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解毒“达芬奇密码”(七)

教会历史纪实

黃钟

 

  密码中布朗说:

“我的作品同样依循基督的基本教义和基督教的历史,只是看问题的角度不同…”


The Baptism of Clovis, ca. 1500
by Master of Saint Giles, ca. 1500

  达芬奇何时请了丹布朗为代言人?一文中已经讲过:科学是讲证据;艺术是讲感观;哲学是讲思维;文学是讲想像;宗教是讲信仰,信仰要有教义,系统的教义称为神学。基督教的历史,渊源自“基督”,沒有“基督”,就沒有“基督教历史”;也就沒有“基督基本教义”。这是一个基本逻辑;如果布朗连对“基督”的信仰都拆毀了,哪来“依循基督的教义”?他否认基督的神性,钉死,复活;说耶稣结婚生子,偷渡到罗马境外,他的后代成为日耳曼民族部落之一,后称法兰克人。第五世纪下半叶,西罗马灭亡,法兰克部落崛起。十五岁的首领克洛维成为国王,成立“墨洛溫王朝”(Merovingian dynasty, 481-751),佔领法兰西岛,建都巴黎,就是今天的法国(法兰西国)。“墨洛溫王朝”克洛维国王(Clovis I, 466-511)信奉基督教(密码谬称他是耶稣的后代)。
   “墨洛溫王朝”十二位继位国王,不务国事,只图安逸,称为“懒王”。子孙內讧,互相残杀,瓜分国土。到751年为皇室家仆(宮相)矮子丕平取代。丕平(Pepin the Short, 751-768在位)是在教皇献策之下政变,废黜墨洛溫王朝末代国王。成立了“加洛林王朝”(Carolingian dynasty)。此事被密码说成教廷要灭绝耶稣的血脈,隐藏旷世以来教会的祕密。“墨洛溫王朝”的后代有人逃脫,创建“锡安会”,目的是为了保存这个不为人知的祕密。密码将这一段欧洲史加插进去,目的要为耶稣有王族血统,他是大卫的子孙。抹大拉是便雅悯支派的后代,是首任以色列王扫罗的后代,两位具有王族血统的人结合,血脈相传,到五世纪建立“墨洛溫王朝”的正统性。这就是密码重要卖点之一。这怎么算是“依循基督的教义和基督教历史”?简直是胡扯,乱伦!
  再说,“基督”的的死,复活,升天,神性等,都是信仰的重要核心—“信仰鍊”。现在他都加以抹黑,成了“故意制造假象和虛假的奇跡,来欺骗愚昧的大众”(密码中张冠李戴的引用以上达芬奇的话)。“基督”还有什么“教义”可信?“圣经”的內容还是“真理”吗?耶稣代赎的“福音”如何令人接受?“基督教”还算是一个正统的宗教吗?他还自欺欺人的说自己还是个“基督徒”?
  以下我们还要从基督教的历史来作“解毒”。

教会历史的肇始—五旬节

  自五旬节圣灵降临的俄顷,耶路撒冷有数千人归主,这就是教会历史的肇始—使徒时代的教会。
  使徒时代的教会,遭受到来自官府的逼迫和民间宗教领袖及百姓的攻击。在这种敌对处境的氛围下,当日的犹太社会,不是什么“大都会”城市,任何事情发生,都会引来合城的轰动。有关使徒们传讲耶稣基督的言行教训,如有任何与事实不符的地方,都会构成捏造,造假,欺骗的罪名。使徒放胆传讲见证复活的主。福音的扩散,主将得救的人数天天加给教会。官府和宗教领袖都无法抑止,只能威吓捉拿了事。圣经记载这些历史事实都被布朗否定;端从君士坦丁时代开始论“教会历史”,怎能称得上“依循…教会历史”?
  使徒们在传道的初期,面临的挑战,並不止於外来的逼迫;反而是“犹太律法主义”的干扰。因为信主虔诚的犹太信徒增添,耶路撒冷教会,尚未建立一套新约教会信仰,体制和传统。但是犹太人本身已经有一套历史文化,信仰传统。因此,犹太人信主之后,仍然严守安息日,定期禁食,行割礼,许愿剃发,按时到殿里祷告…。甚至不与外邦人一起吃饭,不向外邦人传道。所以,初期的犹太教会,充满了犹太色彩。这些情況,都毫不避讳的记载在圣经中。直至第一世纪五十年代,保罗将福音传到外邦。位於加拉太省的外邦教会成立,耶路撒冷教会派人去教导他们遵守犹太人的礼仪传统,男丁要行“割礼”,这才引起保罗的愤怒,为辩明“福音真理”,上耶路撒冷与犹太教会爭辩。史称“耶路撒冷大会”,从此一锤定音(福音)。基督徒的信仰与犹太人传统文化划清界线,互不相干。为此事件,保罗曾写加拉太书信达於加拉太教会,阐明“福音”的真义。书中直斥基督福音外加犹太割礼,应受“咒诅”;那墨守犹太传统,不与外邦人共膳,也有可责之处,受到当面指责。(参加拉太书,使徒行传15章)
  保罗在外邦传福音的时候,在雅典遇到当时流行的希腊哲学流派,斯多亚派(Stoicism)和以彼古罗派(Epicureanism,伊壁鸠鲁派),与他们辩论(使徒行传17:18)。前者是主张“禁慾”;后者是主张“纵慾”。这些哲学思想,都冲激教会,演变成第一世纪以来的不同的異端。

