Ph.D. 或Ph.D.(failed)或 Ph.D. candidate等。Ph.D.(failed)的意思就是曾经读过博士,但是沒有得到。他们认为这也是一种荣耀。Ph.D. candidate是博士候选人的意思。六十年后的今天,在印度人当中拥有博士学位的学者,多如恆河沙数。如果印度的贱民肯继续爭气向前,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中国第一号对手,恐怕不是海洋远隔的美国,而是近在咫尺的印度。
  将近二百年前,法国皇帝拿破崙(Napoleon, 1769-1821)在一张世界地图上面指着中国,对他的将领说:“这是一个沉睡的巨人,千万不要惊醒他。他若醒过来,就会震撼世界。”十九世纪英国经济历史学家汤恩庇(Arnold Toynbee, 1852-1883)曾经预言说:“二十一世纪是属於中国人的。”今天,这个沉睡的巨人已经醒过来了,而且正在震撼世界。印度在世人的眼中,一向被认为是一个已经死了的巨人。今天,这个已经死了的巨人也竟然复活过来了。

马雅瓦迪
  最近美国外交电文透露,印度的贱民已经抬头。印度的社会民主党是代表他们和为他们讲话的政党。党主席是贱民出身的马雅瓦迪(Mayawati Kumari),今年五十五岁。马雅瓦迪有“贱民女王”之称,在政府的职位是印度北方邦邦长。近年来有许多政敌攻击马雅瓦迪,说她生活太过奢侈,例如动用专机飞往孟买去买涼鞋,顾用保镖和专门为她试食的随从,以免自己被行刺或毒害。她又曾经多次为自己举行豪华生日会,接受党员,政要,商人和拥护者的礼物,价值美金百万。她上班的时候,要随行员护送。她被选为北方邦邦长之后,有许多人批评她贪污。马雅瓦迪曾经召开记者会,指出对她的批评毫无根据,这是一种政治阴谋。她的支持者也为她辩护说:“马雅瓦迪所行的,证明我们贱民也可以过上好的生活,我们为她而感到自豪。马雅瓦迪是我们贱民的模范。”笔者觉得马雅瓦迪的支持者很有道理。
  人望高处,水向低流。世界上所有的人,尤其是贱民,都希望有好日子,能过上好的生活。二十一世纪既然是一个剷除阶级观念和种族歧视的世代,难道贱民就永远都不能夠抬起头来吗?圣经说,神是爱。在神眼中,每一个人都十分宝贵。正如一首古老的儿童圣诗所说:“耶稣喜爱世上小孩,世上所有的小孩。无论红,黃,黑,白种,都是耶稣心宝贝。耶稣喜爱世上所有的小孩。”耶稣吩咐祂的门徒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使徒保罗劝勉所有信徒,要为万人祷告,因为神愿万人得救,明白真道(马可福音16:15;马太福音28:19;提摩太前书2:1,4)。所有基督里面的人,都是弟兄姊妹,沒有贵贱之分。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