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脸书

殷颖

 

人脸的众相,殊相与本相

  近几年网络世界新崛起的“脸书”(Facebook),其掌门人查克柏格(Mark Zuckerberg),是位电脑科技顽童,小学六年级时便开始编写网站程式。他读哈佛大学时,与一般青年人无異,着恤衫穿运动鞋,几年前还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哈佛辍学生。但在创设“脸书”之后,顿成网际网络(互联网)奇蹟。目前已是全球最年轻的亿万富翁,其发跡过程像极了“微软”的比尔盖茲(Bill Gates),人称他为“盖茲第二”。
  查克柏格就读哈佛时,因想建立网络版学生照片与其他资料的同学录,被校方拒绝,他便扮演“骇客”侵入学校电脑,猎取资料库中的照片与资料。这些照片的搜寻立即超过了几万次,校方对其行为极为不满,予以“留校察看”处分。但他的Facebook网站十个月註冊人数便突破百万,查克柏格便效法学长盖茲由哈佛退学,专心经营社区网站。这个新兴网站在数年之內迅速窜红,风起云涌席卷全球,甚至还引发了中东的“茉莉花革命”。古老封闭的中东回教国家,因脸书开放平台传播的信息,借力使力导致民主革命,纷起推翻极权统治政府。随埃及总统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下台后,又掀起了利比亚民主革命。利国內战自欧盟与美国介入后情況恶化,未来不可逆料。
  “脸书”的创始原意,是要协助大学生彼此了解各自的面相,卻由人的面相发展出惊人的难以想像的后果,为始料未及。

全球大众脸

 

  国家地理杂誌National Geographic)有一支影片Seven Billion: Are You Typical?,介绍全球最“大众”的标准脸,以配合探讨全球七十亿人口之人类种族专题。研究的结论是:世界第一大众脸,是二十八岁的汉族男性,共有九百万人。国家地理杂誌耗时十年,收集融合二十万张男性照片,模拟拼湊出最典型的脸。影片內容描述在全世界七十亿人口中,最典型的人是右撇子(使用右手工作),年收入低於一万二千美元,有手机卻无银行帐戶(拥有银行帐戶者低於百分之二十五),为男性(世界上男性多於女性),而最大的种族为中国汉族。但在未来二十年內,很可能由印度人取代。

上帝所创造的第一张人脸


The Creation of Adam, c.1511, by Michelangelo,
Sistine Chapel, Vatican City

  国家地理杂誌由二十万张人脸照片中,经分析,统计,归纳,模拟拼湊出的那张男人的脸,是当初神所创造第一亚当的面孔吗?那张面孔能真正代表人的共相吗?让我们看看文艺复兴时代著名的米盖朗基罗(Michelangelo, 1475-1564)在罗马梵蒂冈西斯汀小教堂屋顶天花板上绘制这张“上帝创造亚当”(The Creation of Adam)画像来对照一下,能有几分相似?米盖朗基罗在绘制此图时,並沒有二十万人像照片供他参考,单凭想像绘制(或有模特儿,未可知)。创世记神造人的记载:“上帝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像,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创世记1:26)这里所谓的“形像”应指神的属性与圣德而言,因神是个灵(约翰福音4:24),基本上是看不见形像的。但神要具体向人显现时,有时也会以人的形像出现,此之所以人会以虛拟的“神同人形说”(Anthropomorphism)比拟神的形像。而神真正道成肉身时,卻是“取了奴仆(人)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这才是神向人具体显示的形像,反而是神取了人的样子),至於基督耶稣的真人形像,历史上並沒有留下。今天人们熟悉的耶稣画像,皆凭借想像(主的圣洁,仁爱,智慧等特性),虛拟出来的画像。我曾在耶路撒冷看到一幅据说是耶稣时代当地人的大众脸,很让我吃惊,因为看来非常猥琐,其貌不扬,下流社会的人像,恐怕人人看了都不愿认同是基督的形像,但卻为一张真正奴仆的形像(腓立比书2:7)。