教会历史发展—教父时期

  第一世纪以后的教会,已经扩散发展至亚,欧,非等地。受上述哲学思想影响的“異端”也非常猖獗,经过使徒,教父,殉道者,护教者等的努力护教,传道,建立教会。其时各地都有卓越的神学家出现,其中有:
  使徒约翰的门生波利卡普(Polycarpus, 69-156),是士每拿的监督,八十六岁殉道被烧死。
  约翰的另一个门生伊格拿丟(Ignatius of Antioch, 67-110),是安提阿教会监督,被拋在罗马斗兽场被野兽撕碎吞吃殉道,死时表现属天喜乐和坚定。
  约翰还有一位门生帕皮亚斯(Papias of Heriapolis, 70-155),是希拉波立(以弗所东一百里)监督,传说与使徒腓力认识,曾追问昔日耶稣说了些什么话,著有主言论的诠释Interpretation of Our Lord's Declarations),最后在別迦摩殉道。
  上列波利卡普及帕皮亚斯两位教父,有一位门生爱任纽(Irenaeus, 130-202),是高卢里昂的监督,为最著名反对诺斯底派異端的殉道者。
  以后还有最有学问的俄利根教父(Origen, 185-254),殉道於巴勒斯坦。
  出身律师的特土良(Tertullian, 160-220),成为拉丁基督教著名的辩护者。
  该撒利亚监督优西比乌(Eusebius of Caesarea, 264-340),称为教会历史鼻祖,他最影响君士坦丁皇帝。
  当时代有一位被称为“金口”的教父,他的名字是约翰屈梭多模(John Chrysostom, 345-407)。他最有讲道恩赐,也是一位权威的解经家,曾任东罗马教会的监督,由於他的宗教改革思想,触犯了王怒,被放逐充军而死。
  不可不提的两位教父,他们两位在神学思想,圣经正典的鑑定,教会教义的奠基和发展,都具有极大的影响和贡献:
  第一位是耶柔米教父(Jerome, 340-420;有译哲罗姆)。他曾隐居伯利恆,将圣经译成通俗拉丁文,至今该译本仍然作为天主教钦定圣经。
  第二位是北非的监督奧古斯丁(Aurelius Augustine, 354-430)。他是早期教会的大神学家,他的神学思想,对中世纪教会的教义,有极大的贡献和影响。
  当然还有许多未能一一提名的著名教父,他们都是对建立教会,维护信仰,付出了重大的代价及生命的见证人。
  提出上述教父的原因,是因为他们与基督教会历史的发展和圣经正典的确立,具有极重大的因由。
  基督教会从第一世纪开始,虽经历代罗马帝国的逼迫,在无数的忠心见证人的牺牲浇奠下,到君士坦丁结束,终止对基督徒的逼害为止,罗马帝国已有半数人口信奉基督。若要提说基督教历史,岂能抹杀教父们的贡献和史实!

约瑟夫的犹太古史


约瑟夫

  约瑟夫(Josephus, 37- c.101)是著名的犹太历史学家。属利未支派,祭司马提亚之子。从小热爱知识,十四岁那年,已受到人们普遍称讚。十六岁开始深研犹太教中的法利赛,撒都该,爱色尼教派的教义。十九岁那年加入法利赛党。
  犹太人第一次革命(66年),反叛罗马政权,他曾在不得已的情況下参加举事。強弱悬殊下,犹太人革命失败,被掳倖免於死。在犹太人再度发动抗罗革命战爭时,他充当翻译,居中斡旋,呼吁同胞放下武器,拯救自己的城市和圣殿。他卻被同胞辱骂为懦夫叛徒。
  战后,约瑟夫定居罗马及得到罗马皇室保护和给予养老金,因此埋首著书。他早期作品是犹太战记The Jewish War),原稿用亚兰文写。77年用希腊文出版,全书共七卷。
  十七年后,他再出版另一部巨著—犹太古史Antiquities of the Jews),共二十卷,记载从创世到犹太人爆发革命,与罗马人战爭的历史。前十卷记述至巴比伦为囚;后十卷记述波斯王古列允许犹太人回国到主后66年间的历史。著书的目的为要向希腊人,罗马人,展现犹太教古老,崇高,合理的信仰和文化。这一本巨著,公认为除了圣经以外;最有贡献的上古人类历史资料。在这本书中,有两段关於耶稣的记述,很有历史权威,极具参考价值。简略引述如下:

