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咬了一口苹果之后

人咬了一口苹果,得到知识卻失去生命

殷颖

 

  一代科技奇才,苹果电脑创始人乔布斯(台译:贾伯斯,Steve Jobs, 1955-2011),十月五日病逝,得年五十六岁。瞬间,消息传遍全球,各大媒体爭相报导,不仅佔了当天全世界报刊头版头条,接连数日更以数页专刊持续详尽报导他的一切。唁电悼文,纪念文章铺天盖地,人人惋惜这位天才英年早逝。有人更将他与发明之王爱迪生,及大科学家牛顿,相提並论。他生前唯一授权Walter Isaacson撰写的传记也出版了,乔布斯传奇的一生,使世界变得更美好,功盖寰宇,誉满全球。


香港理工大学学生麦朗(Jonathan Mak)
为记念乔布斯而设计的标誌

  一生中催生了三千五百亿美元产值的乔布斯,已成为创新的代名词,卻以五十六岁盛年离世,对“果粉”而言,直如惊鸿一瞥,彗星闪逝。他离世时除苹果电脑,也留下值得我们思索的语录。

“我们出生,短暂地活在世上,然后溘然长逝,生命一直如此循环,科技並沒有给它太多的改变。”

“此生助我做出重大抉择力量的,是时时让我牢记,我将不久於人世。任何事物外在之期望,及一切对困顿与失败之恐惧,皆会在死亡之前消逝与泯灭;只有真正重要的东西才会留住。”

乔布斯这些感慨之言,对照智慧传道者所罗门王之言:“凡事都有定期,天下万务都有定时:生有时,死有时;栽种有时,拔出所栽种的也有时。”(传道书3:1,2),同时让我们想起丰子恺在其“大帐簿”一文中“疑惑与悲哀又来袭击我的心了。…我仿佛看见一冊极大的大帐簿,簿中详细记载着宇宙间世界上一切物类事变的过去,现在,未来三世的因因果果。”,余光中“天问”中“我们的生命啊,一天接一天,何以都归於永恆了呢?”及龙应台“两本存折”中“我对两本存折的取用态度是多么的不同啊。我在‘金钱’上愈来愈慷慨,在‘时间’上愈来愈吝啬”等等感悟,颇有相同之处。可惜乔布斯生前,全时间忙着发展他的电脑事业,沒有时间去了解生命的真谛,反而失落在一种消极的哲思中,是我对乔布斯逝世最感遗憾之处。
  近日网络广为流传“三个苹果改变世界”的故事,一个苹果诱惑了夏娃,一个砸醒牛顿,一个握在乔布斯手中。


年轻时的乔布斯
乔布斯咬了一口苹果,给世界带来甜头。全球果粉如今仍沉缅在苹果的美味中,但最先咬了一口苹果的人,並非乔布斯。有一种传说:当初亚当在伊甸园中咬了一口的就是苹果。这种传说虽无法证实(“创世记”並未记载亚当夏娃所吃的分別善恶树上的果子就是苹果),但因圣经未明载,也不排除亚当吃的就是苹果。
  伊甸园中有许多果树,结出许多果实,其中有两株树,神特別吩咐亚当要注意:切不可吃分別善恶树上的果子,其他树上的果子可以随意吃,甚至连生命树上的果子也不禁止。撒但卻偏偏要引诱夏娃吃这不可以吃的分別善恶树上的果子。“女人见那棵树的果子好作食物,也悅人的眼目,且是可喜爱的,能使人有‘智慧’,就摘下果子来吃了;又给她丈夫,她丈夫也吃了。”(创世记3:6),二人各咬了一口苹果之后,眼睛就明亮了,才知道自己是赤身露体。人在咬了苹果之后所嚐到的第一口滋味,卻是发现自己赤身露体的丑态,这就是“智慧”给人上的第一课。而这种“智慧”,带人逐渐走上的卻是灭亡之路。因为违背了神的命令:“只是分別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创世记2:17)当苹果美味尚留在亚当夏娃齿颊间时,他们属灵的生命便已经消失了。


The Earthly Paradise and the Fall of Adam snd Eve c.1615
by Jan Brueghel the Elder, 1568-1625
Mauritshuis, The Hague

  乔布斯咬了一口苹果之后,果粉跟着他嚐到了甜头,他卻大限已屆,无法逃出生死“有时”的命运。乔布斯是一位充满智慧的人物,能以苹果电脑与手机带给世人许多乐趣。而他留下的感言:任何科技的成就,都难以改变人生死的命运,更值得我们深思。他说“只有真正重要的东西才会留住”(leaving only what is truly important),这“真正重要的东西”,是什么呢?是更新,更好,更有效,更先进的苹果电脑程式吗?应该不是。真正有智慧的保罗,将最重要的东西留给了提摩太:“並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摩太后书3:15)乔布斯的智慧,增加人们生活的实用便利及趣味,但我们更需要的是:再造生命的得救智慧。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6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