人脸的共相

  上帝原创之第一亚当脸,与第二亚当(基督)的面相,均未留下记录,绘图皆出於虛拟与想像,所以今天由国家地理杂誌二十万张脸孔中模拟出的共相,能有几分像第一亚当与第二亚当的脸,根本无法考证。但人的另一个共相,卻可以确定。即这张由二十万人所复制筛选出来的“大众脸”,可以确定共有一个通相,正是一个罪人的共相。这个由第一亚当在伊甸园中犯罪被逐出时所获得的“原罪”,才是今天人人所有的共相。但第二亚当耶稣基督道成的肉身,並未传承这种原罪DNA,因主的使命是要以人的肉身在十字架上钉死,代替世人之罪(若自己有原罪,便不能作代罪的羔羊),故第二亚当之“人的样式”与第一亚当的样式有別。
  保罗在罗马书中所讲的两个律(一是心中愿意为善之神律,与另一个愿意为恶的肉体的律)都为人之共相,因为保罗所感受的,是人人的经验。人在犯罪之后,虽失去大部分神的形像,但內心中仍然有残留的神律,随时会提醒人应该服从神,但因肉体已经卖给罪了(罗马书7:14),所以最后仍然无法顺从神的律。人体內这种不断掙扎与矛盾,即为人类普遍的共相;也就是国家地理杂誌所模拟出来的众生之共相(罗马书第七章)。

人脸的殊相

  人脸是非常奇妙的创造,我们虽不知道当初亚当长得如何模样,又因传递年代久远,及地球上气候与地域之差異,最初相貌早已失传。按父子因血缘传承,彼此应有相像之处,但也不一定全像;连同卵双胞胎相像到几乎难以区分,仔细观察仍有差異。由第一亚当到如今,人口已遍满地面,如今全球覆盖了七十亿人口,但令人惊異的是,沒有一张脸与另一张脸(包括血亲的传承)会完全相同,都有差異:这才是一个极大的神蹟与奧祕。这也说明人的独特性,各有自己的灵魂,各有自己的个性与特点,人的重生得救,也人人有不同的故事。並沒有所谓的“平均面相”。魔术中有“变脸”遊戏,可在瞬间換上另一张面孔。中国京剧中有数种“脸谱”,为特定的众相,将人的忠,奸,归纳成为几个典型,画成不同的“脸谱”,在舞台上向观众呈现。观众一看“脸谱”便能了然戏里角色所代表的性格,可使观众立刻认同戏剧所塑造的人物典型,而得到剧作者预期的效果。但人的忠,奸等內心表情,真能写在脸谱上吗?当然不能。因为人的性格多变且复杂,有时脸上的表情与內心中的思想是背道而驰的,有所谓“不露声色”。人的脸孔並不会随着內心的改变而改变,所以在众相中有殊像,而殊相正如人脸之各異,所谓“人心不同,各如其面”。
  人的脸是一本深奧难懂的“脸书”,这本脸书除本人与神以外,无人可以全懂,因在人看似相同的五官背后,隐藏着许多祕密,所谓翻脸如同翻书。世上有一种“相术”,经过有心人对人脸深入分析,统计,归纳与推测,再经千百年的经验累积,可以窥知一般人看不出的人脸祕密。原来人的行为都会不知不觉中写在脸上,但这些密码,普通人读不出,具特殊研究的人才能略窥一二,就是所谓的“相术”。但真正隐藏的奧祕,除神之外无人知晓。直到将来人人都来到白色审判台前,才会完全敞开这本脸书,人脸的殊相才能翻到最后一页,昭然若揭而无所遁形。人众相的DNA有两种,保罗已在罗马书中仔细分析了。人的原罪在人肉体中佔了绝对的优势,是谓“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上帝的荣耀”(罗马书3:23);这就是人的共相。人除了相同的“原罪”之外,各人另有自己不同的“本罪”,也就是人的殊相。这种內心的罪恶,各有千秋,尽管“杀人”的外在行为相同,但在人內心的阴暗面中,卻隐藏着许多不同的动机与意向;这便是众相中的殊相。所以在大审的白色宝座前,人人都要将自己的殊相裸裎,而众相(“原罪”)加殊相(“本罪”)即人的本相,也就是罪人的本相。

天国人的众相

  第二亚当基督是代表罪人的本相为世人钉死十架,基督受死后复活成为灵体(哥林多前书15:44),並再回复祂道成肉身之前的灵。义人在死而复活后,由第一亚当传承下来的本相特征便随之消失,也会跟随初熟的果子基督一样变成为灵体,与另一种存在:既非今世的人之众相,也失去了个別的殊相。那时人人都与天使一样,“既是复活的人,就为上帝的儿子”(路加福音20:36)而变成另一种天国人的众相了。约翰倒是为我们洩露了一个祕密,他说:“亲爱的弟兄啊,我们现在是上帝的儿女,将来如何,还未显明,但我们知道,主若显现,我们必要像祂,因为必得见祂的真体。”(约翰壹书3:2)至於人在天国有否各自的殊相,圣经未透露,我们便无法了解。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