“此时,有一位智者,名叫耶稣,祂有佳美的行为,並因自己的德行而著称。在犹太人及其他民族中,有许多人跟从耶稣,做祂的门徒。彼拉多将祂定罪,钉死在十字架上。然而,那些已经成为耶稣门徒的人,並沒有因此而背棄自己门徒的身分。他们宣称说,耶稣被钉十字架上的第三天,向他们显现,耶稣已经复活了!因此,耶稣可能就是那位弥赛亚,众先知已经就祂做出了奇妙的预言。而且,那些因耶稣基督而得名的基督徒们,迄今为止,仍然还沒有消失。”

  这一段內容有另一份抄本,它的內容更加详尽:

“关於曾活在这时代的耶稣,他乃是一位智者—假如确实要将祂称为‘人’的话,祂行了许多超乎寻常不可思议的奇事,並且祂是那些凡乐意接受真理之人的教师。祂赢得了许多犹太人及希腊人的尊重。这人就是基督(弥赛亚)。当祂被我们中间的重要人物控告並被彼拉多定罪,钉在十字架上后,从前热爱祂的人,之所以沒有止息对祂的爱,乃是因为祂在第三天复活之后,曾向他们显现,因为神的先知,已对这些事及有关祂无数奇事,做了预言,以及上千件与祂有关的奇妙事情。那些因祂而得名的基督徒一群的人,直到现在还未消失。”(犹太古史十八卷63)

  后一段记载,经过许多专家的鑑定,虽然有专家认为是被基督徒修改过;但最终,仍然被专家确定是出自约瑟夫手笔。
  从犹太古史第十五卷至二十卷里面,他提到许多当时犹太社会的人与事,例如:希律世家不幸,大希律修建圣殿,犹太社会的动乱,教派的传统与矛盾,巡抚彼拉多的专橫,施洗约翰之被杀,尼祿,腓力斯与腓斯都如何介入祭司事务等,都成了圣经的珍贵参考。最后提到祭司亚拿如何处死雅各一段—“耶稣的兄弟雅各”更丰富了圣经的真实性和可信度。
  其中一段记载如下:

“…亚拿召集犹太人会议(公会)开庭审判;要将那称为—基督的耶稣兄弟—雅各,及其他的人,指控他们违反了摩西的律法,判处他们交令给人,用石头掷死。…”(犹太古史二十卷200)

  值得注意的是,出自一位犹太教派中的法利赛人,他不是一位基督徒,他是一位历史学家。如果从史学观点来判断,他是绝对拒绝证实耶稣“弥赛亚(基督)”的身分。然而他还是公允的将历史上的耶稣记载下来,以他在史学上的权威,也证明了新约圣经对耶稣言行,人性,神性,生平事蹟的真确性,一点都沒有加以否定或给予贬意。
  还有一点要补充说明,在他的记载里,一点都沒有谈及耶稣有结婚生子;及佯死讹称复活,门徒将耶稣偷渡出境等的传闻和臆测。

优西比乌的教会历史


优西比乌

  被推崇为“教会历史之父”的优西比乌,他是该撒利亚的主教,著有教会历史Ecclesiastical History),是基督教历史上最有影响的历史学家。他也是君士坦丁所推崇尊敬的教会监督。他所写的教会历史,是从使徒时代开始,直至君士坦丁的年代。他就是被君士坦丁任命抄写五十部圣经,送到君士坦丁堡,摆在教堂里面的那一位。
  就凭这个理由,就成了密码所说的“君士坦丁版本”。要知道,优西比乌是一位教会历史学家,也是一位鑑定圣经“正典”的学者。他在历史资料的考证和造诣,远比其他学者更有权威。若要否定耶稣的史实,他的理据必定无法抵挡。他在名著教会历史中对圣经新约“正典”的评论和立场,是具有相当的说服力。
  优西比乌在参与圣经的“正典”上,是绝对根据史料,经过考据,不含政治考量。他同意当时颇有名气的教父俄利根的见解。
  俄利根是早期教会最有威望的圣职人员,他学问渊博,思想聪敏,出生於亚历山大城,是一位虔诚的禁慾者。由於亚历山大主教敌视他,被迫移居巴勒斯坦的该撒利亚。他是一位圣经学者,对圣经的解释分三层意义:字义,心灵道德,属灵寓意。对圣经“正典”的鑑定,亦分三类考虑:一,“公认的书卷”;二,“爭论的书卷”;三,“不真确的书卷”。优西比乌基本上是採取他的见解。(所列各书卷参“圣经正典的形成”)
  当然,优西比乌亦有他的信仰立场,在尼西亚信经的信仰规范通过的时候,他是拒绝签署同意。(参“耶稣的神人两性”)
  引用优西比乌,这一位与君士坦丁同时期的权威历史学家,可以说明历史不是可以被密码随意歪曲误导的。(待续)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