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走廊 ✐2011-09-01

从天上飘下来的歌

散文诗

王人义

 

  我喜欢诗,一首美好的诗,就像一首从天上飘下来的歌。
  我喜欢诗歌用字词组成的轻快的节奏;我喜欢那轻快的节奏中弹出来的跳跃的思绪;我喜欢那跳跃思绪所传递的无拘无束的浪漫;我喜欢在浪漫情怀之中深藏不露,只能用心灵去体会的意识潛流;我喜欢在意识潛流中与诗人科头对坐,心灵与心灵的摩挲,隔着时空和世纪的交流。其实生命本身就是一首诗,一首美妙绝伦的诗。
  我生命的第一首诗就是这样开始的:


王人义作品(按图放大)

一.唱着歌到来的我

风,雨,雷,电,交织…
在苍茫与混沌之中
 你冲破黎明前黑暗
  用尽全身力气
   吼出一声长哭
於是
在蓝天和黃土地之间,你走来
 带着寻求
  带着思索
   开始了你探索者的生命之路

  我想,我让冲破黑暗,生命中的第一次长哭,对於我的母亲来说,是刻骨铭心的。
  当我的母亲抱着我,听见我这第一声的哭叫,我无法述说她当时的感受。对於1949年以后的新中国,她不是出生在一个受欢迎的阶级,甚或是一个不被这个社会所接纳的社会群体,她是一个国民党的干部,因为婚姻和家庭,她留在大陆。其实,我並不了解母亲的过去,知道她的过去是在文化大革命后期,她接受审查的时候。
  这样,我也很能理解,我的出生並不在母亲盼望的盼望之中,在一个春天多雨的清晨,我不期而临了。童年,从母亲只言片语和別人的交谈之中证实了我后来的猜测。虽然我在母亲的生命中不期而来,但,我毕竟是母亲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因此,也给她带来了生活的內容,生命的希望,带来了繁忙中的紧张与安慰。
  我喜欢唱歌,我喜欢写诗。因为成天把我抱在怀中的母亲,对着我有唱不完的歌谣;有念不完的诗章…或者说,我就成为了她的诗,成为了她的歌;我在她的诗歌中长大,她的诗歌也成为我生命的旋律。随着生命的成长,我也学着在自己的生命中读她的诗唱她的歌…不知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已经成为了自己的诗歌,带有妈妈的柔情,带着母亲的感觉。
  我相信,我第一声的长哭是我生命中的第一首壮丽的诗歌,她柔弱,卻有着冲入云天的张扬;她声轻,卻是一种面向世界的宣告:我来了,我来了,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一个不怕天王老子的婴孩。
  我相信,我第一声的长哭是唱给世界的第一首詠叹,第一次的呼吸已让我体会到世界的辛辣,躺臥在世间已体会上世上行走的艰难。
  然而,我还要唱,和着第一声呼喊的节奏不断地唱,唱出我对生命的思考,唱出我对未来的向往,唱到地老,唱到天荒!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两柜与救恩 ✍于中旻

谈天说地

回顾与前瞻,喜乐迎新年 ✍林向阳

点点心灵

特殊的圣诞节 ✍张在孜

谈天说地

再作婴孩 ✍于中旻

艺文走廊

疫境散记 ✍凌风

乐趣飘送

巴赫 J.S.Bach ✍郁韻灵

点点心灵

被告无罪 ✍余卓雄

寰宇古今

清末民初的基督教发展 ✍黃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